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色 色情 成人 小说

2008年5月17日星期六

老公默许的出轨

xiaoxiaoyu@mitbbs

Reading week。起得很早,到图书馆去赶两篇闷闷的term paper。shuttle bus 还没有
来,随手从厚厚的背包里抽出来一本书,随便翻翻,Drucilla Cornell的 At the Hear
t of Freedom: Feminism, Sex, and Equality。居然是这一本!Drucilla 用她那晦涩
的口号式的语句写道:Socialist states were notorious for the repression of se
xual freedom。 于是在 Seminar 上,同学们就用异样好奇而又怜悯的目光看着我。偏
见!

bus来了,碰到了老公的一个朋友,想躲他,没有躲开,他就径直坐在了我身边,聊了一
会儿天,临走时他还不忘轻薄了我一下,他说:你老公不在,可以找我。

恼着追着他打没有打到。

和他是通过老公才认识的,老公和他还有他的pp老婆都是T大一个系的同学。老公早他们
一年出国。他们因为约定一起出来,所以耽搁了一年。他的老婆原来是他们系的系花。
起先听说T大没有美女的,但见了他老婆才知道是这是谣言,也明白了他为什么会心甘情
愿的等她一年才一起出来。老公大学时好像也追过这个女生,发展过一段时间但是没有
成功(笨老公^_^)。

因为老公的关系,慢慢就和他们很熟了,经常一起吃饭和闹着玩。后来有一次,出了一
段小插曲。

快放寒假的时候,天总是灰蒙蒙的,下午四点一过,阴郁就爬满了天空。一次吃饭的时
候,和老公朋友夫妇抱怨严寒,抱怨白日的苦短。他们提议去附近的一个 waterpark r
esorts玩,那里有人造的热带风情,所以很高兴的就答应了。等不及周末,周四正好大
家都有空,就起了个大早乘同一辆车去,开了四个多小时到了那里,很大的一个水上公
园,有indoor和outdoor两部分还有一个附带的Hotel。冬天只开放 indoor 的部分。我
们没有住下来的打算,晚上还要赶回学校。

买了 wrist band,换了bikini走进water park。两个男生已经在里面了。从那一刻起,
老公目光就没有离开朋友的老婆,色迷迷的不断的扫过酷烈的白光映托下的她的胸前丘
壑,我在背后捶他他也岿然不动。老公的朋友也是一样,不住的上下打量我,既然无处
躲藏,就索性让他看了。本来以为他们来过这里,结果他们说自己也是刚听朋友说起,
第一次来。四周环顾了一下,透明的很高的穹顶,可能是想采些自然光,但是那天有些
阴沉,所以室内仍然开着雪白的强光灯。靠近入口处有几爿小店,卖些简单的食物和饮
料,还有纪念品以及水上用品什么的。


公园的主体是各式各样的水上活动。有模拟海浪的沙滩,lazy river(就是有自动水流
的河道,坐在皮筏子或者救生圈上会自动漂流的),模拟冲浪等等的设施。不过最吸引
人的还是那个几个巨大的water rollercoaster,弯弯曲曲的滑梯一样的圆筒,人从里面
冲下来,呼喊着急驰的跃入水中。我觉得蛮刺激的,就拉着他们去玩最高最陡的一个,
他们也没经验,就和我一起去了。

因为不是周末,park里空荡荡的,没有多少人,也省去了拥挤和排队的烦恼。

爬上很高的木头楼梯,才知道必须自己从下面捡皮筏子拿上来。老公他们两个又跑下去
了一趟。两个人一个皮筏子,重量轻的伸腿坐前面,重的叉开腿作后面,然后手拉紧皮
筏子两边的把手,服务人员开动电门,启动传送带,把皮筏子放入滑筒管道,就冲下来
了,滑筒是全封闭的,里面一片漆黑,一开始就是一个几乎直角的陡坡,让人心里一悬
,我还没喊,老公就在后面大叫起来了,接着一个小上坡,一股水柱不期而至,然后又
快速旋转的朝下冲去,几起几伏,转的人头晕目眩,黑暗的旋转中,时间与空间的概念
模糊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突然看到一处亮光,然后就冲入水池中。我觉得蛮过瘾的
,老公却吓得面如土色,正在笑他没用,朋友和他老婆也冲了下来。朋友还好,他老婆
也吓得不轻,好像在管道里还呛了水,不住的咳嗽。色老公这时倒是忘了害怕,没遮拦
的盯着人家急促起伏的胸部看。

老公和朋友的老婆都坚决不玩这个rollercoaster,而我还意犹未尽,强拉着老公去,因
为一个人玩不了,皮筏必须坐两个人,不然会翻。老公很为难,不肯去。最后商议的结
果,我和老公的朋友再去玩 rollercoaster,老公陪朋友的老婆去试一下其他的东东。


和老公的朋友拿着皮筏子又爬上楼梯,坐进皮筏子才觉得别扭,我还是坐在前面,他叉
开腿坐在我后面,皮筏子很小,于是我的pp就顶在他的两腿之间了,又被冲下去,第二
次没有了第一次那种意外的惊吓,感觉好多了,但是在管道里来回转动的过程中,隔着
两层泳衣,我的pp不断的摩擦到他那里,明显的感觉到他的dd勃起了,冲进水池,我利
索的爬上了岸,他却赖着不出来,喊他快些出来,他才扭捏的用皮筏子挡着自己笨拙的
从浅滩上岸。这才明白他在挡支起的帐篷~:p 我居然还有一些得意。

本来不打算和他玩了,他又非拉着我说再玩一次。因为刚才是我拉他去的,所以不好拒
绝他,就和他又爬上了楼梯。上了楼梯,远远的看到老公正和朋友的老婆在远处玩水上
篮球,很高兴的样子,喊他们,他们自然没听见。坐进筏子,又顶在了一起,这次他居
然胆子更大了,一进管道,他就搂住了我的腰,这样一来,我就贴他贴的更紧了。随着
旋转,他的dd深深浅浅的蹭着我的pp。我想挣脱,但是抓着扶手的两只手又不敢松开,
就给他抱了一路下来。一到出口,我就不理他了,一个人爬上岸,独自朝老公他们那边
走去。老公的朋友在后面讪讪的跟着。

老公正兴致勃勃的教朋友的老婆投篮,手不规矩的一会儿比划人家挺胸,一会儿比划人
家收腹,我喊了他好几声,他才听到,我说我想去玩别的,老公居然对我说,你自己去
玩吧。然后又转过头去教朋友的老婆投篮,那女人"咯咯"的笑着,我当时杀他的心都有
了。我黑着脸站在那里,他也不理我。倒是老公的朋友过来安慰我,问我是不是有些累
了,拉我到一旁一爿热带风情的小店坐下,给我点了果汁,他要了啤酒。

我指着老公冲他说,他欺负你的老婆,你还不去打他。他却几分坏笑的说,我也赚回来
了,起码不吃亏。我挥拳打他,他不躲。和他聊天,但是眼睛却还不住地看着老公。那
个可恶的家伙,又在教人家游泳了,他平托着朋友的老婆,两只手不安分的放在人家的
胸部和私处,兴奋得喊着些什么,大概是指挥她划水吧。混蛋!

索性不去看他。

老公的朋友断断续续的和我着聊着天,也许并不断续,是我没有注意听。他似乎问我要
不要也来一听啤酒,我忘记了我说是要还是不要,可能只是点了点头,或者根本也没有
回答。他拿了一罐打开的啤酒放在我的面前,金属亮泽的包装上镀着层水珠,在屋顶的
强光照射下,闪着的亮光。我可能也没想,拿起来就一饮而尽,片刻间,有些豪爽的感
觉,但是最后一口还是不可避免的呛到了,咳嗽着。

老公的朋友很体贴的轻轻地抚拍着我的后背,问我好些了么。我点点头。

他问我还想不想去玩 rollercoaster,我心里还是蛮想的,但是有些犹豫,一扭头看到
老公和她还在那里勤奋的学习游泳。就答应他,跟他去了。

结果他更加的变本加厉了,一进滑筒便一手揽着我腰,另一只手斜插着探入了我的 bik
ini top,握住我的咪咪。我的心里紧了一下。但是像刚才一样的无可奈何。他的力道随
着弯道到急缓而变化着,时轻时重;他用手指夹紧我的乳头,身体在弯道里不断的颠簸
,乳头也不断的被他紧拉或是放松。我的乳头一向敏感,他的dd又在后面硬硬的顶着我
,有些迷离,心底涌出一股燥热的感觉,慢慢的扩散到全身,直到指尖。是酒么?

突然的,我们被水流抛入池中,他慌忙缩手,险些让我走光( //汗,差点就糗大了)。


他似乎胆子越来越大了,居然敢在水池里捏了捏我的pp。我又有些恼,说要去洗手间。
他跟在后面,说也要去。Water Park的卫生间,也是模仿海滩的风格,在角落里有四五
间,原椰木的外观,不分男女,进去把门插上就行了。我刚推门进去,他就一个箭步跟
上来,也挤了进来,把门从后面关上。

我吃惊的问,你要干什么。他一脸的坏笑的说,给我亲一下。我没有想到他这么大胆,
就对他说,你出去。

他丝毫没有出去的意思,嘻笑的看着我。空气中弥漫着让人不安的味道。

我绕过他,想拉门出去,结果他突然的从背后压过来,用身体把我摁在门上,紧贴着我
。我挣扎,用力用双手撑着门,想把他顶开,他却趁机把两只手绕到我的胸前,把我的
bikini top推了起来,两只手结实的握住我的乳房。我继续的挣扎着,但是一切都是徒
劳,他的力气是那样大,我在他面前只是一只无助的小猫。我的拼力挣扎对他丝毫不起
作用,或者唯一的作用就是使他更加的兴奋。

我有些绝望了。意识到会发生什么,又不敢去想。。。

我原以为他会粗鲁的进来,就像老公通常的那样。但是没想到,他却异常的耐心,想细
品着一杯香茗一样轻轻的吻着,抚摸着我,揉捏着我。我渐渐的要化掉了。

我不再反抗了,或许是累了。但是我执意不肯转过身来,手仍然撑在门上,不知道是害
怕面对他,还是为了维护最后的一点尊严。

他在我耳后哈着气,丝丝的啤酒的香味,麦芽就是这个味道么?奇怪,我为什么会想到
麦芽?

他褪下了我的裤裤,一只手仍然霸道的握着我的咪咪,不断的刺激着我的乳头,另一只
手不安分的向下摸去,我仍然下意识的躲了一下,结果裸露的pp撞到了他同样裸露的dd
上,烫烫的,他什么时候把泳裤也脱了?

他不断的用手揉捏扣弄着我的下面,dd又在后面不停的摩擦着我,我腿有些软了,脸烧
的厉害。

终于,他打算进来了。

为什么我要用"终于"二字?

但是这个样子并不好进来,他的dd像一头迷失的小鹿一样,四处的乱撞,他每撞我一次
,我心就紧一下。

我还是忍不住了,把肩靠在门上,pp稍微向后翘了翘,伸出一只手从后面握住他的dd,
给他指引。这是结婚后第一次碰到别的男生的 dd ,心跳得快从喉咙里跳了出来。

他很顺利得进来了,像一个迷途的孩子找到了家,顿时的兴奋起来,动作也愈加的粗鲁
。我用牙齿咬住嘴唇,努力不发出声来,但是做不到。。。

。。。 。。。

很久没有体验过作爱中达到高潮的感觉了。

他射在了里面,是我告诉他我是安全期的。我要死了。

他先穿上了泳裤,我却趴在门上直不起来腰,不过还是强忍着把他先推出了门。我不想
当着他的面清理。

他射了好多出来,我也流了好多的水水,一片狼藉。

终于一切妥当。出了卫生间的门赶紧跳进水池中,那股重重的漂白粉味应该能够遮去我
身上的味道。他却很得意的坐在一旁看着我有些惊慌的样子。我突然间不想再去理他了
,心里一阵阵的愧疚,想去找老公,我要老公!

可是翻遍了整个 Park,也没有找到老公和朋友的老婆,他仍然跟在我后面,看着我一脸
失望的表情,依然坏笑着说:他们私奔了。我有些想哭。

他拉我吃了些东西,又玩了半晌,他又拉我去了一次卫生间。这次他坐在马桶上,我面
朝他坐在他身上。他很喜欢我的咪咪,爱不释手。卫生间的马桶没有盖子,他坐在那里
很辛苦。我觉得很对不起他。他很长。。。

作完以后,他把头埋在我的胸前,我搂着他的头,很久。

傍晚时分,老公才和朋友的老婆神秘的出现。我气恼了,不理老公,老公低眉顺眼的赔
不是,说他们饿了,不想吃Park里的热狗,就想找个地方吃饭,反正有 writst band,
一会儿还可以再回来。出门开了很久,迷路了,这才回来。我问他吃的什么,他又答不
上来。

晚上驱车回家,路上的气氛有些怪。

。。。。

到了月底,信用卡公司寄statement来,老公的卡上赫然有那一天在那家Hotel的消费记
录,我生气的质问他这是什么,他似乎很有理的说: 那天你和他一起到卫生间去干什么


于是,一切都成了心照不宣。

我真傻,只有我是最傻的。但是又想到了老公朋友的那句话:反正我也不吃亏 //blush

后记(1)

劳伦斯说:Ours is essentially a tragic age, so we refuse to take it
tragically. 在外留学又何尝不是一种艰苦呢?所以,we refuse to take it
tragically。

大学的时候有一段时间非常的喜欢劳伦斯,最初的原因其实有些可笑,因为劳伦斯的小
说是可以合法阅读的黄色小说,在那个青春激荡的岁月,女生的好奇心从来没有像男生
那样被满足过。记得一次周末寝室里的女生们去男生那里借来了一叠香港电影的光盘,
夹杂其间的,是一张舒淇和李丽珍的三级片,四个女生一起瞪大了眼睛,然后纷纷说:
"不看不看,这些男生真是讨厌死了,居然看这样的东西。" 但是后来,其实每个人
都偷偷的看了,并且把那张光盘留了下来,藏在公用电脑的键盘下面,那是我们的秘密
——后来被我的 ex bf 嘲笑,说文科女生就是笨,难道不懂得 copy & paste 么?其
实我们没有他想的那么笨,我们也试图 copy 过的,但是 VCD copy 到电脑上就打不开
了 :(

再次读到劳伦斯就是来美国念 PhD 的时候了,某个学期的一个小 project,关于
feminism,其实我顶讨厌 feminism 的,但是还是要写 term paper,于是就想到了劳
伦斯,用苦涩的方法,分析了鲜活的 Lady Chatterley's Lover,后来在查文献的时候
才知道70年代,有人曾以这样的题目写了博士毕业论文,但对于我,不过是记忆残存碎
片的反光罢了。

回归正题,关于那次水上乐园事件,那时其实正在写劳伦斯德那篇 term paper,而事
件本身似乎增加了我的劳伦斯的 subjective understanding。但是在那时,对于这样
一件事情,有一种惧怕的刺激感觉。

事情之后的一周,在图书馆,晚上,我在 main circulation desk值班,这是我的兼职
,一小时 $ 8.50 。虽然有足够的奖学金,但是学业不重,所以就申请了学校的 work
study,并且申请晚上工作,通常是10点到11点45闭馆这个时间段。因为这时图书馆里
的人很少了,工作清闲,我可以安心的坐在 desk 后面看看书,然后等闭馆的时候,把
main circulation 这里当天归还的书,用小车推回我负责管理的那间储藏书的屋子,
然后按照编号放好即可。老公对于我能额外赚一份工资自然很是支持,他实验不忙的时
候,晚上会来接我。

记不得那天是周几了,到了快要闭馆的时间,我又像往常一样,把归我管理的书籍整理
好,准备放回储书间。我负责的那间馆,似乎储存的并非正式的出版物,而是英国议会
以及美国国会辩论的笔录,因为我对政治毫无兴趣,所以从未翻看过,不过好处是,每
天并没有很多书借阅以及归还,所以工作量很小,但是比较讨厌的地方是这些书都储存
在地下室的深处,每天晚上去那里,总觉得阴森森的可怕。

当我推着小车准备上电梯的时候,突然发现他迎面从对面的阅览室里出来。因为那次水
上乐园的事情,马上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低头想避开他,但是他却发现了我。

他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热情的过来帮我推放书的小车,而我却又不能拒绝,这
是差不多是闭馆的时间,很多人都在朝馆外走,难免遇到熟人,所以我不想在那里和他
纠缠,于是只好客气地说了一声谢谢,任由他帮我把小车推进了staff 专门使用的电梯。

电梯上无话的尴尬,他试图找到一些话题发问,都被我简单的"嗯"了过去;我问他:
"为什么这么晚了还在阅览室?" 他说他来查一些刚出版的期刊文献。我马上意识到
他在撒谎。刚出版的期刊在网上都有电子版本,没有必要到图书馆来查阅;更重要的,
science & technology 的期刊根本就不存放在 core library 的阅览室里,这里只有
一些适合大众阅读的期刊以及 social science & humanities 的 journals. 但是我当
时没有想到他撒谎的目的,只是想,他可能有些事情不愿说吧,也许他是去看美女杂志
了呢。

电梯门"嗡"的一声打开,面前是悠长的阴冷白光下的走廊,走廊的尽头右转,就是我
负责的馆,他推着书在前面走,我在后面默默地跟着,这样的寂静走廊,我总觉得有一
些不安。

进了储书间,把小车上的书按照编号放回书架,其实没有几本书,但是因为非正式出版
的笔录,纸张很厚,所以非常沉,他要帮我放,但是担心他没有受过图书馆的
training,弄错顺序,所以只是让他抱着书,我自己一本一本的放好,只剩最后一本,
在这间屋子深处的一个夹道里。

屋子是近似圆形的,书架以屋子的正中为圆心放射的参差排列,但是在圆形的一侧,有
一个方形的夹道。那里,有一列没有空隙密集并排摆放的书架,如果想去拿书,必须按
动电钮移动书架,在需要的那个书架边闪出一道空隙,进去翻阅,穿过这道空隙,里面
还有第二道类似的书架,一样的需要电钮来控制。这里存放的都是一些不经常翻阅的历
史文献。

拨动按钮,钻进空隙,书是改放回第二道书架里的,所以才次拨动按钮,书架间闪出一
个狭小的走道,我和他一起走进去。因为空间狭小,让人觉得有些不自在起来。

我接过书,踮起脚尖,想放回书架,但是那一层太高,我有些吃力,这样的移动书架之
间,是找不到梯子的。所以只好努力的把胳膊向上伸,shirt的下缘被带起,小腹一阵
凉凉的感觉,但是紧接着,就感觉到一片温暖。是他的手。

狭小的过道,他紧紧地贴在我的背后,他的手环过我的腰,轻轻的搭在我露出的小腹上
,一阵暖意。那熟悉的鼻息,痒痒得喷在我的颈后。

我努力把书放好,然后试图挣扎出他的怀抱,但是是徒劳的,其实我也知道,因为以前
我就知道。

他的手继续在我身上轻轻的摩挲着,一只手在我的腰间轻轻的抚摸,另一只手向上移动
,但是 shirt 限制了他的自由,他开始解我的扣子。五颗扣子,每解开一颗,我的心
就战栗一下,身体也随之抖动,不知道是恐惧,还是兴奋。

shirt 的扣子完全解开了,他仍然贴在我的背后,拉开我的 shirt,我仅有的白色薄质
内衣遮掩的裸露的上体,直接的面对着冰冷的铁质书架和一堆堆码放整齐的旧书,这样
的奇怪的环境,竟然让我的身体隐隐的生出快感来。

他突然有些粗鲁的隔着内衣握住我的胸,大力的揉捏起来,一静一动之间,我忍不住喊
出声来,他试图解开我的内衣,但是他紧贴着我,背后的搭扣上无法使力。他又试图扯
开我的内衣,他的乱扯让我窒息,让我喘不过来气,但是没有想到 CK 的文胸质量是这
样的好,怎么也扯不破。我只好腾出手来帮他,示意他让出一小点儿空间给我,然后解
开了文胸后面的搭扣,他兴奋得扯掉我的文胸,因为用力太大,一下子把我赤裸的推在
冰冷的铁质书架上,一个激灵,乳头马上硬硬的立了起来。

似乎他觉得粗鲁比细腻更能得到我身体的回应,于是开始莽撞起来,他的大手捏的我乳
房生痛,白净的皮肤上,留下了他一道道的指印,他的另一只手试图解开我的裤子,但
是又是挫折,我只好告诉他转动方向,这样我们就不会夹在过道中间了。他这才醒悟,
拉我沿着狭窄的过道,走到尽头的墙壁前,把我摁在墙上,疯狂的亲吻起来。他的吻也
让我疯狂。

我喘息的问他,想不想我用嘴巴?他开始一愣,然后才意识过来,慌忙的解自己的牛仔
裤,他的身体在喘息中急剧的颤动着,费了好大力气才解开,我蹲下去,褪下他的牛仔
裤,翻开他的深蓝色格子的四角内裤,握住他滚烫的dd,真真的是用一只手才能握住。

他的dd和老公的不大一样,前面粘连者粘粘涩涩的液体,并且要粗很多,所以刚入口的
时候,牙齿不小心划了他,痛得他哼了一声,味道好象也不大一样,他的味道似乎更涩
一些,有股杏仁的味道。我用舌尖轻轻的舔他,然后象小猫一样小口小口的吃着,越来
越深,同时用手快速的来回套动... ....

这时候突然晴天霹雳般的响了一声大喇叭:The library will be closed in 5
minutes。这个提示是给在图书馆工作的 staff 的,因为先前给学生的提示已经播放过
了,学生们也该走完了的。

他被吓了一跳,然后突然的就急速的射了,弄了我一嘴粘稠的东西... ...

有些扫兴,但是又不得不走了,整理了衣服,和他走了出去,在转角的自来水饮水龙头
那里清理了嘴巴,因为事情突然,其实大多都咽了下去,只是仔细的漱了口。

然后他先走,我回到了 main circulation desk,其他的人都走了,只有 supervisor
还在那里等着我,我惊慌的和他汇报了一下工作,然后就背起书包出了图书馆,在门口
,遇到他正和来接我的老公在聊天。

一起回去。

他仍然谈笑自若,似乎任何的事情都没有发生。

到了家,迫不及待的钻进老公的怀抱...

我骑在老公的身上,忘情的扭动着,那一夜,很尽兴...

完了事情,我到卫生间清理的时候,才发现我的乳房上还赫然留着他的指印,天啊,幸
好老公没有看到 :p

后记(2)

因为《肖尚克的救赎》,开始喜欢 Tim Robbins,他那种内敛的沧桑和平静深邃的眼神
让我很着迷,或者更确切的说,我最喜欢90年代的他,年龄与气质恰到好处的混合。于
是找来了他90年代所有的片子,譬如 Nothing to Lose。

Nothing to Lose 的开头,Tim 饰演的 Nick 与他漂亮可爱的老婆在床上调情,他故意
让他的老婆说一些很露骨的话,比如她说她曾经和别的男人上过床,某某的舌头很棒,
某某的stamina is amazing, 最过分的,她甚至说 as far as hands go, well, your
father´s hands are... 然后 Nick 就会倍感兴奋...

不知道男生是不是都是这个样子,既喜欢妻子做淑女装,又喜欢淑女妻子口中的一些风
骚露骨的话语.... ....起码我的老公是这样。

做爱以前,他总喜欢听我讲一些类似的故事,然后他就会异常的兴奋... ...当我费尽
心思的满足他的时候,不知不觉的却如细雨润物,慢慢的被潜移默化... ...


在图书馆的工作并不是天天都去,一周大约两三次,一切听 supervisor 的安排,每两
周发一次工资。所以在图书馆事件后的第二天并不该我值班,但是我的心里,却仍然萦
绕着一丝痒痒的渴望,甚至有些心神不宁。

几天后,终于又到我当值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穿了 loose-fit 的运动裤,有
built-in bra的 sport top 和 yoga jacket。除了舒服,也许自己也说不清楚的目的
:p

那天晚上几乎在 desk 后面坐不住,心猿意马,脸上总是烧烧的,甚至借口上厕所溜到
阅览室看他在不在,但是又不能总说去上厕所,只能故作镇定的坐在椅子上看书。身体
里却不断地激荡着不安情愫。

因为左右都觉得坐得不舒服,所以就把椅子转了180度,趴在椅子背上看书。没有扶手
的简易转椅,这样的趴坐着,支撑椅子背的那截金属杆正好抵在两腿间,下意识的用腿
加紧那根金属杆,轻轻地蹭起来,感觉就像一盏盛满了美酒的玉碗,轻轻晃动,酒波泛
起,一点点地溅出些酒液来,很快的,内裤就湿了... ...

不知怎的,胆子大起来,desk 后面只有我一个人值班, supervisor 在办公室,11点
左右的走道异常的冷清,没有人来往,所以就偷偷的把椅子慢慢的移到 desk 的转角处
,那里是一个死角,被桌子围绕,没有人能看得到,更加忘情的磨蹭起来,故意装作随
意的把手放在椅子背和压在椅子背上的身体之间,指头在椅子背与身体的遮蔽下,隔着
衣服轻轻地撩动着乳头,揉动着自己的胸部。酥麻的感觉扩散到全身,几乎封闭了我除
了触觉以外所以的感觉。更加忘情的在金属杆上摩擦,沉浸在一阵阵的欢娱中,感受着
心尖的颤动... 每次自慰的时候都很贪心,不想很快的达到高潮,总是略有欠缺的满足
着自己,持续很长时间,直到浑身乏力....

靠外的 desk 上突然传来一声:excise me! 吓了我一跳,抬眼望去,一个长了络腮胡
子的男生正站在那里,努力朝这边的死角张望,似乎在找可以帮助他的人。顿时,从云
端跌落凡间,不得不去应答他了。



但是又不敢站起来走过去,因为我知道我下面的运动裤肯定很狼狈,所以就坐在转椅上
滑过去,问他什么事情。他说他要缴纳 overdue 的罚款,努力稳了稳神,帮他弄好,
他才神色奇怪的离去。



他走了以后才小心整理了一下,刚才的自慰,虽然没有高潮,但是让我安静了许多,耐
心等到差不多闭馆的时间,推了书车去地下室,故意放慢脚步,希冀着他的出现,但是
却落了空。



电梯的狭小空间又触动了不知哪处的回忆,再次让我心神荡漾,快步走进深处的藏书馆
,放回了书籍,又躲进了我和他的那个窄窄的空间里,靠在书架上,把运动裤褪在膝盖
处,幻想着他,用双手抚慰着自己... ....很少把指头直接插入,但是这次却不能自已
... ... 高潮。