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 色情 成人 小说

2012年1月23日星期一

妻子結婚之前淫蕩的性經歷


作者:不詳


                (1)

  和妻子結婚九年多了,她是我的第四個女友,她的性經歷我也是搞了一年多
才真正掌握了脈絡。有的網友可能不信會有這麼淫蕩的女人,但這是真實的。

  妻子很豐滿,後來她說由於她的乳房太大,所以在學校的時候大家給她起個
外號叫「奶媽」。記得是1992年,那時候我們公司在一個大的商場做促銷活
動,我看見一個很豐滿的女孩子,個子能有160,樣子很可愛,白白的,後來
我買水的時候又遇到了她,這樣我們就聊了幾句,知道她是北師大的,在打工,
只是出來玩玩,我緊緊盯著她的胸脯約她晚上一起出去,她很直爽的答應了。晚
上我們吃完飯,一起在大街上漫步,她讓我背著她,那個時候我們玩得很開心。

  到了晚上去賓館,我問她我是否可以留下來,她沒有反對,很自然的我們在
一個床上了,但是都沒脫衣服。一開始我們聊著其它的東西,後來她讓我抱著,
我也開始撫摸她,見她沒有反對,很享受的樣子,我就撫摸她的乳房,她開始呻
吟了,看得出來她好久沒做過了。

  我們彼此撫摸了好久,我的雞巴硬得實在不行了,我就偷偷的把褲子褪了下
來,但她還是發現了。可是讓我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她看到我的雞巴以後,就
像一個餓了很久的人看到食物一樣,主動地握著我的雞巴,只是說了一句「好大
的傢伙啊!」就開始給我使勁吮吸起來。她的技術非常好,讓我非常享受,看著
一個豐滿的白白的女孩子給你吸雞巴,我想每個男人都覺得很幸福的,也是讓人
很興奮的。

  大概給我舔了快有半個小時了,她很驚訝我能挺這麼長時間,我也很驚訝她
居然可以給我舔這麼久,因為以前我女朋友給我舔一會就說:「嘴痠得不行了,
你的太粗,讓我歇一會吧!」這樣每次我都感覺很失望。

  我沒想到她像是很喜歡為男人舔一樣,感覺出來她很喜歡含著男人的雞巴,
否則她不會這麼主動地舔那麼久的,因為在我看她給我吸雞巴的時候她還以為我
要射了,居然說了一句:「不要那麼快出來嘛,我還想多舔一會!」後來她說很
喜歡我這樣類型的雞巴,看得出來她和很多男人做過。

  到後來能又過了有二十分鐘,我開始有非常強烈的快感了,我喘著粗氣說:
「我快射了!」我的意思本來是想告訴她我要射了,讓她把雞巴吐出來,可是令
我更加驚訝的是,她居然沒有吐出來,相反加劇了速度,讓我實在受不了了,射
了出來,射在她的嘴裡。

  那是我第二次射在一個女孩子的口裡,她沒吐出我的精液,而是喝掉了,這
讓我非常的興奮,有點驚訝。以前和別的女人也有過口交射到嘴裡,但她們從未
喝掉過。

  後來我們開始做愛,斷斷續續地操了半夜,我確實把她操爽了,射精結束,
好像是射在裡面了。事後她趴在我身上聊了一會天,還吻了一下我的雞巴。

  她在睡到半夜時,又開始為我純粹地口交,所謂純粹,就是從頭到尾都使用
口腔,包括把精液射到她嘴裡,她一口口咽下去。後來我們互相留了電話,第二
天她打電話對我說從來沒有被操得這麼厲害,上課時腿都軟了,屄都腫了,一直
流水……

  這段時間,她曾有個情人在一起相處了半年。我撞見過她和那個男人在她宿
舍搞,他已經把她的上衣都翻到頭上了,乳罩解開了,下面的便褲也脫到屁股下
面……我打電話給她要分手,她沒說什麼。後來晚上她打車到我的家,還在我這
裡睡。

  到半夜我們說起以前的很多事情,她哭著對我說不想離開我,她說她以後再
不這樣了,我同意了,結果就沒有分成。一直到大學畢業,她去了北京語言學院
教留學生漢語,又過了很長時間。

  有一天,我約好晚上去她在語言學院的宿舍,大約是7點鐘我們吃完飯,她
就去大學夜校打工教英語,我只好在她的宿舍等。那時她的宿舍連電視也沒有,
更談不上電腦了,所以打發時間只能靠看書。我有意無意地看了她的日記,那裡
面她記的事看得我血脈賁張,難以想像她怎麼會這樣!

  她回家後,我就掏出雞巴操她,結果沒操多長時間,不知道怎麼回事來得特
別快,沒幾下就射了。這樣她不幹了:「今天怎麼這麼快啊?」我說:「我也不
知道。你還想要嗎?」

  她看我有點不對勁,我說:「我們差不多有一個年了,我怎麼還不知道你記
日記呀?」她「呀」了一聲,什麼也不說,哭著把她手裡的東西都砸了,還給了
我一個嘴巴。

  我用眼睛偷偷的看了看,心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我問她怎麼了,她就
慢慢地擁抱著我,跪了下來,哭著說她沒真打算認真和我在一起……

  我問:「怎麼了?原來你還和這麼多的男人發生過關係。」最開始她說以前
跟五個男人上過床,後來變成七、八個,再後來坦白了,共有十五個左右,因為
有些一夜情都無法確認了。就是她和我在一起的一年中,她還偷偷和兩個男人每
個人發生過五次以上的關係。之所以說是偷偷,因為她信誓旦旦說當時只和我在
上床!

  十五個左右男人的情況大約是這樣的:大一,大學裡男友破了她的身,讓她
體會到性交的樂趣。當年寒假,她回老家,和一個據說是初戀男友發生了關係,
這個男人雖然持久性不好,但恢復快,每次可以做好幾次。回到學校,和一個結
了婚的英語老師發生了關係,這個性能力不錯,讓她到現在還懷念(也維持到了
畢業)。

  在暑假打工,她也曾跟很多亂糟糟的男人上過床,最少都是兩夜以上。一直
到畢業前,還和校園中不少學生發生過一夜情(同班的有兩個)。畢業後來到北
京語言學院,半年間和兩個男人陸續上床,一個是同辦公室的,雞巴粗壯,但技
巧一般,老婆在外地,他們經常在他家裡做愛。另一個技巧很好,是來自澳洲的
留學生,黃頭髮的老外。那時候校園中不少人都知道這事,他的雞巴很大很白,
能有20㎝長,是她上過的男人中雞巴最大的一個,她說幸好他不是第一個操她
屄的,不然她一定受不了。

  那老外長得很結實,雞巴毛也是黃的,他喜歡親她的屄,然後還舔她屁眼,
舔得很棒,把她搞得跪下來求他操。她常聚在他寢室操屄,難捨難分。剛認識那
個老外的時候她對口交了解不是很多,那澳洲留學生一點點的開導,後來他想操
她的屁眼,她不同意。老外不喜歡戴套,總能在射精前拔出雞巴。

  我問:「最後射哪了?」她說那留學生問射到她嘴裡行嗎?她說她也不明白
是不是老外都這樣,就同意了,最後那澳洲留學生把精射她嘴裡了。我問:「吃
了嗎?」她說吃了。

  我又問她:「那同辦公室的呢?」她說感覺不一樣,那男人溫柔得很,好像
她主動一樣。那個老外挺會弄她的,很會來花樣,可能經常搞女人,很有經驗。
我倆結婚後她還經常對我說:「要是你的雞巴像那個老外一樣就好啦!」當時我
上去就是一個嘴巴子,打得她哭了……如果把我算上的話,不到兩年間已和六個
男人上過床。

  之所以說她喜歡尋找刺激,不光表現在數量上,她有次和同班的兩個同學一
起操過。大三時,當時的男友喊去操屄,因為剛好是暑假,學校很安靜,那次發
生的刺激事情好多,比如她在一幢教學樓後面給男友舔雞巴,在小教室的最後一
排給他舔,還在教室裡做了一次。

  暑假時寢室只剩下男友和同班的另一個同學,後來男友半夜裡和她幹,把聲
音搞大了,同一寢室睡上舖的另一個室友應該給吵醒,到廁所小便去了,估計憋
了好長時間,男友就告訴她:「他在邊上肯定聽到了,激動得不行,打手槍了,
要不你給他幹一次?」她先是生氣,男友一再請求,她就答應了,她可以讓兩個
男人一起上,只要不把她弄出事就可以。最後她很放得開,畢竟兩個人以前都先
後幹過她,倒是另一個同學還不好意思。

  我問:「是3P呀?」她說是兩人先後幹她,而不是像A片的3P那樣同時
幹--即一個操完換另一個上,不是同時既為一個口交,又被另一個插。

  有個細節:為了追求刺激,男友點了蠟燭(學校11點熄了燈),第二個操
的時候,因為男友先前把精液射到屄裡了,太滑不夠爽,她就叫第二個把雞巴拿
出來,兩人都好好擦拭了一下才接著操。男友穿起短褲蹲在舖前,托著蠟燭看另
一個同學在他眼前操自己的女友,後來她說她一直很懷念那暗淡的燭光和那間彌
漫著精液腥味和汗液氣味的學校寢室。

  另一次,她剛在朋友聚會的酒桌上認識了一個很漂亮男孩子,就去挑逗他,
把手從桌下伸進男孩的褲襠裡摸他的雞巴,用手往後褪翻著包皮擼露出雞巴頭,
並揉捏著他的雞巴蛋,後來乾脆推那個男孩子去了男衛生間,在衛生間裡給他口
交到射精。

  「他的精液好吃嗎?」我問,她說年輕男孩子的味道就不一樣,那個男孩的
精液真濃,看得出來好久沒搞女的了,有點澀嘴。還有就是,因為男人多,難免
操的時間就比較接近,比如有一次,她剛和一個男人搞完一夜情後,屄裡還殘留
著早晨六點他射進去的精液,八點就被當時的男友喊去操屄了,男友問她為什麼
屄裡這麼濕?她說是太想了……

  她說,有的時候嘴裡還殘留著我的精液,就和別的男人接吻。我最佩服她的
是:和同辦公室的男人發生了性關係後,上班時還能泰然自若。

  1997年我和她結婚前還有過三次3P的經歷,不過都是同一個人,是她
北京師範大學的一個英語老師,在大二就和那個人發生了關係,聽得出她很喜歡
他。後來她說想在我們結婚之前讓她和那個人再操一次,還有就是她不想背著我
和別人亂搞,我不會因此看不起她吧……

  我聽著,有一種戴綠帽子的感覺從頭傳到腳,說不出是什麼滋味,雖有點憤
恨,但已全轉為性的亢奮,我的雞巴這次好像比平時大了許多,因為從未如此興
奮過,我就同意了,居然還說了一句:「記得戴套!」

  分析妻子的淫蕩,跟她的性格有關係:一是比較任性(想做就做),二是比
較好強(挑戰自己的魅力,看能不能勾引男人)--年輕人的通病,還有一些好
奇的因素(男人的雞巴各有不同嘛),當然關鍵是對肉慾的絕對享受(所以技術
好嘛)。結婚之前她如果看見一個男人,感覺還行,而且還有機會上床,那就堅
決上床。妻子當時有句經典的話:「當陌生雞巴插進屄裡的一瞬間,那種心理的
『爽』無法言表!」

  說了這麼多,其實想跟大家說的是:肉慾這個東西真的很難控制,但不要太
多太濫才好!

  另外,肯定有人說:你肯定有點變態。我想,也許吧!現在有的時候和妻子
操屄的時候,她講講這些,真的很刺激,絕對能提高操屄興緻。

  我之所以一定要了解這十多個人是怎麼回事,有兩個心理狀態:一是好奇,
並能助興;二是有助於分析妻子的性格特點,以便更好地把握她。

  最後一句話:我們現在感情真的不錯,畢竟過去的已經過去(還能助興),
人總是要面對未來的--只要妻子全心全意對我。


                (2)

  妻子那句「當陌生雞巴插進屄裡的一瞬間,那種心理的『爽』無法言表!」
的話很深的扎在我心裡,我知道她後來沒再跟那英語老師幹過了。

  我問:「你不是說你們不是沒感覺了嗎?」她說:「在沒認識你以前,我們
斷斷續續地操了二年多,後來他和妻子散了,那時候他追過我,我沒同意。認識
你以後確實不想他了,你別生我氣。」

  我聽完後雞巴硬到受不了,我知道妻這次說的是真事,聽得出她當時很喜歡
他,我心裡又酸溜溜的了。我想著她老師插她的情景,十分興奮,那晚我們幹了
兩次。

  可不知為什麼,每次操時都想讓她老師操她,可射精後又心裡酸溜溜地不敢
想這事,一次又一次都重複著這個心理,可試了好幾次,不想這個事操時就沒興
趣,於是,我下決心結婚前讓妻子與他操一次。我和妻子說了這個想法,她卻不
同意了,總是說操屄時說說就可以,若來真的就不行。

  見妻子不願和他操,我心裡不知怎麼興趣就沒了,每次操時都很快就完事,
老是氣得她不行,「警告」我說,如果再這麼快就不讓我操了,於是,就又回到
讓他操這個話題。

  妻見我三番五次地說,就認真地問我:「你是真想讓他操我?」我回答她:
「是!」她說:「你別在咱們操的時候同意,操完了又後悔!」我說保准不會。

  她見我是認真的了,笑著說:「他那個傢伙挺粗的……」她後來說了什麼,
我不大能聽得進去了,腦子裡總是出現她那句「你是真想讓他操我嗎?」的刺耳
說話,讓我無地羞容,但是心裡最深處卻又冒出一點異樣的快感,交替著刺激,
我居然還說了一句:「記得戴套!」

  不記得是三月哪一天了,那天過了8點,我吃過飯妻子都沒有回來,當時心
裡閃了一下英語老師的事,我打她的手機,沒想到手機也關了,我只好在家看電
視等她。差不多10點的時候她回來了,一進門,妻子便緊緊地抱住我不鬆手,
也不動,我急忙把她扶到沙發上,她說:「我沒事。」便很激動地親起我來。

  她的手摸到我底下握著雞巴套弄,不一會我的雞巴就硬了,我們摟著到了床
上,我脫了衣服,手開始伸進她的褲子中,她「呀」的叫了一聲,下身強力扭擺
了一下,我很快就發現她裡面沒有內褲!我就問她:「內褲呢?」她臉紅紅的沒
說話,直搖頭,往她身上拉我,於是我露出已直挺挺的雞巴就上去了。

  妻子在床沿上躺著,我習慣性地用手一摸妻子的屄,滑溜溜的!這時看看她
今天興奮的表情,我心裡一陣酸溜溜的感覺。我想到了什麼,問妻子:「你跟他
幹了?」她沒說話,只是摟抱著我,臉通紅通紅的。

  原來,下午那個英語老師約她回北師大玩,她可能預感到將會發生什麼,但
還是去了。等到那個英語老師下課的時候一起去外面吃飯,然後在學校漫步,聊
了幾句往事,妻子講述了她要結婚的事。

  8點鐘她和英語老師回辦公室,門關了後,他先摸了一下她的手,見她沒反
對,就抱住了她,她說她當時很激動,渾身都麻了。那英語老師接著摸她的奶,
跟著又摸她的屄,最後就把她弄到辦公桌子上操了。

  妻子敘述完後,我和她都沒有說話,我只是摟著她,她偎在我懷裡。我突然
問她:「你戴套套了?」她看了我一會,說:「你不是說不會怪我麼?」我說:
「只是想問問而已。我和你還沒結婚,要是懷上了不好辦。看你不想說,我就不
問了。」

  妻子說,那個人最後把精液射進她嘴裡,她吃了。我問她:「內褲呢?」她
說:「在操時擦底下出的那些水呀!用過扔了。」我終於控制不住挺起雞巴,對
準她狠狠地操了進去,她的呻吟聲變成了哭泣一般,我又抽搐幾下,拔出雞巴用
力把她的頭按到我的胯間……

  射精後我心裡又再酸溜溜的,終於控制不住爆發了,我罵了她好一會,反正
想說的全罵了出來。她哭了,說別怪她了好麼?我和她每回操時不是都喜歡聽她
說和別人的事麼?後來任我怎麼罵她,她就是不還嘴。

  再過了一會,我也退了火,情緒好了,她看我沒什麼氣了,便好言輕語的問
我:「你又不想讓人家操我了啊?真想不通你們男人怎麼想的。我知道你會瞧不
起我的,一會說要我去,真的去跟他操了,又罵得人家要死。」

  我說:「唉,心情真的好矛盾,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不過你老師人怎麼
樣啊?」她說:「其實一開始沒想和他幹,只想去看看他,我上大學時他對我很
好。再說他當時真的很想幹,我也不想拒絕他,反正拒絕也沒什麼意思,就讓他
幹了。」

  我問:「他的東西真的很大?」妻子說:「大,很大,起初我一下子適應不
及,剛插進來時漲得我受不了,我是屏住氣讓他頂進去的。」

  我問:「他的雞巴比你那個澳洲留學生的還要大?」她說:「應該沒有,但
他的哪個頭真大!那個老外的大白雞巴硬起來很粗,一般他只插一大半,不敢很
深的插,他總感覺不夠過癮。我上大學時沒有和別人操過,被那個老外狠命地一
操,能受得了嗎?不被操死才怪!我是領教了。他還老想操人家的屁眼,媽呀!
想想都後怕……」她皺著眉頭,用手撫弄著自己的陰唇,看了我一眼說:「你感
覺人家這樣弄我,你真的舒服嗎?」我心裡咯登一下,她的話有點問得不尋常,
我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她。


                (3)

  我想了想說:「我也不知道,不過我喜歡你這樣。」她說:「畢竟人家已經
40多了,老婆也離婚了,生理上需要罷了。他人倒是很好,性格也沒什麼。」

  我問:「那你是不是喜歡他啊?」妻說:「又吃醋了吧!我不是喜歡,只是
他對我還好,我不好意思拒絕他的要求而已。」

  我想了會說:「你要是覺得沒問題,就繼續來往吧!」妻當時激動得不知道
說什麼好,問我:「真的麼?」我說:「當然了!不過要戴套,一定。」說到這
我突然想到,如果那個英語老師在的話,我們倆一起操她會是什麼情景?

  過去跟妻子做愛的時候,我也確實經常幻想著再有個男人一起操她,妻子每
每聽到我說這些時都興奮得受不了,於是我就試探著說:「今晚可惜他不在,要
不然我們倆會一塊操你。」說這番話的時候,我的腦海裡彷彿出現了我們倆一起
操妻子的情景,興奮得聲音都有些顫抖。

  妻火了,她紅著臉說:「你把我當成什麼人了?這是不可能的,要真那樣,
以後怎麼見面呀?」我說:「你念大學時,不是有次和同班的兩個同學已一起操
過了嗎?」

  妻子的呼吸急促起來,含含糊糊地「嗯」了一聲,停了一會說:「不是說你
不怪我了麼,怎麼又提起來啊?當時年輕,容易衝動,喜歡找刺激。再說,那以
後我就沒搞了。你不會不想要我了吧?」

  我向她伸出手,把她的小手抓在手中,將她向懷裡拉,她嚶嚀一聲,順勢坐
在我懷裡。我的手撫摸著她那對大乳房,她則順從地抬起胳膊讓出空間,使我的
手沒有任何阻礙。我親著妻的脖子,然後把嘴湊到她的耳邊,開始描述我們平時
做愛時經常幻想的情景。

  妻聽我又提到3P,說:「我們只是說說,你還來真的呀?」我說:「咱們
試試吧,幻想了這麼長時間了,總得嘗試一下呀!你不是也挺喜歡他的嗎?」

  妻說:「其實我就想只讓你一個人操,跟你說這些都是配合你操屄時加強興
奮的。再說就算咱們願意,人家也不會同意的,他是挺傳統的。」

  我說:「如果人家願意呢?」我一邊說,一邊繼續愛撫著妻子,她又變得興
奮起來,我繼續做著工作:「你想想,這會如果有兩個男人,一個在上邊摸你的
奶、親的你脖子,一個在下面舔你的屄、舔你的屁眼,你得多爽呀!現在不去享
受,等你年紀大了想享受也沒機會了。」

  妻再度被我導入到3P的情景當中,一面呻吟一面說:「求你別說了,我受
不了了……要是真那樣,多不好意思呀!」我問:「那你是同意了?」妻忙說:
「你快別傻了!知道你想看我和別人操,有機會我約他坐坐,看情況吧!」

  後來妻子同意打電話約他,我推薦了北新橋的一個咖啡廳,妻子那天特意穿
了一條天藍色的連衣裙,襯托出她的活力。我第一次見到他時略微有點失望,因
為他的年齡大概有40歲的樣子,大鼻子,鼻頭很亮,好在長得斯斯文文,瘦而
結實。

  簡單的聊了聊,我笑著說:「總聽小白說起您。」妻子用腳踢踢我,我看得
出他有少少的緊張。他把事先買好的結婚禮物給了妻子,妻子很大方的收起,大
家有說有笑,他也和我們說了他女朋友的事情,和他現在的工作。三人聊了兩個
多小時,已是晚上9點左右,妻說想走了。

  回家後妻問我:「你看他怎麼樣?」我尋思了一下,對她說:「還行,挺規
矩的。」我試探說:「咱們試試吧,你看行嗎?」妻說:「讓他知道你有這個愛
好,多不好意思啊!」我說沒問題。

  妻說:「只要你開心,我也開心,只要你願意,我沒什麼反對的。」我說:
「只要他嘴巴嚴就行,畢竟他年齡比我們大,有安全感。」

  過了半月餘,他打電話約我們兩個吃飯,酒至半酣無話不談,妻臨時有事就
回家了。飯館裡的人越來越少,我忍不住把他和妻子的事和想我們三個一起玩的
事說了出來。他很窘,沉默了好久,說他理解不了我們,繼續喝酒。

  過了一會他卻主動挑起了這個3P話題,問我玩過沒有,我說沒有,他問:
「你們還真想玩呀?小白也同意?」我說:「其實無所謂,我問過她,她也說無
所謂。只要我願意,她是沒問題的。」

  他嘆了口氣,說自己接受不了。沉吟了一下後,他盯著我說:「我跟你一起
幹,你一點也不覺得別扭?」我壓低聲音說:「我有時候覺得小白被別人操過挺
刺激的,我還經常在做愛的時候問小白她以前跟你做愛的細節來助興呢!」

  「你真夠變態的!」他說完這話立刻覺得失禮,然後笑著往回說:「你這麼
一說倒提醒了我,我想起來,小白在大學的時候就是個風雲人物,很逗男孩子喜
歡,她也很坦白地說,除了我,她還被別人操過。只是你說這話之前我沒往這方
面想過,我回去想想。」

  我低聲說:「你真的試試吧!其實小白她特騷,她也願意在做愛的時候想著
兩個男人一起操她,這時會特別興奮。今晚可惜她不在,要不咱倆就能一塊操她
了。」

  他一聽連連擺手:「別別別……你喝高了吧?要真那樣,以後怎麼見面呀?
打住吧!」

  此時我已經被那種欲望衝昏了頭,說:「怎麼不能見面?是我願意的,她肯
定也願意,我這就給她打電話讓她回來。」

  他還是連連搖頭擺手:「別別……肯定不行。你要是打電話,我現在就回學
校。」

  正說著,我的手機響了,是妻子打來的,問我在哪兒。我說還在外面喝酒,
她說馬上過來找我們。他大概聽明白了我和妻的對話,有點坐立不安,臉憋得通
紅。

  不一會妻子就來了,抹了淡淡的眼影和口紅。他繼續喝酒,妻說一大早就有
一門課,為了方便上班,要回語言學院小屋那裡過夜。我感覺有門兒了,趁他去
廁所時,我輕輕的對妻說:「你回到語言學院後打電話給他啊!」妻輕說一句:
「討厭!」

  當夜我打了車回家,躺在床上,有些心神不定。過了一個多小時,我打妻的
手機,電話通後,妻柔柔的問我在哪裡,叫我來小屋那,說完很快就把電話掛上
了。我趕緊出門打了車去語言學院,晚上樓道裡靜得沒有聲音,燈仍然閉著,我
也不知道怎麼用鑰匙開的門,我這時只覺得下面脹得難受。

  進了房間,黑暗中只聽得一陣忙乎,好像是在蓋被子。我叫著妻的名字,妻
沒有答我,裡面只聽到「吱吱」的床響,我趕緊打開了燈,妻背對著門在床上躺
著,他則不知所措地坐在床邊,皮膚很白,身體很結實,只穿著一條白色的三角
內褲。

  他以為我生氣了,分辯道:「小白打來電話,和我約見面……」我看了他一
眼,打破了僵局,問他:「累不累?還行不行?」他連忙點頭。

  我徑直去到床的另一頭坐下,把妻的身體搬過來,她當時也沒放開,只低頭
向我笑了一下,然後就紅著臉不說話;他坐在床上,汗都冒出來了。

  我脫下襯衣、內褲,擠上了床,妻有一些不自然地將被子從她身上移開了,
全身上下一絲不掛。妻把我的手拉到自己的乳房上,並把頭埋到我懷裡。隨著我
手上的動作,妻的呼吸開始急促起來,眼睛也閉上了,他在旁邊眼睜睜的看著,
我向他打了個眼色,他會意地湊了過來,也把手伸進了妻的兩片臀肉之間。妻知
道他加入了,發出一聲呻吟,說了句:「你們饒了我吧!」

  我搬過妻的臉和她接吻,妻好像溺水的人抓到一塊木版一樣很投入地和我熱
吻了起來,身體也開始放鬆,他則站在床下脫自己的白色三角內褲。他雞巴的形
狀和我的差不多,雞巴軀幹的顏色比較淺,龜頭卻紅紅的非常大。

  這時妻的手開始在我身上摸索、找尋,我知道她在找我的雞巴,我側身躺到
妻的旁邊,一面撫摸她兩個已經漲大的奶子,一面觀察著眼前的情景。妻還是閉
著眼,嘴微張著發出有規律的吟叫,握著我雞巴的手一上一下地擼著,妻的另一
隻手已經摸到了他的雞巴,也握著輕柔地套弄起來。

  我試探地問妻:「親親我們兩個的雞巴好嗎?」妻「嗯」了一聲就鬆開兩隻
手,開始撐起身體,我和他也抬起身來,把各自的雞巴送到已經坐起來的妻的嘴
邊,妻睜開眼抬頭看了看,不好意思地笑了。

  我和他對視了一下,目光又同時轉移回妻的身上,妻用雙手握住我們兩個的
雞巴端詳了一下,就從我的雞巴開始下嘴,用舌尖仔細地刺激著我的敏感地帶。
看到我的雞巴硬了,妻又轉頭把他的雞巴直接含到了嘴裡,頭慢慢上下移動吞吐
起來。

  我問:「你們倆剛才沒幹?」妻點點頭,又搖搖頭,吐出雞巴說:「他聽到
你打我的手機可能太緊張了,東西硬不起來,沒幹成。」

  他尷尬地笑笑,伸手摸了摸妻的屄,見有水了,抬頭問我:「你先上吧?」
我說:「別客氣了,你先上。」他把妻的身體翻過來,妻心領神會地撅起屁股,
可能他太過緊張了,雞巴這時有點軟,嘗試了兩次都沒成功,妻由於被我的雞巴
堵住了嘴,只能發出「嗚嗚」的焦急聲音。

  他用手自己擼了幾下,雞巴硬了些,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對我和妻說:「這
下好了!這下好了!」接著,他一手扶著自己的雞巴,一手摸著妻高高撅起的屁
股,然後用手指輕輕撐開妻的陰唇,在我的目光注視下,對準妻的屄捅了進去,
妻輕叫了一聲,閉著眼,什麼也不說,但是我看見她興奮得臉都變形了。

  他不停頓地操了大概有五、六分鐘就堅持不住了,叫了一聲,趕快拔出雞巴
就射在妻撅起的白嫩的屁股上。妻將頭埋在枕頭上,身體不自主地歪下,我讓她
躺下,把枕頭墊在她屁股下面,開始操她,他就退到一邊,站在床下藉著微弱的
光線看著眼前的景像。

  這時我已經把妻的兩腿架到肩上,雙手摸著妻的乳房,屁股開始一下緊似一
下地重重砸下去,臥室裡迴盪著妻興奮的呻吟和肉體「啪啪」的撞擊聲。

  大約操了有十多分鐘,妻已經被操到床頭,一點後退的可能都沒有,她就是
「哦哦」地叫,我這時聽到穿衣褲的聲音近在咫尺,於是起身拔出雞巴,下身黏
糊糊、濕露露的。他在床邊站著正穿衣服,妻拉起枕巾蓋在自己臉上。

  我翻身躺在床上問他感覺怎麼樣?他說確實挺刺激的,尤其是我在旁邊看著
的感覺挺好,就是操的時間短了點,連姿勢都沒換一下。我問他:「還行嗎?」
他說:「估計我今晚可能不行了。」他說他該回去了,我一想他即使留下來也沒
什麼精神了,就沒再挽留。

  他剛走出門,妻子就說:「你應該送他一下,畢竟這種事對他的心理衝擊很
大。」我想了想也是,就穿上衣服追了出去。在教學樓追上了他,我說:「陪你
走一段吧!」他說:「如果你不覺得累,那最好。」

  我們倆出了教學區,在花園裡坐了一會,由於已1點了,所以花園裡沒人。
我們聊了幾句閒話就又扯到原來的話題上了,他說雖然心理上還有抵觸,但身體
上確實享受。我說:「反正已經這樣了,我們沒必要再顧及那些東西。」他表示
同意,說人和人不同,真正能接受的不多。後來很長時間誰也沒說話,或者也不
知道該說什麼。

  還是我打破悶局,問他:「我妻子是不是一個很放蕩的女人?」他說不是,
然後也不知該說什麼。沉吟了半晌,才說:「她是最棒的女人,一個性情中人。
其實很多人心裡都有這種欲望,只是不敢實行罷了。我很羨慕你們,其實在這個
過程中最享受的是你們,我只是個道具,就像很多人做愛的時候用的橡膠工具一
樣,只不過我是個人罷了。你放心,我保證我們之間的這個秘密永遠也不會有別
人知道。我這個人思想上是有些老派,但說實話,我骨子裡其實也是很……怎麼
說呢,也有自己很隱私的東西,只是我一直壓抑著自己。今天晚上,其實我是很
快樂的,但事情過後那種假道學就又上來了,其實我也知道,我這個人也是挺虛
偽的。你們要結婚了,要在心裡把小白當回事,我們不能再這樣了,對誰都沒有
好處。」

  我當時也不知說什麼好,只點點頭。

  送走他,回來的時候,剛剛走到樓門口就迎頭撞上了妻,見她手裡拎著包,
我不由得有點兒失望。妻說要回家,我見她眼睛怯怯地望著我,我說:「該發生
的事都發生了。」妻點了點頭,眼睛還是怯怯地望著我,頓時,我的週身轟地熱
了起來。

  我又問:「愉快嗎?」妻這次卻搖了搖頭,說:「可能是壓力太大。」我只
覺得這時腦子裡已經全亂了,忙不迭地接著追問下去:「今天這事為什麼不能在
我們家幹?」她被我問得急了,就嗲怒道:「去,別傻了,你們男人不懂的。」


                (4)

  我們一起回家,下車後,我沒跟妻再提起這事,因為突然覺得有些無聊。我
扶著妻子上樓,她有一些不自然,推開我。妻子開門後就踢踏掉鞋子,連拖鞋也
沒換,光著腳跑進衛生間。

  我關了客廳燈,坐在沙發上打開了電視,但聲音沒有放很大,可以聽到一些
衛生間的聲音。

  妻喚我:「你也洗洗,洗完再進屋。」

  「我不髒。」我扭過頭朝衛生間應了一聲。

  「不髒也得洗,剛在外面玩完怎麼可能不髒?」妻加重語氣,命令道:「過
來!」

  我低著頭走進衛生間,妻赤裸著身體用一條毛巾放在陰部,在浴缸裡坐起來
拉著我到裡面來。她用手在水的沖刷下搓著陰部,「好好洗。」妻沖完陰部,濕
淋淋地用沐浴液打遍了我的全身,對我的下身洗得很仔細,她用一隻小手抓著我
的雞巴往後褪翻著包皮,擼露出雞巴頭然後用水沖。

  龜頭像個紅杏子般從包皮裡衝了出來,她上下套弄著我的雞巴,我說:「等
會我來給你洗吧?」她說:「好呀!」用嘴就在我的龜頭上舔了一下,我一激靈
時,她就抬起頭望著我,瞪了一下眼。

  我跨出了浴缸,讓她睡在浴缸裡,我用沐浴液從她的頸部一直打遍她身體的
每一遍肌膚。妻的皮膚相當光滑細膩,我用兩隻手放在她碩大的乳房上揉,她的
乳房很柔軟,但不是那麼堅挺。我又去洗她的陰部,那裡由於陰毛很少,整個陰
部一覽無餘。

  我朝她笑笑,說:「剛才幹得舒服不?他比我咋樣?」妻子說:「我也不知
道說什麼好。你猜怎麼著?他一來就動手摸我,看他緊張的樣子真好笑,我就忍
住了,想看他到底想怎麼樣?」

  「那後來呢?」我興奮起來了。「後來?他把我的褲衩扒下來了。那個時候
我是側躺著的,感覺他在我後邊摸著人家的下邊兒。」妻子一邊說,一邊用手摸
我雞巴。

  「下邊兒?下邊兒是哪兒啊?」我故意問她。「混蛋!你說還會是哪兒?」
妻子嗔說。

  「那你怎麼樣呢?沒收拾他呀?」我興奮地問道,我感覺到自己的雞巴已經
硬起來了。

  「當時我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本來應該起來,但身上卻一點勁也沒有,被
他摸到下邊兒水就流出來了。摸了一會我就聽到他喘氣聲越來越大,之後就是脫
褲子聲,接著他在我身後躺下了,拿著雞巴就往我裡邊捅,沒想到這時你剛好打
我的手機,他聽到可能太緊張,東西一下軟掉便再硬不起來了。」妻子一口氣說
下來已經臉紅了,連摸我雞巴的手都感覺到發抖。

  我笑笑說:「我來幫你擦背吧!」於是倒了些沐浴露就開始在妻的背部按摩
起來,我的身體也緊緊地貼著她的後背,她輕輕的「嗯」了一聲,就將頭靠在我
肩膀上。

  我又開始有感覺了,而且雞巴也逐漸翹了起來,頂著她的屁股,但不是很堅
硬。我一個手指慢慢地蹭揉她的屁眼,而且慢慢地一點點深入,她的屁眼並不是
很緊,在沐浴液的潤滑下,我的手很容易就進入了。

  她低著頭,耷拉著雙肩:「幹嗎呀?出來,好好洗,別玩那兒,髒!」

  我的心興奮得砰砰地跳,我說:「我操操你的屁眼吧?」她一激靈時扭過頭
說:「越說越不像話了,不行!我受不了。對我不能好點麼?」

  我說:「我求你了,你就忍忍吧!將來老了,我想折騰都折騰不動了。」妻
沉默了一下,對我說:「那你輕點啊,我真的沒幹過那兒,我說停就停。」

  我連說:「好好好……」在妻的身後把她按趴在洗盥台上,自己一手扶著雞
巴,一手撐住她的屁股,然後把龜頭抵在她的屁眼上,慢慢地一點點按進去……
龜頭進去一半後就覺得好像特別緊,我腰用力一挺,龜頭「撲哧」一下整個鑽了
進去,妻「啊」的發出了一聲慘叫:「不行!不行!拔出來!」全身就好像觸了
電,趴伏在在洗盥台上。

  這時我剛捅進去的龜頭被擠出了妻的屁眼,妻將頭埋在洗盥台上激烈喘息,
渾身顫抖得很厲害。我有些過意不去,站在旁邊問她說:「怎麼,很痛?」妻沒
吱聲,把臉扭向一邊。

  恰在這時客廳裡的手機響了,妻皺著眉頭、光著身子走出浴室,她走路時一
拐一拐的,把屁股夾得緊緊的樣子。我輕輕坐在便器上,低頭用手撫弄著自己耷
拉著的雞巴……

  妻在臥室說著話,過了十來分鐘,她掛斷了電話。我走出浴室,妻子一動不
動躺在床上自顧自的看起了電視,我回到床上,靜靜地回味著剛才的過程,我們
都不作聲,默默地看著電視。

  妻忽然轉過身來把頭埋在了我的懷裡,我感到自己胸脯上有她滴下的淚水,
我的心頓時一緊,就緊緊地抱住了她,她就這樣開始在我的懷裡啜泣起來。

  我輕輕的問她:「怎麼了?」她不回答。過了很長時間她才慢慢地平靜了下
來,這時我才低語道:「你對我真好,我知道你肯這樣做是為了讓我快樂,只是
我感覺自己太自私了。」

  聽了我這樣說,妻說:「只要你高興,我什麼都願意做。」我摟著她,她突
然哼一聲說:「你今天多快活,我三個眼都被你搞過了,還是第一次搞了3P。
滿足了?」我道歉說:「對不起,剛才我太魯莽了。」

  妻對我說,剛才那個英語老師打電話來,一開口就跟我道歉,也說昨晚上他
太魯莽了,他實在是無法面對我們倆。我跟他說:這種事情是我們自願的,而且
我們從中得到的是快樂,如果說魯莽,也是我過於魯莽地把你拉了進來。」

  我說:「老婆,沒想到你會這麼善解人意。」

  妻親了我一下,我一邊揉著她乳房,一邊親她的臉和耳朵,她笑嘻嘻地說:
「哎呦!癢呀……」我把妻的身體翻過來,屁股朝天趴伏在床上,把她兩條白白
嫩嫩的大腿盡量地叉開,我趴在她兩腿間仔細地看她的屁眼,妻扭身子看著我,
問我研究夠了沒有?我又用手揉著她的屁眼,她渾身的肌肉開始緊繃起來,整個
身體上的白肉顫抖著,說:「別亂動啊,痛!我求你了!」

  妻極力反對,我無奈停下,躺在她的身邊,我抓住妻的手按在雞巴上,妻子
只是按著或者握著,不動也不拿回。我把身子上挪,將雞巴停在她嘴邊,然後在
她嘴邊輕輕的往裡送,妻子慢慢地張開嘴,我小心的送進去,開始自己套弄。在
最後快射出的時候,我正過妻子的身子,將精液射進她張開的嘴裡。

  妻只被我射進幾下,就突然問:「你剛才洗了嗎?」我趕緊拿回雞巴,說:
「沒!」妻連忙爬起,拿起一條枕巾掩住自己的嘴直奔衛生間,而後是「嘩嘩」
的嘔吐聲。


                (5)

  日子一天天過去了,那次肛交、3P所帶來的一些心理和情緒上的「別扭」
慢慢消解,妻和那個英語老師也再沒有聯繫過,她已經能很專注地和我一起了,
生活又回到了原來的軌道,偶爾用回憶來調劑一下我們的性愛。如果妻不是一個
性情中人,可能一切就這樣下去了。

  那是98年1月份的事情了,那天晚上我淋浴後,正和妻在床上看電視,妻
像個孩子似的和我抱著一起看,就是那種夫妻之間在家裡很慣常的姿勢——我在
前面,妻在後面。妻穿著寬鬆的兩件套純棉家居服,我的手從她上衣的下襬伸進
去,裡面什麼也沒穿,所以我很容易就摸到了她柔軟的乳房。

  我伸進自己的短褲裡將雞巴掏了出來,半軟半硬,我對妻說:「你擼擼它行
嗎?」妻握著雞巴擼了擼,我說:「你咋這麼心不在焉呀?」妻沉默了一下說:
「你讓我看會兒電視行嗎?就這麼抱著好了……哎呀!你……行了行了,你別動
了,馬上這集就完了。」妻抱住我親了一口,然後把我一推。

  兩集之間的廣告時間,為了哄我高興,妻幫我用嘴玩了一會兒,沒想到興緻
就這麼上來了,妻的臉紅紅的說了這麼一句:「我今早去了北師大。」我一時沒
反應過來,妻的臉通紅,又說:「你生氣了?」我一愣,腦子裡隨即浮現出那個
英語老師的影子。

  我有點懵,也有點太突然了,我不相信地說:「你是糊弄我的吧?」

  「真的,還叫他弄了一回。」她見我又一愣,就解釋說:「就是那個英語老
師。」

  「別糊弄人了,你不是回你娘家了嗎?」

  「是真的,我不糊弄你。你生氣了?」

  我現在不敢肯定這事是真是假,就說:「不生氣,你那次跟他幹,我不是也
沒生氣嗎?」

  妻的臉通紅,表情很激動,原來一大早妻是想回自己娘家的,但走到半路,
英語老師突然打她的手機約她,出門時並沒有想到會發生這些事。

  妻說:「他當時很激動,於是自己半推半地就隨了他,大家似乎感覺發生得
很自然。在他辦公室幹的時候,能聽到隔壁同事們聊天的聲音,我很緊張但也感
覺很刺激,也許就是一個新鮮感吧!我們先是在辦公桌子上幹,後來又跑到窗邊
的椅子上操,他坐在椅子上,我坐在他兩腿上動。不管到哪裡,我的屁股底下始
終墊著他的一件衣服,為了乾淨。他的下面硬硬的,頂得很入,操得我很舒服。
他幹我時都有戴套,用過的套套我要放進垃圾桶,他說不好,怕被他同事看見,
尷尬。最後,我裝進自己背包裡,背著它逛街時丟進垃圾箱裡。」

  聽妻述說著今早她又被那個英語老師操了一上午,我嘴裡說著不生氣,可心
裡一直都酸溜溜的。

  平靜地過了半月餘,那個英語老師在一個午後打了我的電話,電話裡他支支
吾吾地說,想兩人聊聊天,在我答應後,他又說還有一件事情想跟我說,我馬上
在思索他會說什麼,他更加吞吐了,但最後還是說了出來,原來他想三人一起再
做一次。

  我沉默了好久,他以為我生氣了,在電話裡分辨道:「不行就算了。」我回
答他說:「還是問小白一下吧,我尊重她的意見。」

  晚上妻子下班後吃飯時,我把這個事情向她提起,妻子問我:「你答應他了
嗎?」我說:「沒,看你願意嗎?」她反問我:「你看呢?我以為他不大接受也
不喜歡三人一起搞,你不是知道的嗎?」

  我尋思了一下,對妻說:「一起操也不是沒試過,彼此都比較熟了。而且他
那個雞巴也不小,我猜你不也被他插得很舒服啊?」妻子故意責罵我說:「是你
自己舒服吧?」

  我打開妻子的手機,找到他的號碼撥過去,妻子也沒阻止。電話接通後,我
問:「我們怎麼碰頭?」他說:「就來我家吧,我女朋友回老家了。」於是我要
了對方的地址,關了手機。

  妻在旁邊一直聽著我們兩個人的通話,看我掛了電話,她對我說:「我們把
人家給害了。」看妻子還是猶豫著,我催了幾下,她也就去穿衣服了。

  到了街上,因為是半夜,沒有什麼車,等了十分鐘來了一輛計程車,上了車
直奔他家而去。那個英語老師家住在方莊小區五樓,我們爬上去,按了下門鈴,
很快門開了,是那個英語老師開的門。他靦腆地笑著問:「晚上冷嗎?」我回答
說:「不怎麼冷,就是車子少。」

  那個英語老師連忙拿來了拖鞋,我脫了鞋走了進去,妻子還在外面站著,始
終低著頭。那個英語老師說:「進來吧,外面很冷的。」妻子才進來,換了鞋,
那個英語老師連忙讓坐,給我們各泡了一杯茶,把電視打開,和我坐在沙發上有
一句沒一句地說著。

  他的房子不是很大,有一百平方左右吧。大家都比較拘謹,沒有一下放開,
妻子看著電視,我和他坐在沙發上邊抽煙邊聊天,妻子偶爾搭兩句話,半小時過
去了,還沒有進入正題。那個英語老師一直盯著妻子看,妻子用腳踢踢我,這時
他起身將客廳的燈關得暗了點,空氣變得更加曖昧。

  我提議道:「我們進臥室看看吧!」邊說邊拉起了妻子,我們一起去他的臥
室裡。在門口,我馬上退後,他疑惑地看了我一眼,我扯扯他、指指臥室,輕聲
說:「我不進去了,你等下對她好點。」他反應好像有點遲鈍,我就拉起他,推
著他的身子進了臥室,反身帶上門。

  門看似關上來,其實只是虛掩著,我關了客廳燈,就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但
聲音沒有放很大,可以聽到臥室裡的一些聲音。不一會就傳出來一陣摩摩挲挲的
聲音,很細微,應該是兩人在脫衣服。但接下來兩人卻在臥室裡說著話,不是我
想像的一進門就瘋狂地幹。失望中我想聽聽他們在說什麼,可惜只是聽到說話的
聲線,但不知道說什麼,只間或傳出妻子低低的笑聲。

  過了一會,能夠聽得出是在吻與被吻的聲音,妻子的呻吟聲也漸漸地由小小
的細微變得開始清晰,兩人估計是互相緊密地摟抱在一起親吻。片刻後,席夢思
床墊開始響起了被壓迫的沉悶聲,嘴唇吸吻皮膚的「嘖嘖」聲斷斷續續地從門縫
鑽擠到客廳裡……

  過了二十來分鐘,他光著身子從臥室出來說:「她叫你進去。」我和他是一
起進的房,他胯下的玩意隨著腳步左右晃蕩,一邊走還一邊說:「我就看著你們
做,我不參加。」

  臥室不是很大,在幽暗的燈光下,妻子光著全身仰躺在床上,手捂住自己下
身。我站在床邊,三把兩手把自己脫個精光,妻子看了我一眼,沒有說什麼。他
低頭在妻的額頭上親了一下,畢竟不是自己老婆,沒有直接去親嘴,他用手摸了
摸妻的屄,然後看了我一眼,就低頭去親妻子的屄縫。看他親得很仔細,將大陰
唇反開來添著尿道和陰道口,妻子也有了反應,身體不斷扭曲著。

  妻子將散在床頭的枕巾用手搆過來蓋在自己臉上,那個英語老師昂起了一些
身,他的雞巴已經硬得不能再硬了,龜頭高高地翹著,就著燈光把下身向妻兩腿
中間的屄縫頂了進去。

  妻知道他的雞巴正在進入自己的身體,開始象徵性地掙扎,雙手無力地推著
他,嘴裡說著:「別,別……求你了,別這樣,別這樣……啊……」忽然發出了
一聲滿足的叫聲,我知道他的雞巴已經操進妻的屄裡去了,於是就退到一邊,站
在床下藉著微弱的光線看著他們打炮。

  他的皮膚很白,個子雖然沒有我高,但身體很結實,妻在他的抽插與撫弄下
很是享受,兩手不再向外推,反而開始搬著他的屁股推拉幫他發力,呻吟聲越來
越大、越來越急。他一邊操著我妻子,一邊問:「舒服嗎?喜歡嗎?」妻開始不
回答,後來就語無倫次地說:「舒服……好……好……使勁!快……」

  在妻的叫聲中,他的速度開始加快,此時,整個床像地震一樣搖晃起來,我
下意識地坐到了床上,以便使動靜稍微減弱了一些。妻子大喊一聲,我來到她身
前,問她爽不爽,妻子說:「痛……」那個英語老師說:「嗯,我會慢點。」而
妻的叫聲卻越來越大。

  那個英語老師操得性起,乾脆把妻的雙腳扛上他肩膀,雞巴急速地在妻的陰
道裡進出。在拼命加快頻率後,他突然大吼一聲停止了動作,應該是在裡面射精
了。靜止了幾秒鐘後,他把妻的腿從肩膀上卸下來,弓著身體親了親她的乳房,
意猶未盡的妻在他親乳房的時候抱住了他的頭,喉嚨裡發出輕微的呻吟。

  又過了幾秒鐘,妻鬆開了他的頭,他也緩緩地直起身子,下身很留戀地又使
勁再操了幾下,直至雞巴真的軟到無法再在妻的陰道裡活動了,才戀戀不捨地拔
出雞巴,離開了妻的身體。

  那個英語老師蹭到床下不好意思地對我說:「抱歉,一下忍不住,射在裡面
了。」我拍了拍他滿是汗的後背說:「沒事,她是安全期。」

  妻仰面躺著,兩腿叉開支在兩邊,身上也出了不少汗。妻子將蓋在臉上的枕
巾拿下來按在屄縫處,抹拭著流出來的精液,然後放在鼻子底下聞了聞,朝那個
英語老師誇張的做了個好像很噁心的表情。他朝妻笑笑,把枕巾拿過來,翻過自
己還有點濕漉漉的包皮,將龜頭上的穢液抹掉,然後再把整個雞巴抹乾淨。

  他給我讓開地方,我靠過去分開妻的雙腿,調整好體位,把雞巴緩緩推進了
妻的屄洞。有他的精液作潤滑,雞巴在妻的陰道裡抽送自如,進出的速度比平常
快,妻的叫聲陡然增大。那個英語老師把身體向旁邊閃了閃,以免我在發力時碰
到他,但手還在撫摸著妻的乳房。

  用這個姿勢幹了一會,我抽出雞巴,把妻的身體翻過來,她聽話地翻轉,只
仍然閉著眼睛,這是她的習慣。我跪在妻的身後,雙手抱著她雪白渾圓的屁股,
賣力地操著,小腹和胯部撞在妻的屁股上「啪啪」作響;妻兩個大奶垂蕩在不斷
起伏的身下,大而白,當然霎那間就被英語老師握揉在掌中。

  操了好大一會我才抽出雞巴,自己往後躺下讓妻騎在我的身上,我的雞巴重
又插入她的屄裡,妻舒服地呻吟著說:「嗯……嗯……還是你的雞巴舒服……」
我看了那個英語老師一眼,他有些不自然,但也沒說什麼。

  過了五、六分鐘,妻忽然趴在我的身上說:「我累了,你怎麼還不射啊?」
我說:「這才幾分鐘呀,還不到半個小時呢!」妻只好直起身繼續努力吞吐著我
的雞巴。

  後來,妻套弄的速度越來越慢,並說她那裡痛,我問:「是不是他弄的?」
妻說:「大概是吧。」我氣了,說:「你總不應該讓他弄不讓我弄吧?」妻渾身
哆嗦了一下,喘著粗氣說:「還是跟你舒服,不過今天下面的確痛了。」

  我發著狠用力地操了妻幾十下,一聲低吼,終於射了。那個英語老師還在床
邊站著,妻抓起枕巾捂住下身小心翼翼地走下床,他把身體向旁邊閃了閃,兩人
身體一錯,那個英語老師抱住妻吻了一下,妻說一句:「討厭!」然後進了衛生
間。

  妻進去衛生間後半天沒聲音,我輕輕推開一條小縫,妻坐在便器上,臉被凌
亂的頭髮遮蓋著,神情黯然,低頭用手撫弄著自己的下身。我進去蹲在她面前分
開她的腿,只見外陰唇徹底翻開,似乎有點充血,然後她閉著眼睛等待著什麼,
「嘩……」她陰唇間突然射出一股清黃的熱尿,妻皺著眉頭,好像有疼痛感。完
畢後,我忙遞給她軟紙巾,她拭的時候很輕很輕,而後起來洗澡回臥室,我們一
直無話。

  那天我射了三次,那個英語老師射了兩次,妻說她被我們輪流操時起先還覺
得很舒服,可是到後來就逐漸沒感覺了,屄裡沒水,乾乾的被操得有點痛。我還
想操屁眼,她沒讓;我們試著把兩個雞巴同時插入妻的屄裡,但那個英語老師雞
巴有點軟,沒成功。(很多人說這種姿勢是3P的一種很好的玩法,其實真的操
作起來難度是很大的。)

  時間越來越晚了,我也不知道時間到了幾時,大家都很累了,那個英語老師
對我們說:「一起睡吧?」妻子說要回家。

  我們打了車回家後,都筋疲力盡地攤倒在床上,很長時間誰也沒說話。妻仰
面朝天看著天花板說:「我居然墮落到這種程度!」她問我:「你怎麼樣?」我
說:「還行。」妻說:「我也還好,來了好幾次高潮,現在還發暈!」

  我說:「說句心裡話,今晚這事給我的感覺,最刺激的不是我幹你的時候,
而是看著你撅在那裡被他操到『啊啊』直叫,那種心理的刺激是終生難忘的,現
在我想起,雞巴都能再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