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 色情 成人 小说

2008年12月14日星期日

凌辱女友彩彩篇(1~4)

我的女友叫彩彩。

  她很乖的,今年19岁,还是处女。(我与她谈了三年了,头一年,最多牵手;第二年,达到KISS。到目前,我们已经定婚了,我已经可以摸全身了,但不允许XX,她说要等到婚後)看过了胡作非大大的作品,心有慼慼焉。


  (01)夏夜散步

  06年6月份的一天晚上,天比较热,晚饭後去她家,约她出来,和她散步时,她穿着吊带睡裙。(经过我的劝说,因为天热,而且天黑了,她同意了无穿罩罩)--我们关係很熟了。但是,走到拐角处,我亲吻她,爱抚她,慢慢地,我把她的内裤脱了下来。然後,我跑开了,与她开玩笑,说不给她,除非是到家才给她。

  然後,她就只好没有底裤,跟着我走了。

  她很害羞,不敢和我并排,在我的身後走,(怕前面的人看到),她有穿白色吊带裙,稍有点透,但不是很透。如果是阳光照着,肯定可以看到的。

  不过是晚上,还好啦。

  睡裙下摆到大腿1/2处稍上一点,盖了不到一半。算是短裙啦。

  我为了不让她在我身後,利用我的身体挡着,我快跑幾步。然後回过头来,叫她追上来。

  可是她嚇得,两手捂着下身处,都不敢迈步了。

  我说:你不要这样,本来外人不注意的,你这样,反而引起别人注意了。

  她听了後,可能想想也是。手就放开了。然後向我追了过来。找我要底裤。

  而她追上我时,我摸她咪咪,反而把她的两个尖尖弄硬了。她还没有要到。

  我们就这样,边玩边疯,边跑边笑。

  到人多的地方了,我也不敢闹得太过份,但她的两个尖尖还是挺着,幸亏是晚上。

  但是,我看到路两边歇凉的人,都在看她。

  我一看,原来这一片路两边的门市房的灯比较亮,不像刚才比较暗了,MM的半透的吊带睡裙,裡边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料。

  而此时,又有幾个大一经过,车灯一照,非常明显,裡边什麼也没有穿。

  而女友还什麼也不知道。还要上前追我,和我打闹呢。

  微风吹过,天还好些,不算太热,还有精力玩闹。

  在路过一个门市前面,有幾个男人在打牌。我们路过时,他们不打了,回过头来,看我们。

  女友还没注意到,还在跟我玩闹。

  我跟她说:别闹了。她不听,还在咯吱我,挠我的痒痒。

  我突然有点想学胡作非大大的做法。

  我专门装作笑得喘不过来气,好像是为了报復似的。转到她的身後,用双手夹着她,把她的手臂夹在後面了。一使劲,这样,她的胸部挺起来了。手也动不了了。

  我也在挠她,她笑得花枝乱颤,都快喘不过气来了。我也乘乱,偶尔用手隔着睡裙扶过她的乳头,她的两个尖更挺了。我和她玩闹着,在她身後夹着她的手臂。慢慢地,使她面朝着打牌的幾个人处。距离大约五六米的样子。因为打牌的桌子上面,有一个非常亮的灯。从那儿往这看,应该很明显地看到女友的睡裙下面什麼也没有穿。

  女友还在跟我闹,突然她大叫了一声。原来她一低头,发现自己的咪咪尖挺着,而前方灯光很亮,幾乎把睡裙照透了。因为她的手臂被我控制在後面,她的胸很挺,短裙的裙摆处,也在大腿的上方,刚好盖着私处。但因为灯光很强,已经很明显了。

  她羞得尖叫了一声,猛地一使劲,手臂从我手中挣脱出来,立刻往前跑,她是想跑到稍黑的地方。不要这麼明的光线下。

  可是她一跑,带起了风,睡裙的裙摆一下子掀了起来,到小腹处,虽只是一下,但是下身和PP暴露无疑。

  我赶快去追她,还不望看打牌的人一眼,他们的眼光都看直了……

  这事出了後,她好幾天没理我。说再也不好意思从那个门市面前经过了……


  (02)火腿肠事件

  说明:我和彩彩现在已经结婚了,在06年农历6月初6举行的仪式,很顺的一个日子。我也很高兴,终於能得到她的处女身。但破处时,稍有点不顺,她的私处那是叫一个紧啊。(由於太紧,新婚夜我破瓜未成功,她又怕疼,直到第三天,在安定片和蒙牛麦香奶的配方下,她睡着了,才成功破处。这个故事下次再讲,我主要讲一下上一周,和前天晚上的事情)。在某凌辱女友的QQ群中,和一个网友「晃啊晃」聊天,共同设计如何凌辱女友。

  先介绍一下我们的家。

  我们的新房,是四楼,地板上铺着地板砖,规格是0.6平方米的那一种。

  按照晃啊晃的提议,在上一星期,为了证明女友的私处确实很紧。在徵得女友同意的情况下,我将一根双汇火腿肠把一头固定用的小铁丝圈去掉,不剥皮,用口水作润滑,插进了女友的下身。(如果没有口水,她的下身因为比较乾涩,她会疼。)火腿肠是普通的细火腿肠呵,红塑料皮,直径约一厘米多一点,长度约20厘米,大家都应该知道的。我轻轻地,一直往裡插,直到女友说「啊,疼,顶到底了。」我才不插了,一看,火腿肠大约还有4厘米露在外边。

  插进去时,女友正在网上,看论坛,同时和网友在聊天。插进去後,她继续上网,只是不能坐着了,我叫她站着,双脚分开到0.6米,正好是一块地板砖的距离,也好确定。然後她就这样,双腿分开,下身插着火腿肠,身体稍前倾,在笔记本前面,看论坛,继续和网友聊天。

  我则在後面看着,因为我和网友「晃啊晃」当时说的,看看紧到什麼程度,大约多久火腿肠才能掉下来。

  女友还是比较保守的,她不让我照像。不过她很爱我,所以,一般我想到的遊戏,她还是尽量配合我的。

  我看了一会,见火腿肠没有掉下来的意向,就想看看到底对她有什麼影响。问她,她说没影响啊,不影响她上网。

  於是我凑近了她,看她上的网页,是婆媳论坛,她说,看到网上那麼多人婆媳关係不好,她都担心自己能不能处好。同时她的那个网页,是个GG,她还和他很正常地聊着喜欢的文章,好像没有受到一点影响。

  又过了一小会,大概十分钟左右了,女友说她的腿分累了,就要合起来。低头看看,火腿肠没有一丝下滑的样子,虽然腿分开,阴唇还是紧紧地闭着,很清爽,阴道口乾干的,只有一根一厘米直径的火腿肠插在裡边。

  因为女友累了,要把脚合上。我就手伸过去,準备轻轻地把火腿肠拨出来。

  我一拨,女友啊的一声,一下子把双腿合紧了。我问怎麼回事,女友说疼。於是我又将火腿肠轻轻地转了幾圈然後轻轻地拨。在拨的时候,两个阴唇还是紧紧地包含着火腿肠,下方的阴道口的粘膜,被火腿肠拉长了,难怪疼了。原来,因为不湿润,阴道口处开始的润滑,已经有点干了,类似粘胶性质的,在阴道口处和火腿肠粘住了。

  我全部拨了出来,虽然火腿肠进的深处还是比较湿的,但是靠近阴道口的2-3厘米,还是幹幹的。难怪一直不掉呢。

  在晚上,待女友睡着後--虽然已经结婚了,我还是习惯地称为女友。我从卧室走到了书房,打开笔记本电脑,给网友晃啊晃说了此次经过。

  为什麼等她睡着後再上线呢,很明显嘛,她比较保守,不会同意有别人知道这的。

  网友晃啊晃说,那她的可真是紧啊。

  我觉得原因,有两个,一是比较紧,二是比较乾涩的原因。

  晃啊晃继续说:有没有想过,这样让她出去呢。

  ……

  以上为上一周的事情。

  就在前天(8月1日),白天下了点雨,燥热的夏天,有了清凉的感觉,空气也更清新了。

  经过我的再三请求,彩彩终於同意了。

  问同意了什麼?哎,就是把火腿肠放进下身,然後散步喽。

  彩彩被称为是长腿美女,不穿鞋她有一米六八。

  晚上出去前,我仍照前法,用口水润滑过火腿肠,然後插进了她的阴道。

  但她还是很害羞,无论如何不同意不穿内裤。

  我说,火腿肠在体内,但这外边还露了有四厘米呢,穿内裤怎麼穿啊。

  但她还是要坚持,说不好意思……於是,随她。我一看,原来内裤没有提到腰上,鬆鬆地,内裤底部,被火腿肠向下顶得凸一块。

  彩彩穿着短裙,裙脚大约在膝盖上方十厘米处。我看了一下,由於是晚上,外边不亮,衣服也不透,还是比较安全的。

  下楼,走了出来,外边因为夏日裡的难得凉爽天气,人也比较多。

  她走路走得很小心,步子迈得很小。

  好像两腿间夹着什麼东西,又好像脚有毛病,又好像肚子不舒服似的。

  我也陪着她,非常慢地走路。

  过了一会,她好像有点适应了,走路略接近正常,但还是有点异样,不过没开始异样大了。

  又走了一小会,她说疼,火腿肠顶得太深,顶得她子宫疼。

  因为她的内裤,没有敢提太紧(因为下面露着四厘米的呢),但是因为她的内裤有弹性,慢慢收缩,因此走一步,肠肠就顶阴道深处的子宫一下。她说疼。

  於是我拉着她,走到了某楼洞裡边,我把她的内裤,脱了下来,装进我的裤袋裡。

  然後,她羞得不敢出去。我说没事的。我拉着她走出了楼洞。

  她更小心了,双腿迈不开,向一步一步往前挪。

  我说那天都没有掉,今天也不会掉的。她走了一会,发现也确实不会掉,就放心了一些。

  走路也偏向正常了,不过,还是有些不一样的。

  我拉着她,走到了生活区的一个小广场上。

  碰到了她的一个同事,是个MM喔。

  那个同事跟她一打招唿,嚇了她一跳。那个MM还是看出了点什麼,就头向下看,问她怎麼了。

  我一惊,不过,天比较暗,还是看不出什麼的。

  她说她的小腹有点疼。想不到,MM还是蛮会撒谎的嘛。我还怕她答不出来呢。

  那个MM问她用去医院不,她说不用去,这一会就好了。同时,因为她不用走了,她也站得比较好。

  广场旁边有不少小石椅子,以及台阶上都可以坐人的。那个MM就拉着她,要坐下来。

  我一惊,私处夹着的东西,有四厘米露在外边呢,一坐,还不得顶疼啊。

  彩彩说不用了,石椅子太凉。

  我真的有点佩服我家彩彩的应变能力了。

  於是我说,那我先去坐了。

  於是我坐在石椅子上,彩彩和那个MM站在我前方,约2米左右的地方,在谈话。

  好像是谈工资、同事的事情吧,好像还有她们同事挑男友的事情。反正是八婆的事情啦。

  我在小石椅子上坐着,看着女友的短裙。因为是晚上,比较黑,短裙并没有透,也没有走光。看不到裙内风景。不过,两条细白的长腿,夹得紧紧地,还是看得我眼痒痒的。

  谈了有五六分钟吧,那个MM可能站累了,就说我们来坐吧,於是就坐到了我的旁边。

  因为小石椅子,只能坐两个人。这时我有凌辱女友的想法,於是我站起来,说,这块石椅我已经暖热了,要不你坐下来。

  嘿嘿,我明知她不能坐的。

  那个MM也拉着她的手,朝下,想让她坐下。

  原想着她这下没有理由,不想推辞了,正想着她是慢慢坐,将露出的四厘米火腿肠顶进去了,还是怎麼呢。(实际上,不可能顶进去的)

  彩彩说,不用了,我们要到前面去健健身去,你先在这儿吧。

  然後,拉着我的手,就向前面走过去。

  顺便说一下,在小广场的前方,有一排健身器材,是中国体育彩票捐赠的,有跑步机等设备。我们这边的幾乎每个生活区,都有这样的健身设备。

  走到了健身设备前,人倒不多。主要是一些小朋友,跑着玩,疯、闹。

  我叫女友上跑步机。

  跑步机,就是两脚各放到两块板上,手扶着前面的把手,然後两腿蹬。在蹬的时候,把手也前後动。不好描述,如果见过的人应该知道。

  但是上跑步机,需要两腿分开。

  我用了一大堆理由,终於说服彩彩同意上跑步机了。

  彩彩很小心地,把左脚放在踏板上,用手扶着把手。然後把右脚分开,踩在另一块踏板上。

  然後,很慢地蹬踏板。

  这时,我竟然发现,彩彩的短裙,已经略透了。

  我在她的前方站着。健身器材後面,是路。路的对面,稍斜一点有个路灯。因为路灯照射的原因,她的白色短裙,竟然有点透明。

  我在她的前边站着,透过短裙,隐约可以看到,她的下身夹着一根棍状物。因为她的双脚分别放在跑步机的两个踏板上,是分开的,因此可以看得到。

  她跑了七八分钟吧,火腿肠竟然一直没掉。然後我叫她下来了,因为四周幾乎无人,只有个别幾个小孩在疯跑。我用手伸进她的裙底,摸了摸她的私处。发现她的阴道口乾干的。

  还是,由於粘液比较少,开始的又干了,又把火腿肠象粘胶似的,粘在了阴道口了。

  我轻轻地用手转动火腿肠,也趁她不注意,用唾液抹在手上,通过手抹在火腿肠上。然後我轻轻抽插火腿肠。我的上身,隔着衣服,还不时蹭她的咪咪尖。

  觉得时间很长,实际上,也就是只有一二分钟的样子。还得注意周围,幸亏一直没有过人。

  由於有阴道口的润滑,这时,我觉得她的下身也开始湿润了。

  我把火腿肠放进去,觉得我的手不顶着,它开始有下滑了。

  然後,我继续把火腿肠放进去,说:你不是引以自豪说紧吗?现在来证明一下。只要是再在跑步机上坚持十分钟,火腿肠不掉下来,我就给你买***(她喜欢的一种小食品,并不贵的)然後我的手离开她下身。她啊地一声。夹紧双腿,说,要掉。

  在我的再三要求下,她终於来到了跑步机前。

  左脚踩着踏板,右脚往右一分,準备踩右踏板时,她又啊了一声,原来是往下来。

  我忙说,你用那儿使劲夹紧啊。

  然後,她果然使劲夹了。右脚成功地放在了右踏板了。

  不过,她的样子看起来很奇怪。虽然她的双脚是分开放在两个踏板上,但她的双腿,从大腿处往上,是紧紧合着的。

  我说,不要用腿夹,用阴道裡的肉夹。要不你这样,人家看到,会很奇怪。

  她慢慢地把大腿也分开,小腹使着劲,火腿肠并没有掉下来。

  然後,她慢慢地,按我的要求,开始蹬跑步机。

  她头上全是汗,牙紧咬着,也没有馀力管我的话。看样子,全身使劲,保证火腿肠不掉下来呢。

  但是双腿一直在使劲蹬。过了有四五分钟,还是掉下来了。

  我看着,快掉下来的时候,用手接着了。

  没有坚持十分钟喔,我笑着对她说。

  「累死了,不玩了喔。」她气喘吁吁。

  我的手从裙下,拿出了火腿肠,非常吃惊。怎麼好像变为两截了。

  我一看,火腿肠上全是爱液,润滑滑地。难怪会往下掉呢。

  令我吃惊的是,在火腿肠头的四厘米处,塑皮裡边的肉肉,已经被夹碎了。幸亏塑皮没有剥开,不过,可以从四厘米处,对折了。我不禁惊讶於她的私处的力度。

  对折?我突然想到了。

  然後,我把火腿肠从离头,碎肉肉的四厘米处,折了一下。这样,总长就有16厘米。但是有四厘米处对折的地方,相当於两根长的粗度呵。

  然後,我说刚才的约定仍然有效,然後,把对折点,也就是比较粗的部分,插进女友的阴道裡。

  因为非常润滑,所以虽然是相当於两根,但也是挤了进去。这下,全进到头了。

  我说,现在,你只要能坚持十分钟,你喜欢的小食品仍可得到呵。

  我告诉她因为进去的裡边,比较粗(是相当於两根对折的呵),所以,就算出来,也是细的出来,粗的出不来。

  她也觉得比较爽,也同意了。

  於是,又上了跑步机,继续蹬中。

  因为阴道内得一直使劲,她的小腹紧绷绷地,脸也可严肃。两脚一蹬一蹬,约有五六分钟吧,她的身後的路上,站了五六个人,在看她。其中有两对情侣。

  有一对情侣看了一会儿,女孩把男孩拉走了。

  我奇怪,就从她身前,走到她身後的路上。

  发现情况了:路灯在她身後的路的斜对面。灯光照在她的短裙上,而由於她的大腿分开,可以比较清楚地看到她的PP缝,以及阴唇内夹着棍状东西。这些从前边看倒不是很显的。想不到从後面看,竟这样香艷。

  我知道是火腿肠在慢慢往下掉。露在外边约有十厘米左右吧,不再掉了,估计是体内,对折的、更粗的部分卡住了,再加上她的使劲夹着,因此不再掉了。

  更重要的是,淫水顺着她的大腿内测流下来。因为路灯灯光的原因,淫水有些反光,白亮亮地……我不敢直接看那幾个人的表情,用馀光看,见他们的眼光都直了。

  女友还不知道走光,我也觉得很刺激,觉得终於成功地暴露了女友。

  女友在跑步机上,也喘着粗气,像是累得,又像是爽得……也过十分钟了,女友下了跑步机,我过去扶着,女友都快瘫倒在我怀裡了。

  ……

  回到家裡,取出火腿肠,我惊讶地发现,整根火腿肠,虽然外边塑皮还是完好的,但裡边的肉幾乎全碎了。

  女友也累得不轻,由於使劲太大,说小腹略有微痛。

  服伺女友洗完澡之後,她穿上睡衣,喝着我拿给她的蒙牛麦香奶,幸福地睡着了……

  她是真累了……

  後记,附下篇序章:

  她睡熟了,我上网,把出去的情况,发给了网友「晃啊晃」。

  然後,我拿起电话,拨了内线。

  你知道是什麼事吗?我楼上的一个狼友,马上就要过来。

  你要问为何,四大铁听说过吗?我们属於四大铁。

  什麼,还问为什麼?喔。蒙牛麦香奶裡,有两片安定沫,牛奶本来有催眠的功能,与安定相配,效果更佳,这样的配方,睡眠度为熟睡约为5个小时。什麼?你连这也不知道,还是菜鸟、有待晋级呵……

  以上均属实。

  ***********************************

  (手打字累啊,今天先到这儿吧,後面更精彩),希望大家继续支持下篇:凌辱女友彩彩篇03-昏睡的彩彩。

  附:女友非常保守,只是因为她很爱我,所以,听我的。

  但是,观念仍然放不开,不能照香艷的照片,不能……

  如果大家有什麼凌辱的好建议,希望提出建议,这边实践了,将回復汇报最新战果呵……

  ***********************************

  现在第三篇还没有完成,不过,见女友在网上发了篇贴子,也被一些女性论坛引用了,觉得蛮有意思,也能跟这联繫起来,在此贴出吧,算是外篇:

  外篇:彩彩日记--我的尴尬经歷本来想用第三人称写,因为这些糗事实在是太糗了。不过彩彩一向是诚实的好孩子,何况那些事情过去这麼多年了,大家不会笑我的吧……於是,还是用第一人称了。

  (一)估计住过集体宿舍的女孩子都有这种体会,就是屋裡姐妹们的MC的时间会互相影响,後来才知道是有科学道理的,什麼人体磁场影响什麼的。

  我们宿舍最夸张的一次是某次体育课5个人都由於MC申请间习(不用做剧烈运动,可以稍微自由活动甚至休息)。由於这种集体生活,造成的尴尬事就有两起比较大的。恋爱以後,跟男友去她姑姑家做客。表弟在玩传奇。男友让他休息一下,然後抢了他的电脑玩破天一剑。

  我在一边看,然後问一些弱智的问题。後来他跟同一帮派的人下到什麼地下多少层,然後每下一层怪物是不同的。他也不打,就引着怪物们跑。到有一层,那些怪物是没有身子的红色的鬼头,他引了一群开始跑,我就问这些鬼头厉害麼,你能打过麼,怎麼不跟你帮裡的人一起打死它们呢。

  男友说好玩,就引它们玩。怪物越来越多,我说哎呀,这麼多鬼头,你要死啦,一会追上你鬼头就咬死你!男友翻脸了,说什麼呢啊,快闭嘴吧!我还纳闷呢,看他弟弟笑着出去了,才顿悟,他们方言鬼头的发音接近××........哭死。。。。

  (二)考英语四级前,本来算的MC也是没问题的,结果考试中,阅读理解刚开始做的时候吧,就感觉不妙。哎哟那个痛苦啊,身体上没什麼,精神上可是受了摧残了。

  题都做完了还有10多分钟才考试结束,提前走吧,众目睽睽出不了门,继续坐着吧,就得什麼什麼成河了.......终於结束了,交了卷子,同宿舍的小悦过来说题目如何如何,我是一句都没听清,脑子裡飞速想着怎麼走出去,什麼时候走。

  小悦看我神情不对,我立马压低声音跟她说麻烦了,她会意地走出教室,观察了一下,又跑回来说人不是很多。

  在小悦护送下(走前从垃圾筐拣了废报纸擦了座位)我们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到了WC。遇到熟人先借的卫生巾-_-||好在裙子是纱的,用清水沖一下血迹就去掉了,留的印记比较浅,有裙子底色衬着看不出来。总算过关了..........

  (三)四级考试时穿的那条纱裙後来我再也没穿过,原因是遇到了这样一件事。週末是我们宿舍的集体洗澡日,我就穿了这条裙子去的澡堂。洗完回来,想起週末我们班男生跟二班有篮球赛,於是我们幾个就从篮球场那边绕道回宿舍,顺便去瞧瞧。

  人不少,两班的帅哥比的还挺激烈。我们在球场旁边看了好久,还鼓掌吶喊加油什麼的,除了有人老看我们外,没什麼异常。回了宿舍,到楼梯口,大姐突然说,啊呀,彩啊,你的裙子拉链怎麼开啦!我用手一摸--这条裙子是侧开口的,从胯部到腋下一条拉链--大开着!555!如果挥动手臂的话,连××的带都能看到........

  (四)本来我的MC週期是28天左右,也就是每个月的日子比前一个月会提前2天,後来受同宿舍JMS的影响成了30-32天了,这样就是每月都拖後了。**年暑假,在老家呆了一个月,到了开学前夕。

  逛街一天,FB了N多东西,最中意的是一条白色的牛仔。次日上了长途车,很臭美的穿了这条白牛仔。当时还推算了MC的日子,觉得应该是晚两天的,也没考虑自己在家这麼久会不会日子会变化。

  为了安全期间,还是用了一片护垫。结果,了不得了,车开了1个半小时後感觉麻烦来了。我一直安慰自己:有护垫呢,量少应该不会穿帮。越希望少,就越如黄河绝堤,一分钟如一小时那般的长。半小时後就觉得PP底下粘粘的,哭死~~~>_~~~中间在高速路的一个站上停下休息,我拉住身边的一个姐姐说了我的麻烦,让她陪我去WC。

  她同情的跟在我身後,尽量挡着我的PP,还问我带没带卫生巾@#$%^&*(换了条短裙,把染了的衣物包在黑塑料袋裡(幸亏带的齐全),然後跟着姐姐上了车。回原位,发现座位上暗红一片-_-||然後装做没事的样子,铺了个塑料袋,坐下,没敢琢磨邻座的大叔什麼感想.........

  註:以上是女友彩彩写的,只是我贴出来,算是外篇吧,也让大家知道MM的心裡想法。也免得大家说我更新的太慢,先让大家看看以上的解解渴。近日马上就要贴出第三篇:凌辱女友彩彩篇03--昏睡的彩彩,希望大家关注这个贴子,到时我将会直接回復此贴,贴在这裡。


  凌辱女友彩彩篇03-昏睡的彩彩

  2006年8月1日晚上。

  女友回家後,喝下了我给她沖的催眠奶茶,睡熟了。然後,我在网上,向网友「晃啊晃」汇报了,晚上出去的情况。到了晚上12点了,女友也睡了2个小时了,应该是到了深度睡眠的时候,我给楼上的狼友打电话,说:有机会了。他很快,就下楼了,穿着拖鞋,睡衣,提着一个小塑料带。--哎,看他猴急得。在此,称唿他为Y吧。

  女友静静地躺在床上,梦裡嘴角稍微上翘,好像在甜甜的微笑。白色的睡裙穿在她的身上,两条细长的美腿,从裙子下摆露出来,显得更迷人。因为刚洗完澡的缘故,她的身上,还散发着沐浴後的芬芳。她在深度睡眠中,完全不知道,床前有两个人,正在欣赏这迷人的风景。

  睡裙虽然是穿松的,但由於彩彩是平躺着,所以,从上方看,也是紧紧地贴在她的身上。未穿胸罩的胸部,虽然不大,但也可以透过睡裙,看到两点小凸起。

  小腹平平地,美丽的曲线,展现在我们面前。

  Y都看得流口水了……我推了推他,假装赶他走,说:看过了她的睡衣,你可以回去了。

  Y说,我哪裡捨得。就让我看看她吧。看,我还给你带了些小器具,给你惊喜呢。

  我问是什麼,他说:除非你让我来操作,要不你就看不到了。

  呵呵,本来我就没打算真的赶他走。

  经过了我的同意,Y开始轻轻地,抚摸彩彩的两条小腿。

  虽然她睡着了,但两腿还是并得紧紧地,19年的教养,已经养成了她矜持的习惯,在睡着时,潜意识也不会把腿分开。

  滑滑地小腿,白白地,结实而有有弹性。他亲了一口。

  「可别使劲啊,不要留印,不要让她明天早上发现了」,我说。

  他两个手合抱式地,对美腿,从下到上抚摸。

  到了膝盖处,再向上,裙角挡着了。

  他把裙角,用手轻轻地掀开……向上……彩彩没有穿小裤裤。--彩彩一直认为在家裡百安全的,所以,在家裡,她一般只穿睡衣,不穿小裤裤与罩罩。

  彩彩的毛毛还不多,比较稀疏,也可能是年龄小的原因吧。她今年才十九岁的,只是户口本上大了一岁,所以才能和我领证证呵,到了法定最低年龄。Y把裙角,上掀到彩彩的小腹部,然後放在了小腹处。可以看到她的稀稀的毛毛,觉得很纯洁的小女生……还有少数幾根毛毛,在调皮地往上翘着。

  然後,他的手继续摸彩彩的美腿,他的手,邪恶地,顺着腿的内测向上滑,慢慢地,到了大腿处。

  他轻轻地用手,抚着大腿,用脸,贴进大腿,感受大腿皮肤的光滑。

  彩彩的两条腿紧闭着,他这时,用手,分别搬开她的双脚向两边,分开了彩彩的双腿,一直分到很开。

  虽然不是处女了,但彩彩刚破瓜才一个月,虽然双腿分得大开,大阴唇不可避免地张开了,露出了粉红色的小阴唇,和阴蒂。但由於做得比较少的原因,她的小阴唇仍紧闭着。

  她的下身还是很紧的。这时,我想起了头一天晚上,我和彩彩做爱时,先是正常式,後来用後位式,她的下身因为比较紧,在我射精的时候,她的阴道紧紧地握着我,籀得我的阴茎很疼,尤其是输精管处,被他的下身紧紧地圈着,我的精液到了距龟头幾厘米处,因为她的太紧,精液竟然被挡在了我的阴茎处的那裡,害得我那裡可疼。幸亏我加紧抽插了幾下,才使得精液射进她的体内。不过从这裡可以看出,她的下身,的确是非常紧的。

  彩彩的下身,很乾涩。Y於是,用手轻轻地分开小阴唇,一手捏着一片小阴唇,轻轻分开。她的左边小阴唇,比右边的稍大一点,分开後,暴露出了阴道口。阴道口处也是幹幹的,刚开苞不久的小MM,怎麼能指望这麼快就变成欲女呢。

  Y说,你看我的吧,怎麼让她在梦裡变成欲女。

  然後,他从包裡,拿出了一个小震蛋,大约三厘米长,一厘米多一点宽的直径,小震蛋通过一条黑色的线连着电源,他打开电源,只见小震蛋以一种非常快的频率震动着。然後Y往小震蛋上抹了点什麼药水,然後,用中指把它轻轻地从彩彩的阴道口塞了进去,我在旁边看着,Y的中指一直塞到了底部,推不动了,才抽出来,估计是顶着最深的子宫颈口了,从阴道裡边,出来了一条黑色的线,然後Y打开小震蛋的电源。

  隐约可以听见翁翁地震动地,从彩彩的阴道裡边发出,不过,彩彩的阴道已经合上了,小阴唇又粘到了一块,紧紧地合着,像是要保护主人最私密的禁地。它不知道,已经有邪恶的震蛋放了进去。

  「十分钟内,她肯定会开始流水」,Y非常肯定地说。

  然後,Y又起身,看着彩彩,睡中的彩彩,好像不知道发生了什麼事情,均匀地唿吸声,好像在反驳Y肯定的话语。

  Y用手轻轻抚着彩彩的秀髮,刚洗过澡的秀髮,散发着少女洗髮水的香气,一阵阵沁人心脾。

  他用嘴亲彩彩的脸颊。然後,慢慢移到嘴唇。

  「停」,我说,「不要亲嘴唇」。

  Y很遗憾地,用手指轻按了按吹弹可破的嘴唇,然後,放过了亲吻。

  彩彩的香肩在裸露着,两条细肩带正在被Y向两边拨开。

  洁白地无瑕茨,香香地刚洗过澡的少女胴体。

  肩带拨开之後,Y把睡衣的胸部的衣服向下推,推到小腹。彩彩的胸部暴露出来了。

  她的胸罩好像是32A还是33B,我也弄不很準,不过,胸部比较小的样子。

  她的同学叫她「太平公主」,就是因为她的胸部不大。

  Y用手按了按乳房,一按就立刻弹了上来,很软的感觉。

  乳晕还是粉红色的,乳头并没有挺立。

  Y一口含着左乳头,吮吸着,另一手亵玩着另一个乳房。

  过了不到2分钟,当他的嘴离开左乳头时,左乳头已经不争气地挺立着。

  Y用手轻拽乳尖,然後,他把乳夹,夹住了乳头根部,以便使乳头无法缩回。

  同样,右乳头也失陷在Y的口中。

  两个乳夹夹住了彩彩的乳头,然後他推开电源,乳夹也立刻以极高的频率在震动,两个乳头也立刻颤动起来,耳边传来机器震动的嗡嗡声。

  很淫迷的感觉,我那清纯的女友,她的隐私的三点,现在竟然都被震动着。

  Y用手,正在抚摸彩彩的乳房,因为平躺着的原因,显不出来,只是略高一些,不过他的两个手,捧起来,也把乳房的肉挤成各种形状。

  过了一会儿,彩彩的下身,开始有水出来了,两片小阴唇,也慢慢地分开。

  淫水顺着阴道口流出。

  果然还没有到十分钟。

  这时,Y过来,用手扯着电源线,把小震蛋扯了出来,交给我,让我用手拿着,将小震蛋紧贴着彩彩的阴蒂。

  然後,Y的右手,食指和中指,分开湿润地阴道口,插进了彩彩的阴道。

  因为当时已经约定,不能直枪实幹地做,只能摸摸。

  Y的手指,在阴道内一会抽插,一会转动,过了一会儿,他说:你女友的阴道真短,我的手指都顶着子宫颈口了,我正在用指尖,挑拨子宫颈呢。

  两个乳头挺着,被震蛋震得一晃一晃,她的阴蒂被小震蛋震得,阴道口一片滑湿,阴道内插着Y的两根手指。

  从这样的景象,一点也看不出纯洁的MM的样子。

  这时,我突然发觉,彩彩的唿吸,也变得急促了,而不是原来均匀地样子。

  我嚇得,立刻示意Y停下。Y是迷姦老手,他说这是正常的,虽然昏睡了,但MM的感觉并没有失去,这是她的身体快达到高潮了。

  Y的指尖,更快速地在子宫口劃圈。

  突然,听见彩彩「啊」地一声,觉到她的小腹,猛地使了幾下劲,阴道也猛地夹了幾下。腿也稍微动了动,但并没有合上。然後,唿吸声又慢慢由急促变均匀。

  这是彩彩,在昏睡中,被刺激地达到了高潮了。

  Y的两根手指还在彩彩的体内,他看着我,羡慕地说,刚才你女友阴道的夹力真大,你真幸福。

  然後,他问我想不想看彩彩的阴道内部。我说好啊,我还从来没看过呢。

  他把两根手指拿了出来,两根指头湿湿的,全是彩彩的淫水,随着手指的出来,高潮液还在出来,下身从阴道口向下滴着水,粘粘地,湿湿地。他用舌头舐了舐,把手指舐乾净了。

  我把震蛋从阴蒂处移开,用两根手指,推着震蛋,进入了彩彩的体内。

  她的阴道夹得好紧,阴道裡边一片腻滑,使我轻鬆地进去。

  我的手指尖,也摸到了子宫口,子宫口还一颤一颤,我也用手指尖在子宫口劃圈,过了两分钟,她的子宫,又剧列地颤抖,觉得小腹又猛地使劲,我的两根手指,又被她的阴道狠狠地夹了幾下。说是幾下,猛列的夹,估计也就是5秒左右吧。

  然後我把手指和震蛋也拿了出来,两根手指全湿了。

  我用毛巾擦了擦,而没有象Y那样舐乾净。

  这时,我看见Y,从他的小包包裡,取出了阴道扩张器。

  我之所以知道这,是因为我以前看的文章也不少,知道这的用处,只是不知道Y从哪裡买来的。

  Y说,通过这个,可以看到她的阴道内部,可以看到子宫如何抖的。

  虽然彩彩已经经歷了两次高潮了,但是,她的阴道口又闭上了。不过,两片小阴唇却是开着。

  我接过阴道扩张器,按照Y说的方法,先横过来,使鸭嘴部分,与阴唇部分平行,然後插进了彩彩的阴道。

  插到底之後,我再旋转90度,使阴道扩张器的压板,在阴道的下方。

  然後,我按压板,使她的阴道壁张开。

  她的下身还是很紧,我使尽了手指的劲,仍然是扩到最小的一格,也就是阴道口扩到2厘米,裡边扩到3厘米。

  然後,换他来。他的劲比我大点,也可能不是他的女朋友,他不怜香惜玉,他给扩到了中间的那格,即阴道口厘米,裡边扩到5厘米。

  Y说,你女友的阴道怎麼这麼紧?阴道扩张器,是按照女性生理的特点做的,扩到最大也是没关係的,怎麼就按不动了呢。这样看得视角小些。

  然後,我的手压着按板,他的手按着我的手,我们一起使劲,好像听见啪塔一声,一下子,把阴道扩张器扩到最大,即阴道口扩到了直径5厘米,鸭嘴片的裡边扩到了直径7厘米。同时,彩彩的双腿猛地一合,也嚇了我一跳。不过,根据奶茶的配方比例,她应该能深度睡眠5个小时以上,现在才过了一个多小时。

  可能是她疼得。第一次被扩到那麼大,幸亏她已经高潮两次了,下身非常湿润。她的阴道口的黏膜,被撑开得紧紧地,好像稍微一碰就要裂开似的。

  唉,一个月前,她还是处女呢,昨天ML时,她的阴道还紧箍得我的阴道疼呢。

  想不到,MM阴道的弹性这麼大,难怪孩子也能生出来呢。

  想不到,今天竟能被撑这麼开。(事後我们有点後怕,怕她被疼醒,但当时头脑发热,全身觉得很刺激,没有想这麼多,只想扩大些)然後,Y用一个冷光式的小电筒,照着阴道内部。他先看,然後我再看。

  发现彩彩的阴道内部的折皱非常多,已经有很多被撑得很开了,子宫颈是圆的,中间有个小圆孔,子宫颈一直在颤抖,好像快高潮的样子。

  我左手打着手电,右手将震动的小震蛋贴在她的阴蒂上,果然,不到2分钟,她又高潮了。

  在她高潮时,见她的小腹很使劲,被撑开的阴道,从两边使劲地夹紧扩张器。唿吸急促,子宫颈快速前後移动,从子宫颈口的小圆孔内,射出高潮液。

  射力很强,由於扩张器大扩着阴道,有个别的,甚至都从扩张器中间的圆孔裡,直接射到阴道口外边,而不是流出。

  然後,我又让Y看这种景象。看得他非常激动,我也觉得非常刺激,尤其是与狼友观查彩彩的生理反映。

  然後,Y又拿了一根细长的按摩棒,按摩棒是中空的,他把按摩棒伸进阴道,将头直接插进彩彩的子宫颈内的圆孔裡。

  然後,他打开电源,按摩棒也震动起来。

  从子宫颈的圆孔裡流出来的高潮液,通过按摩棒的中空管道,被接到了外边,用一个碗撑着。

  然後,我上网,向网友「晃啊晃」,说正在发生的情况。

  因为彩彩的咪咪比较小,无法乳交。Y在我女友身边,抚摸她,打手枪,把精液射到了彩彩的乳房上。

  我中间,因为比较困,爬在床上,睡了一小会。Y可是捨不得睡觉,他一直摸着彩彩,搂着彩彩,亲着彩彩。

  除了不能动真格的,他与彩彩,也极尽亲密动作。

  不过我告诉过他,不能使劲,以免第二天早上彩彩醒来有所警觉。

  我大约是三点左右,睡了一小会,到凌辱四点多的时候,我醒来,发现Y还在舐彩彩的阴蒂。

  从按摩棒中空的管道裡边接的彩彩的高潮液,有半碗了。

  由於奶茶的药效,只有五个小时左右的深度睡眠时间,为了以防万一,我们收拾。

  他把彩彩的乳夹取下来,高效能的南服电池,质量就是好,还在震动着。

  然後,取下按摩棒,发现子宫颈口的小圈孔,被扩大了一些,子宫颈还在颤动着,不过已经没有高潮液喷出来了(估计喷完了)。

  然後,我们把阴道扩张器的鸭嘴部分合起来,然後抽出来。可能是时间太长的原因,她的阴道竟然合不到一块了,仍然是大张着。毕竟,扩张了有近五个小时呵。

  然後,做她全身的清洁工作,将射到她乳房上的精液,擦乾净。穿好她的睡衣。

  折腾了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才终於收拾好。

  此时,已经五点多一点了。我叫Y回去了,临走前,Y把那半碗高潮液给喝了。他说永远也忘不了彩彩的身体、和这碗淫水的味道。

  然後,我躺在彩彩旁边,用手隔着睡衣,摸彩彩的胸部,发现她的乳尖还是在挺着,摸她的下身,发现阴道口虽然没有刚才张那麼大了,但还是微张着。

  由於我很累,也很快睡着了。

  ……

  早晨,彩彩睡到八点多才醒。她说下身胀痛,问我是不是摸过她了,她知道,我经常趁她睡着後,用手指头进去,摸她。我说是的。

  她说她好像例假快来了,小腹酸痛,子宫酸痛,好像是痛经的感觉。

  我问她怎麼知道,她说以前她曾有过痛经,她说就是这样的感觉,经血从子宫颈出来,而出不来,子宫和子宫颈不舒服。我问她现在呢。她说子宫很累,子宫颈很酸,小腹裡边酸痛,阴道壁也酸痛,阴道口胀痛。她估计是例假快来了。

  然後,她起床,走路时,用手捂着小腹,慢慢走的。哎,她的下身真是累坏了。

  然後,出门。我扶她下楼时,正好碰上Y也下楼,见她捂着小腹,Y问她怎麼了。

  她说没事,肚子疼,没事的。Y立刻凑过来,说我来扶你吧。

  彩彩立刻躲开说,不用了,有我老公呢,谢谢啊。

  彩彩还是不习惯有人碰她,(我之外的人),包括牵手,更何况是扶呢。

  Y听彩彩说不用他扶,於是就从我们身边过去了,还对我和她邪邪地笑。


  後记:事後,彩彩的小腹,酸疼了有整整2天。这两天还跟我说呢:好奇怪耶,明明是子宫痛的感觉,可是痛经了,怎麼例假没有提前呢?

  以上是2006年8月1日晚,8月2日凌辱,凌辱女友的事情。

  下篇将记录8月5日,我和彩彩,和Y及Y的女友去公园遊玩的事情:凌辱女友彩彩篇04-公园走光。
丫辉 2007-2-5 09:59 PM
凌辱女友彩彩篇04-公园走光

  (不好意思,续集这麼晚才出,因为準备计算机软考,中级已经考过了,正在冲刺高级-
系统分析师。而高级要考基础,案例和论文,要求比较高,因此一直没时间完成此文章)

***********************************

  这是一次不成功的暴露。实际上是暴露了,但心情不是很成功的感觉,为什麼这麼说呢?请听我详细说。

  上篇讲到我在彩彩昏睡的时候,叫了楼上狼友Y ,Y 用手指探了她的私处,并用阴道扩张器,看了她的宫颈。但彩彩醒後,小腹疼了有两天,不过仍不知道此事。

  Y 送了我一个火腿肠型的东西(後来我知道了,是遥控的振荡器),我还没有告诉彩彩,更不可能说是Y 送的,要不彩彩说:羞死人了,才不会要呢。

  我只说是我买的了。

  在週六的时候,我和彩彩,和Y 以及Y 的女友芯一块到公园去玩。

  因为是八月份,天比较热。彩彩上身穿着粉红色T
恤,因为有点透,所以裡边的胸罩她是肯定要穿的啦。下身,穿着一个短裙。长度约38厘米,即将到膝盖,白色的,不透明,也不算很短。因为短裙与T
恤不是一套,所以白白的小肚脐偶尔露出一下。

  内裤穿得是一个小内裤,很小的,我都怀疑会穿不进去,还以为是小孩穿的呢。而实际上,发现它的弹性是很大的,彩彩说这样穿,是怕振荡器掉出来。

  在出发之前,我才告诉彩彩,让她把震盪器放进体内。她嚇了一跳,我立刻说我多爱她,并说喜欢看她这样,喜欢这样刺激的感觉。只要她放进去,如果她觉得不舒服,她可以随时拿出来的。

  彩彩还以为是象上次的火腿肠那样,而且振荡器的长度约是8厘米,直径约是2。5厘米左右,跟火腿肠差不多,同时比火腿肠还要短些的。所以她就同意了。

  因为没有润滑,我用安全套套上了振荡器,并繫了个疙塔。然後让女友分开腿,剥开她的阴唇,把振荡器塞进了她的阴道裡面。然後还用手往裡顶了顶。完全进去了。

  然後,再穿上小内裤。

  然後,我和彩彩,Y 和芯一块坐车去了公园。

  在公园裡,玩得比较开心。

  我问Y 芯的体内是放有放置东西,Y 说他尚未做通她的工作,芯不同意,因此未放。

  我告诉了Y ,彩彩的体内有Y 送我的振荡器。

  Y 也在走路的时候看着彩彩,彩彩除了不敢快步走,不敢激烈的活动外,因为她自己也非常注意着,所以Y 也看不出什麼。

  我和Y 在一块并排走路,而彩彩和芯则一块玩,笑,说。

  彩彩和芯确实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在公园裡不少玩的人,都回头看这两个小女孩的开心,像被她们的气氛也感染得开心起来。

  她们俩人一会儿玩鞦韆,一会儿玩沿独木桥。

  这时,Y 突然小声对我说,他不过去,能让彩彩尖叫。

  我不信。他说打赌吧,我说好啊。

  他说他要是成功了,晚上等彩彩睡熟了,他的JJ要进彩彩的体内。要是不成功,就让芯睡熟了,让我上他家的芯。

  我说行,我想着,既然你不过去,就算喊的声音再大,也跟彩彩和芯隔着十幾米呢。不可能把她嚇尖叫的。

  这时,只见Y 从口袋裡拿出一个长方型的东西,(後来我知道了,这是彩彩体内的振荡器的遥控器,一开开关则会转动和伸缩)。我问是什麼,他说让我开一下就知道了,因为当时我确实不知道。於是我就顺手把开关上的按钮从最低按开,并推到了最高。

  只听「啊」地一声,我猛一看,彩彩从正独木桥上摔下来。

  原来这一会我没注意,彩彩和芯正在沿独木桥,独木桥下面并没有水,只是有块长长的木头,约有十幾米,人可以从这边沿到那头的。独木桥下面离地面约有一米左右。

  我赶快跑过去,已经来不及了,彩彩已经摔在了地下。

  我跑过去抱着彩彩,彩彩不理我,泪眼婆琐。一个手捂着小腹,一个手捂着脚。

  (原来彩彩正沿着独木桥正聚精会神地走呢,突然阴道内的振荡器突然动起来,而且还旋转、伸缩,在这以前我和她都不知道这个东西会动,所以嚇了她一大跳,叫出了声,并摔了下来。)

  这时大家也围了过来,Y 和芯也赶快过来看她伤着没有。

  彩彩斜坐在地上,因为脚疼,手要捂着脚,所以腿肯定要弯一些。因为她的短裙,她的周围围了一圈人,所以站在她前面的人,肯定可以看到她的大腿,甚至小裤裤了。

  我虽然觉得刺激,但我更关心彩彩。这时,我甚至对Y 有点恼火。怪他不先告诉我那是是振荡器的遥控器,不过,这是我自己开的,哎??

  我和Y 扶着她,到了公园裡小路边最近的躺椅上。我也趁空偷偷把遥控器关掉。

  我哄了她有半个多小时,因为彩彩还以为我是故意的呢。我总不能说我也不知道,是Y 弄的吧。

  我一直赔不是,怪我没有照顾好她。Y 和芯也一直替我说好话,她才总算原谅我了。

  但是,过了近一个小时,彩彩的脚还是不能走,还是疼,她的脚已经崴了。

  为了让彩彩心情好些,芯开玩笑似的,给她锤背。

  我给彩彩按摩脚丫丫。我在彩彩对面,给她按摩的时候,不时用手挑逗一下她的大腿,并轻轻打开了遥控器。我发现她的短裙已经遮不住大腿,尤其是内裤的私处部分,很明显湿湿的。

  於是我说我按累了,由Y 按摩。彩彩刚要表示反对,Y 已经坐到彩彩面前,按摩她的脚丫。彩彩有点紧张,把两腿合了合。然後又闭上眼睛。

  我促狭地,把遥控器的按钮,电量忽大忽小,彩彩的腿猛地合了一下,然後朝我的方向瞪了一眼,并用眼神示意Y 在她面前呢,让我别闹了。

  我促狭地,把遥控器给她,让她自己控制。她接过来,调了一下,知道了怎麼回事,然後关上了。

  哎,......可惜了。

  这时,突然芯问彩彩,我刚才给她的是什麼东西。

  彩彩说不知道,然後示意我说。我赶快说,是我家玩具遥控汽车的遥控器。不知道怎麼放口袋裡了。

  芯说那我看看吧,我还没有玩过呢。

  彩彩只好把遥控器给她。

  芯旋转了试着玩,只见彩彩脸通红,鼻子上有汗出来。(兴奋地)

  玩了有五分钟,觉得没啥好玩的,就还给了彩彩。

  这时,Y 又说他也想看看,彩彩没办法,又给了Y. Y顺手调到最大,然後,低头仔细研究这个遥控器来。(他会不知道啊,这东西本来就是他给我的)

  彩彩的一条腿因为在按摩中,只能是曲着,但腿伸得更直一些。闭着眼睛,好像舒服的样子。

  我慢慢走到彩彩对面,从Y 的方向看彩彩,彩彩因为是短裙,坐着的原因,又是一条腿伸直着,另一条腿弯着给Y 按摩,因此短裙下面,裙底春光已经大洩了。

  虽然小小的内裤完全包着了私处,但私处的内裤,已经湿透了。

  同时,在阴道口处,虽然隔着内裤,但能看到内裤裡面有一个东西在一跳一跳。

  我知道,那是振荡器在高速旋转与伸缩,有一点点探出了阴道口,只是被内裤挡着。

  我的大脑一热,我知道,Y 的大脑肯定也正在热。

  时间约有不到一分钟吧,彩彩就知道她走光了。但她还不知道我们看到了这样精彩的场景。

  她就合起腿,说不用按摩了。

  奇怪,刚才很享受的样子,现在她装得好像没有什麼事似的。

  接下来的遊玩,也没有什麼意思了,因为她的脚崴了,不方便。

  中间我背起她好幾次。在我背她的时候,我把她的裙子向上方拉,拉到腰处这样在她的身後的人看她,就看到了她的小裤裤。

  有十幾个大学生一样的年轻人离我们比较近,一般是我们看哪个景色,他们就跟着我们看哪个景色。估计他们还看到了湿湿的裆部,以及裆部中间好像有东西在伸缩一样。

  下午,回家。

  总结:此次遊玩公园,跟想像的不一样,我之所以说是不成功的,主要原因在於彩彩的脚崴了好幾天才好,像这样受到身体上的伤害,是我也不希望的,所以我说此次不算非常成功。

     ***    ***    ***    ***

  过了幾天,彩彩的脚崴伤好了。

  Y 说Y 赢了,问我何时兑现诺言(同意Y 把JJ放进彩彩体内)。我说你把彩彩的脚给弄伤了,你得有补偿。Y
说没问题。不过同时因为我也因为有凌辱女友的想法,因此等到彩彩月经刚过,正是安全期的时候,我让Y 在晚上过来。不过说了不能让Y
在第二天有感觉,因此只能进去,不能抽插,且只能进去十分钟左右,时间不能太长,要不第二天彩彩会觉得身体异样。

  经过了安定+ 蒙牛麦香奶的催眠之後,彩彩在我家裡,安静地睡着了。

  已经好久没有见网友「到处晃的AVAB」了,因此也无法向他汇报凌辱女友的进展,不过有新结识的网友:胡小弟、艾俄洛丝、宝宝的小鹦鹉、火耳心等好朋友。

  这天晚上11点,Y 来了之後,说送我一瓶眼药水。我问这是什麼,他说这是催情迷姦药水,只要弄两滴到饮料裡,MM就会兴奋,想与你做爱,并且在做完之後睡着,醒来之後,对以上记忆回忆不清。

  晚上11点多,彩彩在床上睡得正熟,安静地,洁白的睡裙,像个天使。

  Y 用手把彩彩的睡裙掀起来,掀到腰部。

  洁白的大腿,不知道有人正在侵犯。

  彩彩仍是没有穿内裤,在家裡,被我调教得,她习惯於这样。但这样给了Y更大的刺激。

  Y 把内裤脱了,只穿一件背心。他的JJ已经变大了,龟头粗粗的。

  我把彩彩的双腿分开,分得大大的。彩彩的大阴唇仍是闭合着的,毕竟刚结婚不久,被我用了还不到十次。

  Y 用手,把彩彩的两片大阴唇分开,暴露了小阴唇、阴道口。

  彩彩的阴道口乾干的。

  Y 用嘴亲了亲她,并用口水弄湿她的阴道口。

  然後,Y 把自己的包皮翻起来,在自己龟头处,戴了一个圈(是羊眼圈),细细的毛毛扩张着。

  圣洁的身体的主人,彩彩正在躺着,做着美梦,静静地唿吸,似乎不知道自己真的要被侵犯了。

  Y 的阴茎大大的、长长的,龟头直径约4- 5厘米左右,比阴茎反而要粗上一些(他的阴茎可能是4厘米左右吧)。

  他将龟头朝彩彩的私处的凹处刺去,陷进去了,小阴唇也被分开了。但仍是没有进去。可能是龟头比较大,同时阴道还是比较乾涩,Y 也觉得有点疼了吧。

  Y 吐了口唾液,朝自己的手心裡,然後用手心朝龟头一抹,整个龟头湿湿的了。

  然後他俯下身,两手撑着床,臀部向前,準备龟头刺入阴唇。

  我在旁边,用双手分开彩彩的两片阴唇,用阴道口对準Y 的龟头,帮助他进去。

  因为龟头有唾液,很湿润,所以龟头慢慢陷进了彩彩的阴道裡。

  因为已经进去了,然後,我的手鬆开,不再帮他找準位置了。

  然後,Y 的臀部仍然前移,阴茎一截一截进入彩彩体内。直到阴茎的根部,碰到了彩彩的阴唇,两个蛋蛋在阴茎前面晃着。

  然後,就一直这样,Y 果然尊守约定,没有抽插。

  Y 对我说:他的龟头碰到了彩彩的子宫颈,正在与子宫颈耳并丝摩呢。

  十分钟後,Y 按照约定把JJ从彩彩的体内拿了出来。

  我却发现液体很多,有彩彩体内流出。

  Y 说他在彩彩的体内射精了。他说彩彩的子宫颈像个球体一样,摩擦着Y 的龟头,很受用的感觉,因此没有抽插就射到子宫颈上了。

  幸亏是安全期。我是不是有点亏了。

  做好善後工作後,Y 回去了,我也抱着彩彩睡到天明。

  第二天早晨,彩彩仍觉得身体被动过一样,仍问我是不是上过他。我只能说是啊。

  奇怪,没有抽插,只是进去了,在体内呆了十来分钟,她都能感觉出来,佩服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