情色 色情 成人 小说

2007年9月17日星期一

難忘的3P外遇

我是貴惠,半年多前曾順著老公去做過一次按摩,就是那種帶有色情的按摩。我們結婚要十年了,性生活算是美滿……所謂美滿是很難定義的,總之就
是我喜歡跟他做愛,沒有那些專家們說的退燒、厭倦或是什麼的。
上次的按摩我記憶猶深,雖然是難以接受但事實上是很刺激的。起初是有罪惡感,想想一個陌生男人在妳老公面前……那種事後的感覺。不過因為宗凱一點都不在
意,反而之後每次做愛都假裝成那個按摩師,那種刺激更甚於被按摩時的感覺。所以,如果你老公夠開放的話,我勸你們可以嘗試一下,半套就好,凡事是不可以勉
強的。
我跟老公到了賓館,老公再次的撥電話找一位按摩師,按摩師也回了通電話到賓館房間確認。我先是坐在床鋪上,但想想說把床鋪弄亂了不好,又坐到椅
上,總之心理亂得是什麼也無法思考,一動也不敢動。宗自己也是一樣,一根煙接一根煙的,弄得滿房間烏煙瘴氣。我知道他也在緊張,上回按摩時也是這樣,直等
到付完錢按摩師走後,他跳到我身上時都還在發抖。
門鈴響時我幾乎是蹦了起來,我慌亂的問宗我該站在哪兒?我知道這問題很蠢,但是我真不知道該站在哪裡最適合。宗聳了下肩親我一下,說了聲:「我愛妳」,這句話讓我心頭的緊張去了一半,但剩下的一半依舊是讓我感覺要心臟病發了。
按摩師是個非常壯碩的人,少說有一百七十幾公分!因為沒戴眼鏡出門,所以所以看不清楚他的長相,但感覺上還好。女人是靠感覺看男人的,最重要的是
感覺,要是感覺對了就對了。我站在床角,想辦法讓自己站得自然些,按摩師的聲音很柔,他輕輕的問我怎樣稱呼?宗幫我回答說,就叫她貴惠吧!
他從包包裡面掏一瓶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玩意,接著問說:「要不要先洗個澡?」我是洗過澡出門的,但想到等下要做的事情,又感覺應該要洗個
澡……。現在要我面對一個男人…… 萬一他的意思是要跟我一起洗呢?想到這我突然感到全身發熱,幾乎是連站都站不住了。我忙著說我洗過了,才剛洗的。
接著的動作與之前那次按摩大致相同,我先脫掉外衣褲,剛剛還感覺房間裡的冷氣好冷,這時倒希望宗能幫我調強一點。我鑽進了被單裡,兩隻眼睛
不知道該把視線放到哪好,耳邊只聽到宗用著不同於平時的乾澀聲音說:「我太太很怕癢,所以……」
按摩師先表示了一下遺憾,然後又提了一下自己的技術。總之我全沒聽進去,這時我只想我該往哪看才不會失禮,或許我該閉上眼睛?不過這按摩師很有禮貌……嗯!如果你也想找個按摩師輕鬆一下的話,我建議你先在電話裡感覺他的態度。
「貴惠……嗯!介不介意衣服?」按摩師用著輕柔的聲調暗示著我說,「油壓會弄髒哦!」
其實上次按摩也是這樣。我躲在被單裡開始脫掉胸罩,在脫內褲時我遲疑了一下……倒不是遲疑該不該脫,既然到了這人家也來了,沒道理不脫的。我想的是,在薄薄的被單外應該可清楚看到我的動作,要怎樣脫才能優雅呢?老實說,到現在我都不知道我脫得是否優雅。
雖然是蓋著被單,但我已全裸,那種感覺——怕、緊張、興奮都有。衣服是有鈕釦拉鍊的,但是這被單,只需要輕輕一掀就……宗過來接過我的內衣 ,在我臉頰上親了一下。
這時按摩師也開始脫衣服了,他解釋說是油壓,所以他也要脫。只是上次的按摩師並沒有脫,上次也是油壓,是有什麼不同嗎?讓我放心的是,他沒脫光,還留下了一條小小的內褲。我並沒克意的去注意,但還是瞄到一眼,他的屁股很小,跟身材搭配起來感覺很有力量。
然後他要我翻過身子。我翻過身子趴著臉壓在枕頭上,不用望著他讓我感覺到好過了些。然後我心想,這個死宗現在在幹嘛,看著自己老婆被別人隨便摸
嗎?到底這是我在享受,還是他在享受?按摩師慢慢的掀掉了被單,隨著被單的移去,皮膚接觸到了屋裡的冷空氣,這提醒了我,我的軀體已毫無保留的呈現在一個
陌生男人眼裡……
我猜這不是真的油壓按摩,只是乳液而已,乳液倒在我的身上好涼。「妳的身材真好,皮膚這樣白,妳老公好有福氣!」
按摩師的聲音很輕,他低聲說話讓我感覺自己正背著宗凱做著什麼不得了的大事,但其實房間很小,我知道宗凱是一定聽得到的。他的讚美雖然可能只是一種職業習慣,但聽到耳朵裡就是舒服,芥蒂感開始消失。我說過,女人是靠感覺活著的。
他先是按摩著我的肩膀,非常溫柔,邊按摩還邊在我耳邊問這樣會痛嗎?會不會太用力?剛剛的緊張已經開始消除……真的很舒服,舒服到我忘了自己
身邊有個只穿著內褲的男人,舒服到忘了自己身無寸縷,舒服到快要想睡了…
… (待續)

就在我精神放鬆之時,按摩師的手開始下移,移到我的背。按摩我肩膀時還好,但往下我就開始癢了……我真的是個很怕癢的人,每次我要是生氣或是情緒時,宗就會用呵癢這招來對付我。老實說,我還真不知道我身子的哪一部份是不怕癢的。
雖然癢,但又不好意思說出,你知道女人都怕人笑的。我想我身體扭了一下,這人也是老道,那麼輕微的動作都讓他給發現了。他低聲問我:「會癢?」我
輕輕的「嗯!」了一聲。他的聲音真的很溫柔,而且心又細,原本的羞澀感幾乎沒了,剩下的只有信任,就像是我對宗的信任一樣。當然,一大部分也是因為我是趴
著的,似乎只要能把臉藏著就增加了不少安全感。
他的手繼續一邊按著一邊慢慢往下移,到腰部時我「嗤!」的一聲笑出來了,在聽到我的笑聲後他也笑了,於是整個房裡的緊張全都消失了。這是種很特
殊的體驗,當你暴露了自己的缺點而發現對方並不在意你的缺點時,兩人的關係會立刻拉得很近。於是我告訴他我怕癢,腰尤其不能碰……跟他說話是很自然的一件
事情,就像是我告訴我的美容師我希望吹怎樣的髮型一樣。 這種輕鬆只維持了一秒,因為他的手離開了我的腰滑到了我的臀部時。
他並沒心急的想做些什麼,先是在我臀上倒了些乳液,然後開始搓揉著。
有幾次我感覺他就要碰到我的陰部了,是那麼的接近,但像是不小心滿懷著抱歉一樣一樣,立即又離開了。我知道他終究會摸到那兒的,但還是感覺會怕,有些事情是你永遠也無法成為習慣的。
在緊張卻又期待的心情下,他的手卻已離開了我的臀部又往下移了,一方面有點失望他放棄開始幹什麼「正事」,一方面又開始擔心腿上的癢神經太敏感,
這人突然開始輕揉我的腳,然後說:「妳的腳好美,又白又軟,真的好美 ……」我知道他是真心的,最起碼我感覺是,感覺就是我生命理的全部。
接著他開始吻我的腳,一根指頭一根指頭的,還扶著腳背去撫弄他的臉頰,像是發現了什麼世界最美的珍寶……一開始我抗拒的想要抽回,沒有人親過我
的腳,也沒人稱讚過我的腳,或許我爸媽有,但起碼我有記憶後就沒了。他沒像剛剛按摩時那樣放過我,將我拉了回去,親吻著,我感覺到他的舌頭在腳趾間鑽
動……
不是生理上的那種快感,而是一種心理上的感動,我幾乎有想哭的感覺。 這是第一次有人親吻連我自己都從沒注意過的地方。
有人說女人是被開發出來的,我告訴你,這句話真的是百分之百的真理。
從第一次牽手,到與宗凱的初吻、愛撫,我還記得第一次摸到宗凱棒棒時的那種驚嚇。女人很少知道自己要什麼,或不要什麼,需要有個好男人來牽引。我
們不像男人那樣粗魯,女人是像貓一樣獨立的動物,我相信沒有兩個女人對性的感覺是相似的,任何你能找到的性教育書籍至少都有著三分之一以上的謬誤
。時間像是過了有一世紀久,我完全陷在一種感動的情緒中,甚至沒注意到他的手來到了我的股間。等他觸到我下體時我才發現到他的手好大,雖然大卻
是細膩的。他並沒直接侵犯那最隱秘處,只是在大腿間來回撫摸,偶而不經意似的碰觸到股縫間又立刻移開了,似有似無的。我感覺全身都要鬆了,散
了。這一切依舊不是快感,但卻知道他在摸我,這個溫柔的男人正在摸我……
他的手慢慢的覆蓋在我的陰部,完完全全的覆蓋而又緩緩的揉動著,像是個守護神一樣。過了好一會,他的手指探測似的開始在縫隙間裡裡外外的遊走,突然他探到
了我最敏銳的陰核,就這樣輕輕的帶過一下。那一瞬間我「嚶!」了一聲,我知道我不該叫的,但我就像是艘原本漂盪在溫柔的海洋中的小船,突然間的一聲雷
擊……
我發現我早濕了,他的觸摸讓我感覺到在我的陰核上早沾滿了愛液,他的手指輕鬆的在其上滑走撥弄著。我全身的肌肉都被喚醒,控制不了的,我拱起了
臀部,但他依舊是那樣的溫柔,不急躁也不擔心,第一次的快感是慢慢來的。除了緊抓著床單外我什麼都沒辦法,這如潮的快感始終無法退去,不是像人說的一波又
一波的起伏著,而更像是海嘯,你永遠不知道它的高處在哪。他的手是那樣輕,深入我下體是那樣的自然,我能聽到我下體的水聲,有如海浪拍擊著礁石……我能忍
著不出聲音,但是身體卻沒辦法,我想要翻滾,想要躍起,但是身體卻是向下的,一股無力感升了起來,除了盡量將臀部抬高迎向外我毫無辦法。
我想我就要哭了,或許我已經哭了……只他的溫柔仍是不肯放過我。
我不知道自己能有這樣多水,上次按摩也是有著這樣的水聲,但這回就像 是決堤般的一發不可收拾。其實不需要做愛,也不需要任何動作,現在我坐在
這回憶起當時下體發出的那種淫蕩聲,整顆心就會像是要爆炸一樣,臉龐也紅的像是蘋果。
然後他的手離開了,頓時間我感覺整個人一下空了起來,手也離開了床單。我想要不是有床單讓我抓著,我早就要尖叫了起來,用我全部的力氣叫著。他把
我轉了過來,這人力氣好大,就像是天神一樣,在我毫無感覺情況下輕輕地將我抬起翻了過來。側過頭我正好望到宗,我看不清楚他的臉,但卻知道剛剛的一切他全
盡入眼底。宗依舊是叼著煙,維持著剛剛的坐姿。
不知道是羞愧還是興奮,有種情緒佔滿了我的胸膛。我的男人正看著我被人玩弄,而我卻不知羞恥的得到高潮……在宗那我感覺到一股愛意,我知道他愛我這樣,愛我將自己最真的一面放縱出來。不過很難,我只能將我的情緒轉向床單,這時我才發現自己的手指好酸。
他整個人靠了過來,趴在我的胸前吻著我的乳頭,摸索著。乳房並不是我的性感帶,我不知道為何人人都說乳房會很敏感,或許我是個例外……但我喜歡宗
吻我乳頭,讓我有種擁有的感覺,像是母親一樣。這時,這男人正像個嬰兒一樣吸吮著我的乳頭,用他靈巧的舌。激情正消退中,換來的是無邊的柔情。
他的臉靠了過來,一張樸質的臉龐,帶著些許風霜。我之所以不願意提上次那按摩師的原因就是在此,那人很帥,在帥氣中帶著三分流氣,身上還擦著嗆
人的古龍水。可能很多女人愛那種男人,但我不行,雖然他有一百種技巧能單用手跟舌頭就讓我高潮,但是我就是不喜歡,甚至感覺到屈辱。
我突然有種想要吻他的衝動,但實在太傻了,不是嗎?他輕咬著我的耳垂……天啊!沈重的呼吸聲在我耳邊響起,我感覺整個人都暈眩了。就像是被抽離
靈魂的破娃娃一樣,我身體已然消失了,剩下的只有
\那呼吸聲,厚重的呼吸聲……暈眩感持續著,像是漣漪一樣散開,又重新開始,不斷的擴散著。這人找到了我的弱點,最弱的弱點,他除了告訴我我的腳很美外,
還找到了我最脆弱的地方。
「喜歡嗎?」在我耳邊他呢喃著。無法控制的,我說了:「喜歡!」我想
我還保有了一絲理智,要是這人是宗凱的話,我就要重重的摟住他大聲的說:
「我愛你」了。
我可以感覺到他下體在我腰間蹭著,很硬……我想他是故意的,或許他想
要我?正想到這時他一手伸向我的下體,一手輕撫著我的頭髮,說:「妳好美
,真的好美……有人告訴妳,妳很美嗎?」
然後撫摸我頭髮的手離開了,他溫柔捉住我的手,去碰了一下他的下身,
隔著那條小小的內褲。是因為嚇到吧!這是我第一次碰到除了宗凱之外其他男
人的下身,我從所有的夢中驚醒了過來,立刻縮回了手。他也沒強迫我,轉移
開了身子,輕輕推開我的雙腿,開始親吻我的下身。
那是一種羞恥加上快感的融合,我仍試著收了一下雙腿而成為半開半闔的
模樣,然而他輕輕的就把我的雙腿又完全的推開到了兩邊,整個的陰部就這樣
張開在個陌生人的眼前。他的舌頭在我陰核上打轉,這雖比不上用手,但心底
的感覺卻是超過一千萬倍。隨著高潮,本來仍微微用力的腿徹底的放鬆打了開
來,我迎向他,只希望更接近,更接近……然後我終於出了聲,開始放縱的呻
吟著。
所有的羞恥都被丟開,我只知道我要,還要,我要他給我更多的快樂。我
不知道我叫了「我愛你」沒,但我想我至少叫了「給我,再給我……」真的不
是因為他舔得有多美,而是因為我打開的腿,我正打開雙腿迎接著這個男人。
我累了,氣幾乎要喘不過來……他又回到了我的耳邊。不斷交叉著的快感 ,各種不同的快感,隨著他的親吻我什麼都忘了……我不知道自己是為什麼伸
出了手,從他內褲裡掏出了棒棒。
雖然並不感覺比宗凱大到哪去,但……當時我一點也沒注意。起先我只是輕輕摸著,感覺他的硬挺,感覺那龜頭的跳動、陰莖的粗壯。慢慢的我開始瘋狂起
來,不故意一切的搓揉著,我腦子裡只想搓到讓他射精,射出好多好多的精液。他的手終於插進了我的下體。隨著他手指的動作,我越來越是興奮,也感覺到他的興
奮,我簡直就要瘋了,感覺自己在床上用力的扭動著我的臀部,不停的發出呻吟與喘息聲。
高潮來了,我挺起下身,幾乎是瞬間又來了一次高潮。我好累,抓不住他 迷人的棒棒,也再挺不起腰了。真的好累,我不知道自己一共享受了多少次高
潮……我好想吻他,但這是不行的,我知道這是不行的。似乎是時間到了,還是他認為我夠了?事實上我也是滿足了,雖然這種滿
足不是插入式的完美滿足。但我知道等等我有宗,我會要宗插我個一次或是兩三次,等這個按摩師走後,宗要是不肯我會強暴他的……但此時,我腦子裡全都是按摩師棒棒的影子,雖然我沒真的看到。我知道宗過來了,我閉著眼不敢看他,無論怎樣,我畢竟在他面前做了這樣多丟臉的動作。
宗低頭問我要不要全套……我不知道,我知道我該說不要,但是我腦海中該死的就是想著剛剛還在我手中的硬挺。這該死的男人正在考驗我,但是我
完全沒法拒絕,我該死的就是說不出不要。宗又問了一次,我沒回答,因為我說不出口要,但更說不出口不要。
我不知道宗跟按摩師做了什麼動作,他們沒開口,我猜想應該是用搖頭或是點頭?我側過身閉著眼背著他們,雖然激情依舊,但是我不敢看到宗,也不願意
再多看那按摩師一眼,怕自己會忍不住說要。宗又回到了床前,他開始吻我,在我耳邊說:「天啊!我愛妳,妳真的好棒!」就在這時,我發現按摩師從下方趴到了
我的身上……他先是用手撥開我的腿,一樣的溫柔輕巧。我的腿不是沒有為他開過,但這次不同,這次他將會用他那根……老天爺!他龐大的身軀壓了上來,我感覺
好害怕。
然後在吻了下我之後宗退了開來,遺棄了我。我好怕,真的要這樣,這 樣子對嗎?
他開始親我的乳頭,吻我的耳垂,然後我什麼都不知道了。我只知道他的龜頭在我陰核上磨著,一直磨,那龜頭前面略細,後面是這樣粗壯。我知道我濕
了,甚至我可感覺自己的洞洞在那張闔、等待、盼望著,我的身體準備好了,而那根我愛死的棒棒也準備好了,但是……
我轉過頭,宗在那一直抽著煙,不知道是抽第幾根了。

昏亂中我想到了我跟宗的第一次,以及以後,以後的以後。瞬間到底有多長?我只知道在那瞬間,我與宗的所有一切像是閃電般的整個現過我的心頭,是那
那麼的清晰,那麼的令人依戀。我好愛他,他是我唯一的男人,我知道我愛他,但卻從沒發現自己愛得有這樣深,對我來說,宗的重要遠超過世間所有一切的總和。
當那人插進來時,我可以清楚的感覺到下體被一股力量突破了,一根硬挺的陽具就這樣從陰道口插了進來。我感覺到一股絕望,甚至是傷心,我的唯一失性去了,從
此再也沒有任何驕傲……我轉過了頭朝向牆壁那頭,不想望著宗,心想就此死了算了,除了那面貼滿著庸俗壁紙的牆,我什麼也不想看。
沒有任何藉口,我已經失去了我的貞操,此時正有根完全陌生的陰莖在我下體任意進出著——下體被手指插入我還能自我安慰、解釋,但現在進來的是根
陽具,會射精讓人生出孩子的陽具,是個宗凱以外男人的陽具……要不是因為禮貌,我想我真的會推開這人衝進浴室,把所有委屈給吐出來,然後永遠都關在裡面直
到老死。
這也就是我為何會勸想嘗試的人適可而止就好,做半套真的夠了,足以讓妳爬上前所未有的顛峰,足以讓妳滿足所有的幻想。這種被陌生人插入的感覺真
的很壞,就像是被脅迫的強暴,雖然是自願但還是像強暴,被硬插。當然,這是要看運氣的,也就是說,有沒有一位真正愛妳的男人願意陪妳……
沒有任何感覺,雖然下體的水聲依舊響著,也能感覺到那根我剛剛還迷戀的棒棒在我體內抽插。但做愛這種事情不光只是溫柔就夠了……我錯了,犯了個
永遠無法彌補的濤天大錯。正當我要掉下眼淚時,宗來到我的身後輕柔的摸著我的頭髮,把我的頭轉了過來。宗望著我,望了大約有一千年之久,沒說任何的話……
然後他開始吻我。
從來沒有這樣吻過,就像是生離死別一樣,你知道那種用上全部生命去接吻的感覺嗎?在宗凱吻中我感覺到一股足以焚燒掉天地的強烈嫉妒,還有害怕,
以及那無邊的慾望……我分不出哪種感覺多些,但我知道這一切的總和就是愛了,除了愛沒有什麼能夠這樣。沒有管那人的動作,我抱住宗凱用力的吻著,要他知道
我不會再讓他離開了。
下體的陽具依舊是溫柔的戳著,沒太多感覺,就是被人戳吧! 突然間宗推開了我,我從沒見他脫衣服有這樣快過,就像是再晚一些就
要世界末日了。他的棒棒幾乎是從內褲裡跳出來的,又紅又亮,那圓潤的龜頭召喚著、呼喊著我。
我的慾望復活了,我吞下了宗凱的棒棒,用力吸著,用舌頭在龜頭上旋轉繞著。我要它在我嘴體,要它舒服,要把我所有一切都交給這根我永遠愛著的棒
棒。嘴裡含著宗凱的,下體又插了另一根棒棒,我知道這就是人家說的3P了。但是這是嗎?因為這時我的腦中有的只有宗凱,雖然下體開始傳來快感,但是我認為
那都是宗來給我的,是那根含在我嘴裡的棒棒。
可是才一分鐘不到,宗往後一縮,將那屬於我一個人的棒棒從我嘴中抽出,全自動的反應我伸手想要去抓,宗凱卻往後退了一步。我什麼都不知道,我知
知道我要他的棒棒,要吃掉它,要它在我永遠嘴裡不要離開,我急的掉下了眼淚。宗立即趴了上來吻我的臉,抹掉我的眼淚,但我知道他刻意將下身離的我遠遠。
大概是怕那人聽到吧!他很小聲的說:「我不行了……」別人怎樣我不知道,但宗凱我是知道的,我不知道又有誰知道呢?剛交往
時他大概只能維持不到三十秒吧!不過我不懂也不在意,就算是三十秒那又怎樣?我只在意他進到我身子裡,在意我能在事後抱著他多久。後來他做愛時間
慢慢長了,我沒真算過,不包括愛撫這些前戲大概有五到十分鐘?或許更久……就算是上回按摩後,好一陣子他時間都縮短了,但至少也有個三、五分鐘以
上……可是,現在才一分鐘不到?
那人一反剛剛的溫柔開始出力了,而宗凱吻著我的耳垂,在宗愛的包裹下,剛剛的羞愧感已然消失。雖然我想要去感覺,想要拾回剛剛的瘋狂享受,但就是沒法動,只是感覺下體被人不停來回抽送著,很強的力道,但卻沒有任何溫度。
如果你用過按摩棒就知道了,我從來不喜歡用按摩棒來戳自己,情願用跳蛋快速的解決一切。按摩棒雖然又粗又大,也有那種像是真人的一切的漂亮外觀,甚至塞進陰道裡比宗凱的棒棒飽滿十倍;但那玩意就是會讓我感覺到冷,甚至連流出來的愛液都感覺是冷的。
不過他戳得真的是很舒服,非常舒服,但顯然比剛剛用手愛撫差了很多。
兩人幾乎是同時離開我的。他將棒棒抽出時我時我幾乎沒注意到,我只發現到宗離開了我,失望的情緒籠罩著我,像是做愛到一半突然必須去接個電話一
樣。我的失望是因為宗凱不再親吻我的耳垂了,與那人是不是繼續戳我毫無關係,我甚至想要宗凱付錢趕快打發那人離開,然後只有兩個人窩在這床上好好的做上一
百次。凱輕輕拍了我一下,我知道他是要我翻過身子,我聽他的話轉了過來, 我永遠都聽宗的。然後我感覺宗扶著我的臀部,我知道他是要我抬高,要
從後面進來,這是他跟我都最喜歡的姿勢。我喜歡這樣,只要是宗凱喜歡的我都喜歡……這時我好想宗凱的大棒棒,要他用力戳我,不停的戳直到把我戳死
,我好想要,立刻就要。
當宗棒棒刺進我股間時,那感覺是完全不同的,就像是一股熱流灌了進來,從我陰道深處直貫到腦門,四肢百骸全都酥了、軟了。我低呼了一聲,就是這
個……不需要用眼睛看就熟悉的硬挺,用直覺就能感覺到的愛。宗沒動,不需要動我就感覺要滿足了,要是動起來我可能會立即達到高潮。我好想要,宗的棒棒好
硬,就這樣頂著我,塞得滿滿,連心也給塞得滿滿。只是宗沒動,就停在那,我心喊著:「宗凱你動動好嗎?我裡面好癢,你為何不肯戳我?」那人這時來到了我的
臉前,跪著,輕輕地扶著我無力的頭溫柔的問道:「舒不舒服?」好痛苦,得不到宗凱給我的痛苦,我幾乎是嘶喊 著說:「舒服!戳我!戳我好嗎?」
我知道宗不敢動的原因是他撐不住……這時形勢變了,變成按摩師在看我跟宗做愛,看著宗的熱紅的棒棒就這樣挺進了我的陰道。這又是另一種感覺,被陌生人窺視的感覺,這感覺讓我更熱了,更想要宗用力的戳,毫不留情地。
僵持著,偶爾宗會戳弄一下,那時我的神經就像被火燙了一下……那人只是輕撫著我的頭髮,輕輕摸著,什麼都沒有做。他的保險套已經褪下,鳥兒正垂著,完全不像之前那樣宏偉。不是全然的縮小,長度還維持著,只是軟了,兩顆蛋蛋脆弱無助的懸掛在那。
很多人以為女人喜歡硬挺活跳跳的棒棒,但卻不知道,剛做愛完,正休息時的陰莖更是讓人心生愛憐。女人愛軟弱的小動物,就像是我喜歡宗親我乳房,感覺到一種
母性從心中升起。這時我對這兩顆下垂的蛋蛋也有著同樣樣感覺,這人雖然生得壯碩,但卻有著這樣脆弱的地方,讓人想要吻它。
我努力想將屁股伸向後方,雖然宗凱大概是控制住了,但還是不像以前那樣大力的給我,只是輕柔的慢慢戳弄著。越是得不到,越是激起了我的慾望,心底急的像是被塞了塊大石頭。那人開始撫摸著我的乳房,吻著我的耳垂,喃喃的讚美著我的胸部……
宗開始動了,他邊戳邊喊著:「吃他的,茹,你吃他的。」雖然並不像 以前那樣猛勇,但頂的卻比以前舒服上好幾百萬倍。宗凱的棒棒戳著我,把我
頂著前後晃著,頂得我好難過。爆炸了,眼前像是出現了七彩霓虹一樣,來了我知道來了,宗把我戳到了頂端,靈魂都被戳了出來。
是的,我想要吃他的棒棒,在心底我吶喊著,我要吃,我要吃!那人將身子挺了起來,棒棒就在我的眼前,只是我張著口怎樣都含不到,我的身體在衝刺中
飄搖著…… 我能做的只是抓住,但連抓住都這樣難,我必須一手支著身子隻手握著他的棒棒,那棒棒在我手中迅速的硬了起來,好硬,比全世界的棒棒加起來都要硬,像根燒紅
的大鐵棒……只是我吃不到。
「喜不喜歡?」那人呻吟了一聲問我,「喜歡嗎?」毫不思索我大聲叫道:「喜歡!」我已經忘了什麼叫羞恥,只是拼命的叫著,尖叫,想把所有的慾望
都叫出來。要是不叫的話我會死,宗凱的棒棒頂到了底,頂到我感覺裡面要破了。宗凱的力道更強了,高潮疊著高潮,我已經看不清楚眼前握的是什麼,我什麼都
要,我想我已經瘋了。
「妳叫他什麼?」宗凱叫著。撐不住了,我放下了那根棒棒,就讓它在在我的眼前晃著……好黑,黑的精亮,它正在叫我滿足它,叫我讓它爆炸,射得我滿頭滿臉。我知道的,我聽到那由亮的龜頭在呼喊我,隨著宗抽送那棒棒打著我的臉,是那樣的美,我好想吃它,吞進去……
我喊道:「棒棒,大棒棒!」那棒棒就在我眼前,宗凱的棒棒正在戳我。
「什麼?」宗像是沒沒聽到一樣吼著。
「雞巴!是雞巴!」宗凱的速度越來越快,我知道他就要射了,他會用好多的精液灌滿我的洞洞,淹滿它。高潮佔滿了我,我的眼前還有一根又粗又硬的大棒棒在搖晃著,我大聲叫道,「是大雞巴,好大的大雞巴!幹我,我要大雞巴幹我……」

我想我都是個保守的女人。其實我猜大部分女人都跟我一樣,對於男人或自己身體器官都有些專屬的可愛暱稱,比如我喜歡稱宗的那裡為「棒棒」……喔!軟的時候我稱它為「鳥鳥」。偶爾在外頭,
是宗帶我進入到這種浪言浪語世界的。起初我不肯,後來勉強學著,開始時是越學越糟,一面做愛還得一面思索著要說怎樣的話才對,弄到連腿都不
知道該放哪了。直到有次宗凱搞到我舒服到要死,宗一面興奮一面叫我喊,
突然在沒經思考下,那些浪言浪語就自然而然的泉湧而出…… 真的!當妳不顧一切大聲把那些禁忌給喊出時,所有規矩就都沒了,有的只是雞巴!幹我以及雞巴!
但,除非是宗喚我,命令我,而正巧我也進入了即將高潮的熱烈情況中;正常情況,包括做愛時我都不會想到這些不是好女人該說的句子。現在寫這些只是為了記錄當時情況……不過此刻,正敲著鍵盤的我真的是融入了,藉著這些文字放縱自己,感覺那種全無禁忌的自由快感。
宗在最後一秒才抽出來,濃燙的精液射在我的背上,像是一道火箭一樣
……我好失望,他知道我平時都吃藥的,為了他吃那些會讓我頭痛、噁心的避孕藥,而這一切只是因為我愛他射在裡面,用愛來浸滿我。
我整個人趴了下來,喘著氣,感受著宗凱在我身後用面紙輕拭著,帶著柔情。那人的棒棒,不!粗壯的雞巴陳在我的眼前,還維持著那該有的硬挺……
雖然累了,但感覺還沒有滿,股間留下宗離去後的空虛。我想我真的是放開了,依持著宗凱的愛我什麼都敢,而且最重要的是,宗喜歡我這樣浪,宗要我丟棄一切的
羞恥去享受所有此刻能抓得到的。
我伸出了手開始摸著,只是輕輕的摸弄著,不是刻意,只是這根硬梆梆的雞巴正巧就在我的眼前。先前沒很注意,但現在才注意到他跟宗凱的雞巴真的不同,雖然不同卻是同樣的可愛。他的後端略微粗些,但是較短,尤其是那倒三角錐形的龜頭更是好玩,像是一根會戳人心頭的利矛。
不知從哪來的力氣,我微撐起上身,仰起頭湊上前吻了他的雞巴!沒真敢吃,只是用舌頭在他龜頭處繞著,輕輕的接觸著。這時我感覺到他的雞巴在我舌間
跳了兩下,就像是個獨立活著的小生命一樣……真的好美,男人最美的地方就是這了。我忍不住的整口含住,感覺它在我的嘴裡悸動著,那最美最美的龜頭似乎又漲
大了些許。
宗凱臥在我的身邊,含笑的望著我。我知道他要看著我吃,才剛熄滅的情慾火焰再次在他眼裡燃起。於是我吃得更起勁了,將整根雞巴塞進了嘴裡,抽
出,再塞進去。有時我抓在手裡,用舌頭重重的懲罰那不老實的龜頭,看它漲到不能再漲,期待著它爆裂開來散發出億萬種子。宗凱伸出手摸著我光裸的肩膀,那人
也發出了喘氣聲,嘆息著、呻吟著。
「喜歡它嗎?」凱輕輕問到。我含著雞巴沒法回答,又不捨得吐出,只能邊含著邊點頭,然後在心中喊著:「我好喜歡!好喜歡!」他的蛋蛋是這樣柔
軟,我可以感覺在那肉袋裡裝得是什麼,那就是我所要的,男人魅力的源頭。眼前所有一切都在啃噬著我,心底好癢,好癢。「妳要不要幹他?我要妳幹他,幹死
他!」宗凱在我耳邊呵著氣邊說著,那溫暖的氣息弄得我簡直是要瘋了,從我的下體開始瘋起。
我要,我當然要,我要用自己的洞洞來幹死這根粗到不行的大雞巴!幹死這根不乖的大棒棒。吐出了雞巴我推倒那人,一秒鐘我都無法等待,那空掉的口腔需要用下身陰道來填補,然後騎我了上去……我先是抓住那根跳動著的大雞巴,望著宗凱,而宗凱正對著我微笑。我坐了下去。
好滿,真的好滿,感覺那根全世界最粗最大的雞巴就要刺進我肚子裡了。我大叫著,瘋狂的上下擺動著,把我剩下最後一點力氣都用出來了。抬起了臀部,
然後重重的放下,每一次都幹到我的最裡面,撞到我的胸口。我不知道做愛竟然能有這樣舒服,我好愛,希望世界此時就能停止,希望世界末日就此到臨……然後高
潮從下體湧出撞倒了我,我趴在他的身上喘著,不停喘著……
太濕了,我幾乎是坐在一大攤黏濕的愛液上頭,我的陰毛跟他的陰毛糊在一塊。雞巴順著我的濕滑了出來,雖然我想要把它抓回,但是我已經滿足了,不能再多了,
再多一點我會立刻死掉。我發著抖,無路可出的潮水在我體內來回衝擊,完全無法制止的我一直抖著。我拖著身子爬上前吻他,捧著他的臉探尋著這陌生人的靈魂,
我發現自己竟然愛上了這人。
剛剛才舔過我小洞的舌現在在我口中鑽著,像條小蛇。我抱緊了他,想把自己整個人都塞進他的身子,是這樣寬大的胸膛,我要捲曲在他懷裡一輩子不 要離開。
他沒放過我,攔腰抱起了我將我仰面放平,在他面前我就像是根稻草一樣無助。我把雙腿大大張開,張到我知道最大的極限,等著,等他帶著那根大雞巴來
幹我,來把我幹死。他戳進來時我叫了,我大叫著雞巴!大雞巴!我挺著屁股迎向他,下體撞擊的水聲幾乎要淹沒了整個房間。我要他戳,用力戳,一點也不需要憐
惜。
他一直戳我,捉住了我的雙腿把我整個下體暴露出來,我喜歡,我要把我最寶貴的地方給他,要他看得清清楚楚。我的洞就在那兒,隨便他要怎樣都可
以,我只求他用力幹我。他戳得好用力,我只知道自己不停左右擺著上身,我要自由,要得到那從來沒來過的自由。我以為剛剛的做愛已經到了極限,其實沒有,高
潮又來了,一次又一次的。
我尖叫著:「幹我,我求你幹我,幹死我!」這是唯一我能呼求,也是我唯一想要要的。然後他加快了速度,整根雞巴像是完全進到裡面,然後一股濃精
噴了出來,灑在我的肚子上……我立刻仰起身子抱住他,吻他,拉倒他要他壓在我的身上,讓那精液溶在我與他彼此的身上,再也分不開來。他靠著床頭,而我坐在
他的懷中,一面還玩弄著那可愛的小小雞雞。宗坐在我們對面……累了,大家都累了,而一切也都結束了,此時我們正彼此互微笑著。
嫉妒嗎?」我問著宗的眼睛問道,「我正坐在他身上呢!你看他的雞巴,我真的喜歡他的雞巴,喜歡讓他戳我。」
「不會!」宗將笑容收了起來正色說道,「我要妳快樂,要妳瘋,要妳得到所有一切。不然,妳為何要嫁給我呢?」
那人的雞巴又硬了起來。我轉過了身,吻著他,然後抱著他有力的脖子提起了腰。半蹲著,我用我濕透了的洞洞含著那堅硬的龜頭,愛液又開始流了,流過
我的心頭,那龜頭在我心裡跳著、跳著。回過頭問宗說:「那麼,這樣呢?」宗凱笑了笑點了點頭……
我突然坐了下去,讓整根的大雞巴穿透我。停了好一會,直到我克制助自己情緒。我緩緩仰倒在宗懷中說道:「我的洞洞裡正塞著別人的雞巴!好大好大的雞巴,我
洞裡面好癢,我要他幹我,讓大雞巴在我洞裡讓你看好不好……你吻我好嗎?我要你吻我!」這姿勢下我們都無法動,但是我知道他的雞巴頂在裡面,頂得好深,說
這話時我幾乎是皺著眉頭說的。
「我喜歡別人幹妳,只因為妳喜歡!」宗吻著我,然後我從那人的身上滑了下來……投入到宗的愛裡。
宗一個人在外頭,我跟按摩師兩人在浴室裡,他正抓著蓮蓬頭小心地洗著我身上每一吋肌膚。在他跪在地上摸著我腳時,些許的感傷升了上來……分
別的時候到了,他就要走了。我扶起了他,在他身上我摸索著,想要摸出一點可供憑弔的證據。他的雞巴挺在我的下腹,是那樣的暖活。
我跪在地上,吞吸吮著他的雞巴,吞到喉嚨的最深處,蓮蓬頭的水在我背上噴灑著。浴室是用雕花玻璃隔的,雖不透明卻應該可以看到裡面的影子……
或許宗知道我在幹嘛,或許不知道,但這算是我第一次的外遇了。
是真的,我真的想要單獨的跟他做愛,在最私密的環境裡,沒有人打擾的情況下。「再幹我一下好嗎?一下下就好!」我仰起頭求著。
他抱起了我,就這樣的懸在半空,整根雞巴就這樣幹了進來。我該感覺到怕的,但是沒有,只是依在他厚實的肩頭……然後我掉淚了。我沒出聲,默默的承
受著快感,承受著一個奇遇的結束,幾乎是立即就達到了高潮。我沒讓他射,這太可笑了,但我真的認為我可以用這種方式讓他記住我,這個曾經纏繞在他身上的平
凡女人。
在他收了錢離去後,我跟宗凱又做了兩次。我悄悄的告訴宗凱,我已經安排我姐去接女兒了,所以我們愛幹多久就可以在這兒幹上多久。事實上我們直到第二天才離開賓館,我已經忘了那晚我們來了有多少次。
後記:
事後我又單獨找了那個按摩師一次。
那是個寒冷的午後,宗凱正在辦公室裡忙著。電話中我告訴他我想跟那人約會,並且已經約好在賓館外頭見了……如果他要反對,我立即就會取消。宗凱猶
豫了一下,然後說可以,但是他希望能瞭解一件事情,就是所有一切的遊戲都該是在可控制的範圍內……他要我注意安全,萬一有什麼不可抗拒的意外一定要沈著。
最後,他說他愛我,希望我能過個快樂的下午。
我答應了,但其實我不確定。我無法忘記那個瞬間,我必須證實。我愛上了那個壯碩的男人了嗎?經由一次激情做愛,經由無數的高潮與高潮,而愛不應該是這樣的……這件事情一直蓋在我的心上,我討厭這種陰影,非常討厭。
故事一如從前,只是我先讓他幫我洗澡,他依舊是讚美著我的腳,說是他所見過最美的。然後他把我抱上床,慢慢褪去我所有衣物,開始按摩。沒太多羞怯感,好像已經熟悉了,我曾在他面前張開過大腿,還搭在他肩膀上過。我舔過他的棒棒,讓他戳過,我甚至在他肩頭頭過淚水。
在該癢的地方我還是會癢,在該被挑逗起來的地方一樣被挑逗起來,我一樣挺起腰讓他愛撫著我。只是,這人除了比宗凱強壯,舔著下體的舌頭比宗靈活,愛撫時比宗有耐心外;這人不是宗凱,沒有任何能讓我感動之處,在一次次的愛撫高潮中我感覺到了孤獨。
幾次我試著在空蕩的房裡尋找宗,只是他不在這,我的高潮是這樣的孤寂……我沒吻他,也沒再親他棒棒了,甚至連碰都沒碰上一下。在半套結束後我說有事要走,他想吻我我拒絕了,並且我還多給了五百元小費。那天的下午,高潮一共來了兩次,全部就只是這樣而已。
要是沒有宗,我知道我永遠無法跟別的男人一起,再偉大、再帥、再溫柔、技巧再好的男人都一樣。他們或許能讓我舒服,讓我哭喊,讓我瘋狂,但他們不過是影子,是風。該遺憾嗎?我不知道,或許可以任意跟不同人上床且無所謂才叫幸福……但我知道我不是,我只要宗凱。
為了那次冒險,我們後來去做了讓人屈辱的健康檢查,這又是另一個的痛苦了。不過我沒後悔,但當時我真應該要那人全程戴套,只是激情下,誰又記 得自己該做些什麼呢?
故事至此告一段落。別問我真的叫貴惠嗎?或是問,這故事到底是真是假?我不會告訴你的,連一點線索都不會說的。搞不好等等你就會與我交錯在台北街
頭,或許你會有種感覺,這人是嗎?不!我不會看你,也不會知道你,而你同樣永遠也無法確認那是或不是,你甚至連我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或許我已經是個四十五
歲的中年女人,或許我真的三十歲,又可能我只是個小女孩……
我只能告訴你,關於真正夫妻按摩的冒險事實,等你做過,就會知道我說得有多真實了。你或許可以任意天馬行空想像著,但是一個普通家庭的冒險只是這樣,不會
再多了,連一點都不會再多。

1 条评论:

陳彥正 说...

全球隨機視頻網-朵朵同城交友網
全球隨機視頻聊天網-色情好聊天室女視頻聊
免費國外視頻聊天網-比基尼美女胸罩脫落
國外隨機視頻聊天網-日本比基尼美女視頻
交友網站約炮-hihi寂寞同城交友網
真愛旅舍-日冰寂寞同城交友網
國外視頻交友聊天網-中國比基尼美女視頻
視訊聊天交友網-寂寞人交友網
一對一視頻交友-彩蓮公主聊天室
夜店之王視頻秀插件-愛情聊視頻社區
美女視頻秀場-愛情聊視頻聊天室
QQ群視頻-帝成聊天室吧
視頻秀聊天室-夜色88百人視頻聊天室
yy大秀視頻-夜色99百人視頻聊天室
免費寂寞交友聊天-愛聊江蘇地區聊天室
視頻秀網盤-聖魔男女SM聊天室
時裝秀視頻-91KShow視頻聊天室
色群視頻秀-91KShow娛樂社區
美女裸泳照視頻-衡水視頻聊天室
美女裸體的視頻-衡水網絡情緣聊天室
七喜視頻社區-股票聊天室
51vv視頻社區下載-潮人街視頻聊天室
51vv聊天室-潮人街視頻社區
51vv虛擬視頻-奇悅社區視頻聊天室
51vv視頻社區-大同熱線聊天室
呱呱真人秀視頻社區-東營聊天室
美女熱舞視頻-遼河聊吧語音視頻聊天室
美女視頻網站-美女舞廳視頻聊天室
視訊美女視頻-遼河聊吧語音視頻聊天室
成熟美女性裸體-透明裸體模特視頻
成人視頻聊天室-美女舞廳視頻聊天室
色情視頻聊天室-美女舞廳視頻聊天社區
情色視頻聊天室-久久舞吧視頻聊天室
qq的同城聊天室-99cu多人視訊聊天室
同城聊天室網站-5126社區聊天室
網易同城聊天室-5126視頻聊天室
同城交友聊天室-愛幫網視頻聊天室
在線視頻語音聊天室-寂寞交友富婆聊天室官網
同城一夜情聊天室-佳吻聊天室
視頻聊天網-碧聊情系晚霞碧聊
美女視頻直播-同城交友找情人約炮網
美女跳舞視頻網站-真人視頻聊天同城交友
美女視頻網站-免費聊天同城交友約炮
美女視頻下載網站-同城午夜交友網站
美女聊天視頻網站-午夜同城交友聊天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