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 色情 成人 小说

2007年11月2日星期五

凌辱女友 幻想篇

凌辱女友 原著:胡作非


凌辱女友,幻想篇
凌辱女友的行動,當然不能在初認識女友的時候就開始做出這種變態行為,不然你馬子不給你嚇跑才怪。不過我倒覺得我很早就有這種心態,現在都有點忘記到底哪一年開始有這種心理。

最近搬家,翻箱倒柜一番時,這個謎團終於解開了。我發現放在我書柜里封塵的《宇宙與星體》那本厚厚的書里面,竟然夾著我進大學那年(也是認識女友第一年)偷偷寫下的小故事,翻開一看,哇塞!原來那些故事里面就充滿著凌辱女友的幻想。

奸淫復仇記
(5月15日)
我和女友在她家里親吻著,這次已經是第九或是第十次了,我看過那種A書說,女生在親吻的時候,是最容易下手。
這時我的舌頭已攻進女友的嘴里,她已經完全陶醉了,我的手輕抱著她的背部,慢慢向前移,她的雙手正掛在我的脖子上,腋下當然毫不設防,我的手就很自然地移到她的胸前,哇,好柔軟好爽!

但我樂不到百分之三秒,女友已經推開我說:"不要!"
我像給狠狠打了一拳,退后一步,很委屈,她已經不是第一次拒絕我了。我有點生氣,但見到女友露出可愛的笑臉,對我說:"我們還在讀書嘛,不能做這種事,我答應你,畢業禮那晚就給你。"說著又有點害羞的樣子。

干!哪個少年能夠敵過她這種嬌態?我當然是投降了。
(8月20日)
晚上8點,我來到掛著《生神仙》招牌的西洋巫師店里,幾個月來,我實在忍不住了,如果說女友是樣貌平平,可能還能把持得住,但我女友卻生得花容月貌,又不讓我色欲得逞,我只好求助於"生神仙"。

"生神仙"店里很暗,他頭上又披著一件魔袍,我只能見到他兩只眼睛在眨動,不能看見他的表情,他發出冷冰冰的話,使人毛骨悚然:"你真的要我用法力把你女友變得淫蕩一些?"

我忙點頭說:"是,是!"
他又說:"你不會后悔嗎?"
聽到他這種話,實在有點可怕,但我還是搖搖頭說:"不會,不會后悔~"說這句話顯然不是很決斷,我發現自己聲音有點走音。
"生神仙"冷冷地說:"那好吧,我就在你生日那天施法,祝你有個愉快的生日。"
(8月25日)
我的生日那天傍晚7點,和女友約好在×聲戲院門口,電影都開始了,但仍不見她芳蹤,打電話去她家里找她,電話也沒人接,我心里咀咒:"甚麼生神仙?我還以為女友會在今天獻身呢!"

結果我等了兩小時,電影都放完了,還是沒見到女友。我走在街頭,這里離女友家不近,但倒離那"生神仙"不遠。"干他娘的,把他的招牌拆掉算了!"
那是晚上9點多,我雖然滿懷怒火,但在那巫師面前坐下時,聽到他冰冷的聲音,心里又冷了半截,他說:"少年家,別動不動就發怒,我的確已替你施了法。"
我說:"我今天等不到她。"
他說:"這麼說,你是不信我?來,你集中精神看著這個水晶球,讓你看看我法術的效力!"
我按照他的指示,看著那個閃閃爍爍的水晶球,巫師嘴里"吱吱嘟嘟"地念了一大串咒語,我只覺得那水晶球的光影越來越大,罩著我的面,然后罩著我整個身體,我身體好象飄起來,飛進水晶球里。本來要搭兩小時公家的車才能來到女友的家,我一下子飄到了,還像鬼魂那樣穿透墻壁走進屋里。

時間回到了下午4點,廳里那個留著兩撇胡子的是她的叔叔,正在看著錄影帶,是一套日本的A片,片里那個女主角不理好歹,就是"呀媽爹,呀媽爹"亂叫,我也看上好幾眼,差一點忘了是要來找女友。

我越來越覺得自己像鬼魂,就算在叔叔面前飄來飄去,他也看不見我,還能透過我的身體,繼續看他那A片。
我聞到浴室里一陣香氣,看來女友正在浴室里洗澡,她準備去為我慶生,反正我從來沒見過女友的體,現在就趁機會飄進去看個飽吧。我正要穿過浴室的門,那浴室的門反而打開了,女友從浴室里走出來,已經穿得很整齊,一條淺紅格子的連衣迷你裙,清秀的臉上只在唇上涂著淡淡的唇膏,長長的秀發梳得整整齊齊的。

"你和男生約會嗎?穿得這麼漂亮?"叔叔看她穿得這麼美,不禁問道。
我女朋友說:"嗯,我男友今天生日,我要去和他去看電影,今晚不回家吃晚飯。"
她回到自己的房里,還怕有哪里不整齊,對著衣柜里的長鏡子,再次梳梳她長長的秀發,讓秀發輕輕披在肩上。
我有點感動:"原來我女友一直是那麼喜歡我的,見我之前都要悉心打扮一下,真是女為悅已者容。"
外面半空突然飄來那個巫師的影子,他對著我女友的頭上一指,一道光罩住我女友全身,那巫帥轉身就消失了,這道光難道就是我要求巫師施的法術?
我女友看著鏡子里,好象覺得自己很漂亮,頭發梳完又梳,然后走到廳去問叔叔:"叔叔,我這樣漂不漂亮?"
叔叔說:"當然漂亮,我想你這樣打扮一定把男生迷死!"
叔叔說得沒錯,我現在飄在她身邊,也被她的美貌吸引得怦然心跳。
我女友說:"叔叔,別笑我,我現在還沒信心去約會呢!"
叔叔哈哈說:"你已經很漂亮,不要害怕,叔叔給你膽子!"
我女友說:"我不是說這個外貌,我今天想要把第一次獻給男友,但我不知道怎樣做才好。"
叔叔給她這種話嚇了一跳,我女友向來都是很清純的,想不到她竟然會說出這種話,而且還是對著叔叔說。叔叔平時雖然色迷迷的,在街上有時也會對漂亮的女生上下其手,在家里有時也會偷看我女友換衣服,但從不敢對這純潔的少女有什麼更非份的想法。

"叔叔,"我女朋友近乎哀求的口吻說:"你結婚那麼多年,一定很有經驗的,請你教教我吧!"
她這句話把我和叔叔都嚇得魂飛魄散,心快從嘴里跳出來,叔叔紅著臉,有點尷尬說:"這┅┅這種事情順其自然,不必別人教的,自然會懂的。"
我女友嘟起嘴來說:"那你是不教我了!"說完生氣地別過身,回到房里,伏在床上。
"喂,喂,別生我氣嘛!"叔叔走進她的房里,看到我女朋友伏在床上,迷你裙翻了起來,可以看到她的棉內褲,叔叔的雞巴不禁粗大起來,心起歹念說:"好吧,好吧,我來教你!"

我女友立即從床上坐起來,說:"謝謝叔叔。"
叔叔其實也不知道她這樣求教的程度是如何,因為她平常很乖很純,所以以為只要一些理論而已。叔叔說∶"首先是親吻。"說完把自己有胡子的嘴略略張開,舌頭卷起,但這時我女友已經伸手抱著叔叔的脖子,嬌滴滴的嘴唇吻上叔叔那張粗嘴。叔叔趁機反過身來,將我女友壓在床上,舌頭伸入我女朋友嘴里,我女友閉起眼睛,"唔唔"起來和應著。

我在一旁不敢相信自己女友會變得這麼主動、這麼淫蕩,大概是那巫師的法力吧!
叔叔也不敢相信,但眼前這可愛的侄女卻又實實在在地給自己壓在身下,他的手朝我女友的胸脯上那兩團肉捏了上去,"啊!"我女友發出一聲嘆息,當時我女友的胸脯還沒被男人摸過。

叔叔摸捏了一會兒,他的手往下摸去,扯著我女友的迷你裙腳,把裙子拉上來,直拉到她的胸口上,她里面只穿著乳罩和內褲,露出白雪雪嫩滑滑的肌膚,叔叔的手迷戀地在她的大腿,腰和胸部留連著,摸個不停。

"叔叔,真的要謝謝你,你肯教我!"我女友自己把裙子從頭上脫去,叔叔將她乳罩的肩帶從兩肩脫了下來,然后把乳杯向下一扯,粉紅的櫻桃乳頭和圓圓的乳房全露了出來,叔叔急不可待地把自己的手往我女朋友的乳房抓了上去,使勁揉搓著。

我女友到底是第一次,所以經不起這樣的刺激,她仰著頭"嗯嗯呵呵"地呻吟起來,叔叔的手指從她兩個奶子向下直摸,伸進她的內褲里,中指朝她私處的蜜洞里插了進去。

"啊!"我女友張開口淫蕩地叫著:"叔叔,你真利害呀!"
我臉都紅了,不想再看到自己本來純情美麗的女友變成這樣的淫婦,於是身子飛出屋外,但一股興奮的感覺卻使我再次飄回來。
這時我女友的全身只脫剩下一件內褲,叔叔說:"你們女生除了要給男生玩弄之外,還要懂得服侍他們!"
我女友嬌滴滴地說:"怎麼服侍?"
叔叔拉著她那縴縴玉手,拉開自己的褲鏈,把她的手放進去,我女友便認真地在他褲子里撫摸著他的雞巴,好一會兒,她才抽出手來。
"來!"叔叔脫下自己的外褲,白色內褲隆起一大塊。"你懂得用嘴嗎?"我女友清純地搖搖頭,叔叔說:"你用嘴從我的大腿開始慢慢吻上來,然后吻我那大雞巴,明不明白?"我女朋友竟然甜甜一笑,點點頭。

叔叔躺在床上,她跪在他的雙腿之間,低下頭,吻著他大腿上的腳毛,吻他大腿內側,然后吻上去,叔叔張開大腿,我女友伸出舌頭,舐著他的鼠溪。
我在一旁看得很是心疼,自己的女友還沒服侍過自己,現在卻去服侍她的叔叔!但我女友還去吻上去,她隔著內褲吻著叔叔的陽具,唾液沾濕了他的內褲。
叔叔自己把內褲拉下來,一陣腥臭味傳來,陽具抖出來,向空中直立著。我女友用雙手握著,伏下身去,張開嘴巴,把陽具塞進自己嬌小嘴里,使小嘴巴隆起來,但她沒有抗拒,用嘴巴盡力吞著那雞巴,叔叔的雞巴直插進她嘴巴里。

那雞巴的包皮翻了上來,里面有不少臟東西,我女友都用嘴替他舔得一干二凈。她的頭更低了下去,伏在他雙腿之間,吻著他的睪丸,她用舌頭伸頭任何隱蔽的地方舐著。

叔叔的右腿跨過她的頭,反過身伏臥在床上,張開雙腿,我女朋友清秀的臉伏埋在他兩個屁股里,她按著他那毛毛的屁股,嘴在他肛門舔著,伸出舌頭,反復地舐著他的肛門。

"叔叔,我合不合格?"我女友仍然天真無邪地問叔叔。
叔叔說:"很好,很好,簡直可以去做妓女。"
我女友到浴室里刷牙洗臉,把自己弄得干干凈凈,又穿好剛才那件淺紅格子短裙,叔叔問她說∶"霞,你要去了嗎?"
我女友點點頭說:"是啊,我已經學懂了。"
但這時叔叔雞巴脹得瓜那般大,扯住我女友的手說:"不行!我們還未玩夠呢!"
我這里心里想道:"不要再玩弄我女友了,你這人面獸心的色魔!"但想起也只不過是自己那平時清純亮麗的女友少霞主動挑逗他而已,也不能全怪他。
叔叔說:"剛才只好熱身運動而已,還沒到戲肉呢!"
我女友好奇地問:"是嗎?但我已經沒時間了,我約他7點。"
叔叔說:"你可以晚一點再去,我今天教你這些祕功,保證你男友會對你貼貼服服。"
"是麼?"我女友繼續天真地問她叔叔,叔叔抱起她,她沒反抗,讓叔叔把她的短裙脫掉。叔叔忙著脫光自己的衣服,我女朋友也解開自己的乳罩,少女的乳房又堅挺又柔嫩,真是惹人喜愛。

叔叔從后面抱著她,手從她腋下伸到前面摸捏著她的乳房和粉紅的乳頭,不輕不重地捏著,我女友的眼睛了起來,頭仰了起來,使兩個乳房挺起來,讓她叔叔更暢順地撫摸著她的奶子。

叔叔的粗手往下移去,扣住她的內褲向下扯去,我女友自懂事后還沒有給別人看過赤裸的下體,她連忙捂住,但叔叔把她的身子推上了床,內褲就順手扯了下來,圓圓滑滑的屁股光溜溜地顯現在她叔叔的眼前。她叔叔下體那巨大雞巴便直立起來、膨脹起來。

我女友捂住下體,叔叔走上前去,拉開她的手,少女的私處有輕柔的黑毛,叔叔說:"躺下來,不要怕。我等一下可以弄得你舒舒暢暢的,你一定會欲生欲死,快樂像神仙。"

我女友聽話地仰躺在床上,叔叔上前去用身體壓著她,嘴對嘴來個濕吻。我在一旁,看得心扑扑地跳,叔叔會不會有進一步呢?依我來看這次我女朋友一定玩得得太過份了,會被他玩弄一番。

叔叔的身體蠕動著,我女友最初沒有反應,但不久就配合他的動作,閉起眼睛讓他為所欲為。叔叔見到時機成熟,就站立起來,把我女友的秀腿勾了上去,然后屈起來,再把她的腿壓到乳房上,雙腿間少女的私處敞開了,兩片陰唇張開著,使陰道里鮮紅的顏色都露了上來。

叔叔用手指一挑,我女友全身顫抖了一下,透明的淫水就滋滋地流了出來,沾濕了整個私處。叔叔嘿嘿笑著:"老子今天碰上甚麼好運,有這麼個漂亮侄女任我魚肉!"說完提起雄糾糾的雞巴對準我女朋友的私處蜜洞一下子插了進去。

"啊~~"我女友尖叫起來,這是她處女膜被破帶來的沖擊。我在一旁看得心驚膽跳,像她這麼嬌柔的女孩能不能承受得住她叔叔這般粗獷的男人?
但我的擔心是多餘的,叔叔搖動屁股攪動了幾下,再抽動幾下,每一下都將他的陰莖深深地插入我女友的陰道里,直刺到最深的深處。我女朋友的兩片陰唇像要給撐裂一樣,開得很大,很勉強才能容納得下她叔叔那條巨大爛鳥。

但是我女友除了最初痛苦的叫聲之外,她閉起眼睛,像無限地享受被男人干的滋味。私處漬漬有聲,她卻張著嘴巴,低聲地說:"好……好舒服,叔叔,你真有本事,把我弄得好舒服,好爽!"

叔叔說:"怎麼樣?你剛才還不想呢!"
我女友說:"我還沒試過被干的滋味嘛,從不知道給男人干是這麼舒服的。我……我現在才知道,噢……嗯……我現在才知道給男生干是很爽的。"
叔叔說":這是我技巧了得嘛。"
我女友說:"是嗎?叔叔,你干得真爽,來,再插進來吧,把我的小淫穴插破,把我干死吧!哇~~好舒服啊~~"
我在一旁聽得臉都紅了,真想不到我這純潔的女友竟然說出這麼淫蕩的話。
叔叔當然毫不客氣地干著我女友,我女友越來越興奮,把叔叔的手拉到自己的胸上,用力地捏著自己的乳房:"來吧,叔叔,把我奶子捏破,把我的小洞洞也插破吧!"

叔叔把她雙腿扛在肩上,然后把粗壯的腰一下一下著實地壓下去,像地盤打樁一樣,把我這剛上大學清純美貌地的女友干得死去活來,欲仙欲死。
"來,趴在床上讓我干!"
叔叔的話像命令一樣,我女友完全不能反抗,反轉身子,像狗兒那樣趴在床上,叔叔從她身后把雞巴插入她的淫穴里,不斷抽插著。
"叔叔,你的雞巴很粗大,把我干得很快活,不要停啊,繼續刺插我吧!"我女友浪叫著。
叔叔喘著氣說:"來,小賤貨,是你自己送上門!"說完站著不動,我女朋友的身體主動地前后蠕動著,讓叔叔的陽具刺插自己的陰道。
叔叔這時半躺在床上,我女朋友坐在他的懷里,上下地扭動著,叔叔的雞巴倒插進她的私處里,我女朋友自己張著雙腿讓他干著,她雙手還自己揉著雙乳,向叔叔胡子嘴迎去,說:"來吧,叔叔,我是賤貨,我是淫婦,是我自己送上門給你干!"

叔叔淫笑著說:"少霞,你現在就像給萬人騎的妓女一樣。"
我女友說:"啊,是啊,叔叔,我很喜歡給男人干啊,真想給幾個男生輪流奸淫,我是個賤女人,專喜歡給任何男生騎啊~~"
叔叔哈哈笑說:"很好,那很好,我介紹一些同事來給你,讓他們一起來干你!"
叔叔越說越興奮,我女友也越動越起勁,兩人最后同時"啊"地叫出來,兩人身體扭曲了,然后雙雙倒在床上喘著粗氣,乳白的精液沾著我女朋友的私處、大腿內側、床單上滿滿都是。

我憤恨地飄回巫師店里,我叫巫師施法術讓我女友變淫蕩,本來是想她獻身給我,但想不到她會這麼淫蕩,連同住的叔叔也勾引了。我對巫師說:"不要,我不想她變成這麼淫蕩,你快把她變回以前純真的樣子!"

巫師冷冷地說:"你之前不是說不會后悔嗎?年輕人,這麼快就后悔!"
我叫了起來:"我真的不能忍受看著女友被人騎的淫蕩樣子!"
巫師說:"那好吧,你明天把女友帶來我這里,讓我再施復原的法術吧!"
我回到大學宿舍時,我的同房對我說:"你女友打來好幾次電話,說她爸爸病了,住進醫院,所以今天不能來找你。"我冷冷回應一下同房,我怎會不知道她做過甚麼事?她還想用借口來騙我?不過我還是收拾一下心情,打電話給女友,約她明天去巫師那里,她問為甚麼,我隨便找個借口說是要測試一下我們兩個人的緣份,她倒也爽快答應了。

第二天晚上10點,我和女友坐在巫師面前,巫師照樣用魔袍蒙頭,很神祕很冰冷對我女友說:"你集中精神看著這水晶球!"
我女友有點害怕,我捏捏她的手,讓她壯壯膽,她開始集中精神地看著水晶球,不一會兒,雙眼合起來,被催眠了。
巫師說:"我施法術要一段時間,而且要保持清靜才行,你不要妨礙我,先到外面去走走,過兩小時才回來,到時你女友會變成以前那般清純可愛!"
沒辦法,我只好走出店子,巫師關上門,我走到店子后面有個小窗,窗子給布帘遮住,但有個小隙縫,可以從那里看進去,只能看到店里一個小角,不過已經很足夠。只見我女友的衣服給巫師一件一件脫掉,然后叫她伏在桌邊,從她屁股后面壓上去。

干他媽的!原來這巫師也是見色心起,偷偷干我女友,但為了使女友恢復以前的清純,也要作出一點犧牲吧。
所謂眼不見為干凈,我不想再看到女友被淫辱的樣子,便在街上隨便亂逛。
"喂,是阿非嗎?"我聽見有人叫我,一看,原來是中學老朋友志民,我們倒是很久沒有見過,反正現在有時間,就進了咖啡室里坐坐。
我們談起以前的中學一起荒唐的日子,我說記憶最深是小燕,小燕是學妹,生得清純可愛,和我們最熟,有一次我和志民把她帶到××公園,我們三個嘻笑玩耍,把她脫得精光,就在那公園里干了她,想不到她還是個處女,處女血弄得我們不知所措,最后還是由她自己來收拾。

我剛講起小燕,志民卻臉一黑說:"不要再提她了!"
我很奇怪說:"為甚麼?"
志民說:"你認識阿森嗎?"
我說:"當然認識啦,他是我們的同學,有點自閉,沒有和我們講過多少句話。"
志民說:"你知道他死了嗎?"
我很驚愕說:"怎麼會死?"
志民說:"原來他一直暗戀著小燕,聽說我們把小燕干了,就郁郁不歡,去年就病死了。"志民說完,還很神祕對我說:"你可要小心點,盡量不要碰見道士。我前幾個月去一個廟里碰到一個道士,說是能撮合我和女友的姻緣,結果最后我女友被他騙上床,我回去那廟子準備和他算帳,可是那廟子突然消失了,我在破屋里找到阿森中學的照片,我想他是來報仇的。"

志民一語驚醒了我,難道我碰上的巫師也是阿森變身的?我匆匆地離開咖啡室,向那巫師店里跑去。
志民也跟著和我一起來,我在路上對他稍微說明一下情況,他很肯定地說:"對,對,一定是阿森,沒錯!"
我的心更慌亂了,原來那天我在水晶球里看到女友淫蕩的樣子,完全是阿森故意造出來的,那我把女友帶給他,豈不送羊入虎口?
我和志民來到那個巫師店的位置,那里有甚麼巫師店,只是一間又破又舊沒人管理的小店子,門也沒關,我們推門進去,里面黑乎乎的,幸好燈還能亮,我們看到一片廢墟,我很緊張地叫著女友:"少霞,少霞!"沒有回應。

"你看!"志民在地上拾起相片給我看,果然是阿森的中學照片!
"怎麼辦?不知道他把我女友帶到甚麼地方?"我急得像熱窩上的螞蟻。
志民說:"最有可能就是去了××公園,因為小燕也是在那里失貞的。"
我覺得很有道理,於是我們就去××公園。××公園不是很遠,我們半跑半走就到了。已經是深夜十一點半,××公園燈光不足,更是顯得陰森可怖,我心里很麻亂,如果我女友這時還單獨在這里的話,也不知道會發生甚麼事,前幾星期這里還發生不少風化案呢!

××公園說大不大,但說小也不小,到哪里去找我女友呢?還是志民比較鎮定,帶著我左拐右彎,沿著小徑一直走。我突然聽到樹叢里有一陣陣女生的呻吟聲,我想走進去,志民拉著我說∶"不是這里!"我不理他,翻開草叢,里面突然冒出一對男女,忙用衣服遮住身體,原來是一對野鴛鴦。

於是我只好繼續跟著志民一直走,突然他叫我停下腳步,細心聽聽,樹叢里果然傳來一陣陣淫聲,志民帶我輕輕從樹叢里鉆進去。
藉著微弱的燈光,我們看到有幾個男人圍著一個赤條條的少女,少女跪在地上,有個男人用雞巴從她后面插進她小穴里,她前面的男人的雞巴就放在她嘴里亂捅,她兩邊又有兩個男人捏著她左右兩個奶子,那長發少女就是我女友!

我看到那些輪奸我女友的男人都很凶惡的樣子,拉著志民說∶"我們一起沖出去吧!"
志民說:"這些善后的事,由你自己來做吧,我的時間到了,我要走了。"
我看看手表,剛好是12點,志民說:"其實我已經是鬼魂,那次我女友被那道士奸淫之后,她完全不能釋懷,所以和我一起殉情而死。我今晚是出來要幫你的,但可能越幫越忙,可能是天命不能違吧!你自己小心一點。"說完竟然在我身邊消失了。

原來我這幾天都碰上鬼了,先是來報仇的阿森,然后是老朋友志民,看來我的運氣太差了,現在還看著女友被輪奸,實在忍無可忍。我從草叢里沖出來,對那些男人叫道:"快放開我女友!"

我女友聽到我聲音,抬起頭來,淚水流滿兩頰。我的頭后面突然有塊大石打來,我覺得整個身體往下掉,倒在草地上,剛好倒在女友的身邊,看著她被男人奸淫時兩個晃動的奶子,然后我失去知覺。

當我恢復知覺時,我見到可愛的女友在我的身邊,我們都躺在鮮花盛開的草地上。
"我們都死了嗎?"我問道。
女友笑笑說:"是啊,不過這里比現實還好哇!"
我還是想問:"我們怎麼死的?"
女友說:"這是人間的報紙,你自己看看!"
我打開報紙,原來我和女友上了頭版了,說是野鴛鴦在××公園造愛,結果碰上一群淫匪,男的被石頭打死,女的被輪奸后殺死。報紙還登著我和女友的死樣,我不知甚麼時候也給脫得光光,給裝成和女友野外造愛的樣子;而女友則是全身赤裸,身上還遍布精液,當然重要的器官部位還要打上馬賽克。

原來一切都是因果報應的,我和志民奸淫了小燕,害死了阿森,結果自己也難免一死,而女友也會被人奸淫。
我和女友都看透了,所以一切都和我們沒有關係,我們已經離開了軀,我們不像阿森那樣留著怨氣,化成厲鬼,而是過著快樂的日子,等待下一次輪回再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