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 色情 成人 小说

2009年1月10日星期六

好樂迪慶生會之夜

或許會有人常問:「在你做愛的地點中,哪一個地方最為勁爆的?」

我的回答是:「其中一個是好樂迪的包廂。」

是發生在我兩年前的生日當天,2006年的10月19日,和一群朋友去唱歌慶生所發生的。
追根究底,其實都是酒所惹的禍吧!

10月12日星期天,一早被鬧鐘吵醒,回神後趕緊去梳洗一番。

因為今天政龍將陪我提早過生日,下午他就得返回部隊去了。

屬於我們倆人的這一天將從陪我晨跑開始,我有晨跑的習慣是前陣子開始的。

表面上雖是想多運動,其實真正的目的是要多培養體力,好應付政龍的…。

政龍陪著從家中開始出發,跑到附近的國中操作稍做休息後再跑回程。

回程的路上我們到一家每天必去的早餐店去吃早餐。

老闆娘:「咦?今天那麼早啊!還有人陪唷,男朋友嗎?」

我微笑的回道:「是啊!麻煩給我來兩份炒麵和紫菜湯,謝謝。」

接著我們便開始吃著早餐,一邊計畫今天到下午五點的行程。

政龍:「等等想先去哪逛?不是說要買東西嗎?」

我想了想,說道:「現在還太早了…店都沒有開,等等回家先沖個澡,然後先『休息』一下!」

我刻意的強調休息二字,政龍也馬上知道了我的意思了。

滿臉疑慮的說:「妳這樣不會太累嗎?」

我微微笑著道:「不會不會!不然你想想嘛!晚點逛街、中午吃飯、下午再晃一下,根本沒時間囉!」

政龍一聽,開始考慮思索著,露出了『這麼說好像也有道理』的表情。

我見狀再接著說道:「而且…下午你就要回營區了耶,下星期不是沒放假嗎?這樣就兩個星期耶!」
政龍一聽到這句話,臉上露出了不好意思的苦笑。

相信也有很多當過兵且有女朋友的男孩子都會有相同的想法吧!

就是當自己放假後,一定會找女朋友好好洩慾一番!而返營前似乎也喜歡來個離別的溫存…

為什麼我會知道呢?因為從政龍入伍至今,我也深受這個不知算不算自然的反應所害。

每當政龍留守後放假的當晚,我一定很累…

政龍似乎覺得事情都被我說中了,不好意思的說:「好吧!那我們等等就先回家。」

『我可是為了你好唷!』我的心裡這麼想著,但其實是自己也想要…

於是在吃完早餐後,慢慢走回家裡洗去一身的汗水後,準備辦事!

我們還是依然習慣從接吻開始,我坐在床邊,而政龍坐在我的旁邊,開始摟著我吻了起來。
我立即的將舌頭攻往政龍的嘴裡,而政龍察覺後,開始動口吸吮著我的舌頭,我以舌頭在他的嘴裡和他的舌頭交纏著,
舔著他的上顎、牙齦、舌根。

此時胸口開始一陣酥癢,我的呼吸開始加快。政龍見狀,將原本摟在我腰間的手伸入衣內往上移動,開始輕撫我的胸部。

政龍忽然嚇了一跳說道:「你沒穿胸罩喔?」

我一臉理所當然的說:「明知要辦事了,幹嘛還要穿啊?還不是得脫掉…」

政龍一聽,失望的說道:「可是…我喜歡脫掉你胸罩的感覺…」

「你這個色魔…」我一聽,皺了皺眉頭說道。

忽然政龍開始發出邪惡的笑聲:「嘿嘿嘿…我是色魔…小姐,妳現在在我手中,跑不掉了!」接著便開始搔我癢。

我一時禁不起搔癢的在床上躺下來扭動身體掙扎,「哈哈…不要這樣啦!好癢喔!」我開始向政龍求饒了。

政龍也跟著我躺到床上,再繼續吻著我,並以手指開始逗弄我的乳頭。

一會兒,政龍脫去了我的上衣,再以手掌在我的腹部來回輕撫畫圓。

腹部也是我的敏感帶之一,在一陣酥癢下使我的腹部不停的收縮,呼吸再度加快。

政龍正吻著我的耳垂,接著在我耳邊輕說:「這樣舒服嗎?想不想更舒服呢?」

我以嬌柔無力的聲音回答著政龍:「想…」

接著政龍緩緩的往下親吻,經過了頸部來到了胸部,開始吸吮我的乳頭,並以牙輕咬、以舌輕挑的方式再加以刺激。

每次這樣的刺激下,不禁都讓我發出輕柔的呻吟聲,而另一邊的胸部也正遭政龍以手加以揉捏。

如此已經讓我身體開始扭動,下體也開始滲出了些許的體液。

過了一會,政龍將手伸進了我的褲子內,發現了我連內褲也沒有穿,便將手指直接插入了我的陰道內開始抖動著手臂。

突發的刺激,讓我不自覺的緊捉住政龍的手臂,雙腿想要合攏,卻也因為政龍的刺激而顯得無力。

我開始發出了激烈的呻吟,隨著時間的經過,政龍漸漸的增加力道並加快速度。

在這樣的刺激下,我有了第一次高潮。

一會兒,政龍忍不住的將陰莖抵向我的陰道口,奮力往前一挺!

瞬間我感覺一陣電流流竄全身,雙手同時的緊握床單,頭向後仰、身體微拱。

我發出一聲輕吟,政龍在插入後並沒有馬上的抽動,開始再以舌頭與我交纏著

「好棒…今天感覺…不太一樣…」我輕聲溫柔的說著

「當然…希望每次都能讓妳有新感覺!」政龍如此的說著…
我聽了會心一笑,將頭抬起吻了政龍一下…

此時政龍開始緩緩擺動起他的腰部,才過一下子,政龍便坐起將我身體側翻,讓我雙腿都在他的右邊。

又過一會,他將身體側躺在我身後將我抱住,再開始撐起我的身體,我隨著他的動作緩緩的起身。

接著我便發現,體位竟已經換成背後的狗爬式?此時政龍示意要我將雙手往後舉起。

接著他將我的雙手抓住,在自己將腰前挺時順勢將我雙手往後拉以帶動我的身體往後靠。

如此強烈的撞擊,讓我每擊都發出了呻吟聲,「嗯…啊…啊…這感覺好棒…」之類的話語不禁的從我口中出現。

接著政龍將我雙手放開讓我將上半身撐著,他雙手扶住我的腰後開始猛列抽動…

忽然出現了如此巨大的刺激讓我一時間無法招架而開始求饒。

「啊…不要這樣…慢點…」可是政龍似乎不願意停下來…

就在這個時候我聽見了手機響了,便趁機要求政龍停止動作好讓自己逃離這猛列的攻擊。

「喂?你好。」很固定的開場白!

「冰嗎?我啦…小魚!」電話一頭傳來高中同學小魚的聲音。

「啊!小魚啊?好久不見呢!怎麼會想到打電話跟我聊天啊!?」

「下星期日不是你生日嗎?我們打算要幫妳慶生,一定要到場啊!」

「真的嗎?好啊!要去…啊…!」此時我的陰道忽然傳來一陣刺激…原來是政龍冷不防的忽然猛攻了一下。

「怎麼了?」小魚問道。「不…沒事…沒事…」此時政龍又猛攻了一次,這次我強忍了下來…

我摀住嘴,先習慣了政龍這陣的猛攻,接著帶著喘息開始繼續和小魚講電話。

「我們…要去哪慶祝啊?」我強忍住呻吟,嬌弱的說完這句話。

「大家想去唱歌耶!你覺得呢?……怎麼了?好像不太舒服,聲音怪怪的喔!」
小魚發現了我的不對,開始追問了起來。

「不…沒事…」我依然強忍著回完這個問題。

「是嗎…?」小魚開始疑惑了起來,為安全起見我決定先掛了電話。

「小…小魚,我晚點再打給你好嗎?我現在…有事…」說完便準備將手機合起…

結果就在那一瞬間,政龍使力的猛撞,我不禁的大叫了一聲,而此時才剛好將手機給合上。

「要死了喔!這時候還猛欺負我…」我深怕小魚發現正在辦事,而羞得怒了。

此時的政龍並不說一句話,反而以更強烈的動作對我展開猛攻…

如此之下,讓我腦中的怒思瞬間被快感沖散…使我依舊繼續沉醉在歡愉之中…

我開始忘我的呻吟,政龍的技巧越來越好了…加上可能因為當兵,體力越來越好…

「龍…我快了…受不了了…好…好棒…」聽我這麼一說,政龍也準備做最後的衝刺。

政龍讓我平躺在床上後,將我雙腿舉高合起抱住,然後開始抽動…

沒有多久,我再次的到達高潮,身體開始微微抽搐著…

陰道也同時收縮了起來,此時政龍再次猛抽了十數下後,最後奮力一挺,便射了出來…

我緊緊的抱住政龍…兩人此時安靜的偎在一起喘息著…結束了今天的大事…

「老婆…小峰他們也說要幫你慶祝說…」政龍說著。論

「嗯…好哇…那就和我同學一起來吧!我再跟他們說時間地點。」我輕聲的回著。

「嗯…好。」政龍親了親我的臉頰後回道。

晚上我便打電話給小魚,詳談了慶生會的地點,決定先一起吃個飯後再到好樂迪唱唱歌。

同晚也打電話給我男朋友的朋友小峰,告知他時間和集合地點,並請他轉告其他人。

接著便打電話給政龍道晚安,順便說說慶生會當天的行程與人數。
政龍也很高興有那麼多朋友可以幫我慶生,也先預祝我生日快樂。

慶生會當晚,我們在餐廳門口集合,不包括我共三女五男。
其中小魚、佩旻、阿志、阿德、小政是我同學。
而小峰、小賴是我男朋友的死黨,佩雯則是小峰的女朋友。

人數到齊進了餐廳當然二話不說大家就開動了,同學們許久不見一定是開始閒話家常。

小峰他們則關心著政龍的近況,搞不好是得了未入伍恐懼症,都在問政龍在軍中過的如何。


此時小魚偷偷的靠到我身旁咬耳朵…
「冰…我問妳…你們那天是不是在…那個那個?」小魚忽然的爆出這個問題。

「啊!?這…」事到如今,我也只能乖乖的點點頭了!

「哇!那時候妳家那口子還敢動喔!?」小魚一臉驚訝的問。

「他…故意的啦…,妳怎麼會知道的啊?」我疑惑的問。

「聽妳掛電話前的那個叫聲啊…」小魚偷笑著說。

「哇咧!真的被妳聽到了喔!」此時真想找個洞鑽進去呢!

「妳一定很性福吧!聽妳那聲音就知道…」小魚不饒人的追問。

「呵…還好啦!」我尷尬苦笑的回著。
「哈!別假了!一定很棒吧!」小魚調皮的問著。
「借妳用用看不就知道了?」我也調皮的回著。

此時我們倆不約而同的大笑了出來…

餐後所有人依照原定計畫來到好樂迪,進了包廂後大家便搶起了歌本開始點歌。

小魚先幫我點了生日快樂歌大家一起唱了之後,小峰則點了快樂鳥日子來帶熱氣氛。

中間我拿起了麥克風說道「如果我真的活了兩千三百多歲啊,我家政龍早就不要我囉!」

此時大家笑成了一團,小魚便調皮的站起來舉手大叫「妳家政龍不要,我要!」
一聽大家又開始大笑了起來。

小峰說這種場合應該少不了酒,拿了準備好的酒後,開始發揮所長的調了起來!

就這樣一杯杯鮮艷的雞尾酒就出現在桌上給大家品嚐。
我雖然不是很喜歡喝酒,但朋友的手藝總該捧捧場吧!
可是大家仗著我今天壽星,邊唱哥邊拼命敬酒,我很快的就招架不住了。

我開始覺得失去平衡感,頭重手重的整個人坐在正中間的沙發上,開始起了睡意。

不知過了多久,隱約的感覺到有人正輕撫著我的左大腿,但卻又不以為意的繼續睡著。

此時不時的感覺好像有人在跟我說話,但又好似沒有,整個人昏沉沉的。

接著我漸漸的被來自我陰部的刺激給弄醒,迷糊的睜開眼睛看看是怎麼回事。

我我才發現我竟然是已經裸著下半身雙腿開開的靠在桌上了…而有個男人正貪婪的吮食著我的下體…

此時我意識越來越清晰,快感越來越強烈…我開始不禁的呻吟,低頭想看清楚這男人是誰。

仔細一看我才發現是小賴,「小賴…你在做什麼……不能這樣…」我發著軟弱無力的聲音問道。

小賴並沒有理會我,依然忘我的吸舔著我的下體…

我轉轉頭看看身邊,發現佩雯正坐在小峰的大腿上,而小峰則以右手伸進了她的褲子裡,左手伸進衣服裡撫摸著她的身體…

小魚則睡在另一邊,其他人都不見了,螢幕上的歌曲還是繼續播放著…只是沒有人去唱…

我想呼叫小魚,可是音樂聲蓋過了我的聲音,小賴以雙手扶在我大腿上將我的腿撐開。
我想反抗,卻又無力去反抗這一切…只能任小賴侵犯著我…

「小賴…別這樣…放開我好嗎…」我試圖將雙腿合起…但小賴都立即以更大的力道將我腿擋回去…

「啊…小賴…不要這樣子…你不能這樣…」我與帶呻吟的繼續想讓小賴停下他這瘋狂的行為

我開始想向小峰求救,可是小峰正與佩雯做的火熱,根本沒有看向我這邊…

我使力的以雙手撐起身體,再試圖的逃離,此時小賴忽然起身靠近我,對著我說:

「是妳自己發浪解開褲子的鈕扣和拉鏈的,也是你要我脫掉妳的褲子的…剛剛還自己把腿張開呢…」

此時我聽小賴這麼一說,根本都毫無頭緒…接著他又說:「妳這個騷女人…我想上妳很久了,今天妳自己送上門,
你說我怎麼可能放過妳?」

說完便將身體整個壓在我身上,開始強吻我…

我一時不防,馬上就讓他將舌頭伸進了我的嘴內開始舔著我的舌根…嘴內還不時的嘗到一股淡淡的鹹味…
『這…是我的水嗎…?』心裡問著自己。

接著小賴將手伸進了我的衣服,將我的上衣整個翻開,拉下了我的胸罩後便開始揉著我的胸部…
在這連續的攻勢下,酥麻感一波接一波,我竟已經忘了要反抗了?

『不…不行…我不能這樣子…』腦海中我不斷的告訴自己,但卻又漸漸被身體的快感給吞噬掉…

不久…我已經完全的放棄了掙扎…任小賴享用著我的胴體…
而我則順著到達大腦的電流…不斷的發聲輕吟著…

小賴坐到我的右邊,指示著我將雙腿完全打開,我當時不知為何的照做了…

右腿放在他的大腿上…他不斷的以右手在大腿內側來回的摸著,左手則繞過我纖細的腰以手指插在我陰道內…
我將頭轉過去和他相吻著…舌頭不斷的相互纏繞著…

不久隱約的聽到一個女孩子的呻吟聲…,我順著聲音望去…驚見了小峰與佩雯的春宮大戲…

這一幕著實的為我帶來莫大的刺激,小賴見狀問道:「怎麼了?看他們這樣…想要了嗎??」

我忍著不回答…誰知小賴見我不回,便將手指抽離了陰道,以中指腹開始揉起了我的陰蒂…

最後我終於還是忍不住了…說道「我要…小賴…我要…」

此時小賴得勢,趁機問道:「妳想要什麼?妳該怎麼做呢?」

此時的我已經沖昏了頭,再淫穢的話也說的出口「我想要小賴的肉棒…」

說著便伸出右手解開小賴的褲扣並拉下拉鍊,伸手進去將他那早已硬得不像話的陰莖掏出來…

「求我看看…」小賴又說道。此時的我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
「小賴…求求你…我要…插我…」右手依然緊握著他的陰莖說著。

小賴一聽便起身站到我的面前,脫下褲子後靠上身體,將陰莖對準了我的陰道後說:
「妳這女人真的很騷…看我怎麼幹死你…」說完便挺腰,將整個陰莖沒入了我的體內,頓時快感
從陰道直衝到我頭頂…

小賴一開始沒有猛烈的抽動,雙手抓著我的胸部,緩緩的來回擺動著他的腰,一波波的快感,
讓我的下腹部好熱、好舒服…

「真不錯,比我馬子還要緊的多…,要不要我用力幹妳啊?」小賴說道
此時只想得到最大快樂的我,點了點頭示意。

沒想到小賴卻不因此滿足說:「要就說出來啊!」

「我…我要你用力……幹我…」我不管了!現在的我只想享受…

「媽的!騷貨!」才一說完,小賴便開始加快腰的擺動速度…

才不知經過幾首歌的時間,我跟他交合處的水聲和拍擊聲就越來越大,我知道我要高潮了,速度比我任何一次性愛
都還要來的快。

「幹死妳這騷貨!我有沒比妳男朋友厲害、有沒比小龍的大啊?」

小賴氣喘呼呼的在我耳邊問,我知道他也快接近極限了,此時這些淫言浪語在我耳中不但不刺耳,反而是種催情劑…

我摟著小賴的脖子,半誠實半挑逗地回答:「有…唔唔……你比他還厲害…啊…好爽……」

「媽的!幹死妳這賤貨!」話說完小賴下身抽插的奇快無比,我胸前的乳房就像兩顆布丁一樣,被他幹的不停顫抖…

沒多久,小賴哼的一聲低吼,射精了…我也同時被他頂上了高峰。

此時因為小賴並沒有吻著我,我也順著感覺不斷的淫叫著…

就在一首歌結束後安靜下來的那幾秒鐘,小峰聽見了我的聲音轉頭查看。

發現我上衣被撩起,褲子被丟一旁,內褲則還掛在腳踝上…幾乎全裸著身體。

而小賴光著下半身並緊貼在我的腰下,正在做射精的最後幾下抖動,而我雙手雙腳緊緊地纏著他,感覺自己就像是
不願放棄那最後幾下的愉悅,而女性的本能也使我小穴貪婪地吸吮著他的肉棒,就像是他的一滴精液…我都不願意放過。

小峰看到傻了眼,馬上起身穿好褲子後靠上來將小賴強行拉走…

便開始對小賴一陣大罵,「你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嗎?你這樣怎麼叫我跟阿龍交待!」

說著便要佩雯叫醒小魚後,先帶著我回家…

我在佩雯和小魚的陪同下,搭著計程車回家,路上一直想著自己剛才的行為…
為自己感到羞恥,對政龍感到羞愧…當場便哭了出來…

我不知道該怎麼辦…該怎麼面對男朋友…而佩雯和小魚則不斷的在一旁安慰我…

我在到了家後,洗了個澡…並在浴室的浴缸內大哭了一場…

而這件事情,我還是不敢跟政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